第42章 色令智昏还是独具慧眼-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2章 色令智昏还是独具慧眼

    “江湖救急!”一个男人冲了进来,满脸焦急。

    大家看到来人都怔了怔,这个人是封少的私人秘书,怎么突然跑到他们翻译组?

    方轩疑惑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oss现在要找一个精通英语、德语的翻译,最好还懂点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还有机械、医学基础的翻译。”

    ……

    所有人都沉默了,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安慕容直接爆了。

    “你当翻译是街上的大白菜啊!这种翻译在全国都没几个,每个人都忙得不行,你现在突然要找,怎么可能找得到!”

    刘哲也十分无语:“你别说找一个具备所有条件的翻译了,你现在去找几个加起来能符合条件的翻译都不容易。”

    “所以我来这跟你们求救啊。”秘书哭丧着脸道:“你们都是翻译界的大手,还给深渊的作品做翻译,肯定没问题啊。”

    方轩摇了摇头:“我们也没有谁完全符合这个标准啊,我不会意大利语,刘哲不会西班牙语,安慕容不会德语。”

    秘书眼睛跟饿狼似的望着眼前几人:“所以,你们合体呗!”

    “那怎么行,这边还有一堆事呢。我们本来进度就慢,到时候怎么跟深渊交代。”刘哲直接拒绝。

    “余先生那我会交代清楚,出版社那边我为你们推迟时间,这些你们都不用愁。”

    秘书看大家还磨磨蹭蹭的,催促道:“快点准备一下吧,一会那些人就要过来了,大生意耽误不得。”

    三个翻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然没有动作。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是你们想尝一尝被封**oss狂风过境一般扫荡的滋味?”秘书的表情阴测测的。

    在座的人都不由哆嗦了一下,大家都是跟封擎苍打过交道的人,深知这个男人的可怕。

    “深渊一会就过来,我们得先跟他打个招呼才能走啊。”

    “走去哪里?”余问渊走了进来,看到秘书,微微蹙眉:“那家伙又要干什么?”

    秘书把事情又重复了一遍,余问渊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不行,我这边不能缺这么多的人。”

    秘书都快想哭了,两个boss他一个都惹不起啊。

    别看余问渊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可一旦得罪了他,发起飙不比自家boss差多少。

    “余先生,我这真是没办法了,求求您帮个忙啊。就半天工夫,我保证!”

    余问渊毫不退让:“那家伙自己就会这么多种语言,用什么翻译啊。”

    “今天董事会的其他成员也会过来,封总总不能亲自给他们当翻译。”

    余问渊沉默了一会,道:“陆伟祺之前干嘛去了,现在才火急火燎的找翻译,这不像他的作风。”

    “今天的会议本来没打算邀请董事会其他人参加的……”

    秘书小声开口,这里面涉及到封氏内部的一些恩怨纠葛,在座的虽然都知道不少,可也不好大声道出。

    “那些老家伙!除了扯后腿,其他本事都没有。”余问渊冷哼,满脸的不满。

    在座的人全都低下头,当做听不见。

    余问渊敢说,他们还不敢听呢。

    “那也不用把我的翻译都挖走,几个老家伙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秘书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眼泪都要出来了。

    董事会那些老家伙本来就喜欢挑刺,今天故意来这么一遭本来就难缠,翻译上出岔子,不是给人递上把柄吗。

    他家boss无所畏惧,他们这些底下人扛不住啊。

    余问渊并没有理他,而是往里头看了看:“施语呢?”

    安慕容心底一颤,艰难的开口:“她下去买咖啡去了。”

    “买咖啡?”余问渊的表情沉了下来:“我请来的是翻译,不是打杂小妹!”

    安慕容咽了咽口水,她平时也不敢这么嚣张,实在是今天心情不好,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在眼前晃就来气。干脆就让她下去买东西,省得看到心里烦躁,哪晓得正好撞到枪口上。

    这个时候裴施语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余问渊眉头紧皱。

    “你是不是忘了你过来是干嘛了?”

    裴施语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副模样,心里吓了一跳。

    “余先生……对不起,我……”

    低着头一脸羞赧,她知道这样很没出息,可是刚才太难堪了。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决,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出去冷静一下,调整好状态,想好后面该怎么办再回来。

    结果,正好给碰上了。

    “收拾一下,准备出去。”

    裴施语全身都凉了,这是要把她赶走吗。

    “余先生,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余问渊抬手打断:“不是让你滚蛋,是让你去做个临时翻译。”

    “啊?”她怔住了,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让裴施语去做翻译?这是在开玩笑吗!

    秘书也眨了眨眼,要不是知道余问渊是什么样的人,还以为想要恶作剧故意整那些股东呢。

    这么漂亮的一个年轻女孩,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我记得你精通德语、英语和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你也会是吗?”

    裴施语点了点头:“意大利语差一些,只能口头交流,文字不太行。”

    “足够了,你先去准备一下,一会好好表现。”余问渊目光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

    “也好让大家看看,你是花瓶还是真正有本事的,我是色令智昏还是独具慧眼。”

    话里每一个字铿锵有力的落在三个翻译的心上,原本的质疑,变成了对自己的怀疑。

    难道是他们弄错了,这个漂亮女孩并不是过来混个资历,而是真的有本事的?

    即便他们不以貌取人,可为什么她没有展现自己……

    啊——他们根本没有给她展现的机会。

    即便有余问渊坐镇,但是具体事务也是不会插手的。

    三个翻译脸上火辣辣的,低着头不敢出声。

    这次会议的翻译有多重要,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余问渊再糊涂也不可能开这样的玩笑,这样不仅会惹出大事,这个女孩也会完蛋的。

    况且,他的头脑一直很清醒,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

    是他们因为偏见而产生了误解,只是因为这个女孩太过年轻,太过漂亮。

    他们自诩有深度有内涵,可依然犯了很多俗人犯的错,真是太过讽刺。

    裴施语并不在意其他人怎么想,只是想弄明白一件事。

    “是什么样的翻译工作?”

    秘书笑着解释,她的脑子顿时炸开了。

    又是他,封擎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