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渣是没有上限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9章 渣是没有上限的

    裴施语听到这话,直接惊呆了,几乎脱口而出:

    “这钱是你前夫借的,让债主找他还去啊!”

    李静苦笑道:“因为这笔钱是婚前借的,按照法律规定的,离婚之后我也要一起承担债务,不能因为离婚就免除了债务。现在他带着小三跑出国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债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裴施语听到这话震惊极了,她之前虽然也研究过法律,但是主要是之前为了帮助乔祁,想要了解公司运营商的事,所以主攻的是经济法。

    婚姻法她并没有关注过,离婚的时候也是直接离了什么都没有要,所以也没有去在意。

    当初嫁给乔祁,她就是一穷二白,所以也干干净净的离开,不想带走任何一样东西。

    当时叶沛灵还恨不得戳穿她的脑子,说她遭遇到这么大的背叛,虽然难以让对方净身出户,好歹也得拿一大笔赔偿,才能大快人心。

    可是那时候她只想逃离,不想跟跟那个男人有任何关系,就想尽快的逃离那个牢笼,所以什么都没有要就签字离婚了。

    所以至始至终没有去了解过,压根知道还有这么一条很坑的法律。

    不过仔细想想,大概也能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无良夫妻讹诈,所以才会这么设定。这年头这种老赖并不少见,一出金蝉脱壳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条法律称之为婚姻法24条,有着极大的漏洞,被不少专家也批判,说是重大的失误。因为像李静这种,如果遇上了渣男,那就是倒了大霉了。

    李静当初离婚的时候就吃了大亏,那个男人早有准备,在很早之前就进行了财产转移。

    他们之前住的房子,最早买的时候是公公付的首付,所以记在了她公公的名下。但是这些年都是他们还的贷款,中间给老人的钱也足够付首付。

    这房子其实完全是他们两口子自己掏钱买的,可就是因为当初李静的太过于信任前夫,导致房子记在公公名下,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在离婚的时候,李静几乎是净身出户,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孩子归她。她非常宠爱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判给她肯定会承受不了。

    虽然这也是因为男人不想负责任,不想养孩子的缘故。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刚开始虽然难了一点,但是李静有稳定的工作,孩子现在也快上初中了,慢慢就会好了。

    公司基于她的情况,还给她分了一套员工宿舍,让她暂时有个安身的地方。她的工资也足够养活娘两,而且还算滋润。

    裴施语之前就周安安说,其实这些年李静的老公一分钱就没有交给家里,全都是她一个女人在支撑着。甚至平时逢年过节,她老公的父母亲戚节礼都是她给备的。平时丈夫也经常出差不在家,相当于丧偶式婚姻。

    现在离婚了,至少经济上不成问题。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戏,实在太令人气愤了。

    “怎么会这样?他是一早就计划好了吧?!”裴施语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她之前遇到乔祁,已经觉得是渣男的巅峰了。

    结果一山还有一山高,渣是没有上限的,总有人能颠覆认知。

    李静双眼里尽是绝望,她怎么也没又想到枕边人会是这样的人,而她竟然一无所知。

    也许她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这个曾经和自己度过最美好时光的男人,曾经给自己带来快乐的男人,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每次心底有种诡异感觉的时候,总为对方做各种解释,慢慢的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她不想以恶意揣摩别人,不想让自己活得那么小心翼翼,结果被伤得体无完肤。

    “现在那些追债的人不停的到我家骚扰,不仅仅骚扰我,连我的父母都不得安宁。”李静住在封氏安排的小区,那里保全做得非常好,所以那些人进不去。

    封氏大厦前也不容他们造次,没法找李静的麻烦。

    结果那些人就去她的女儿学校堵门,还去找李静的父母。李静父母在老小区,保全没有那么完善,房门被泼墨,还被人闯入威胁。

    这些人目无王法,根本毫无办法。

    “我现在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现在他们把我告上法庭,法院要是判下来,不仅仅我最后那点积蓄没有,如果为了安生,很可能连我父母的房子可能都保不住!”

    李静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这个平时看起来温和却非常坚强的女人,忍不住在裴施语面前哭了起来。

    她现在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偏偏不能垮下去,否则自己的父母孩子就没人管了。

    可是她真的很累,每一天都如同在刀上舞蹈一样,每一步都是带着。

    “会过去的,这样的人会受到报应的!我去法务处帮你问问,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比较擅长打这种官司的律师,找个好律师,还是很有可能让你从债务里脱离出来。”

    李静哭丧着摇头:“这是法律的一个漏洞,我遇到这事的时候,就找了相关资料。我还进入一个群,很多人都是被这条法律坑的。我认识一个人,现在还在苦哈哈的还债,因为身负重债,去哪里都受到限制。”

    “事情不到最后都不要放弃,我相信法律会给好人一个交代的。”裴施语给她打气道,她这个精神状态,真的令人非常担心。

    裴施语对渣男的认识又进了一步,原来有的人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不仅仅要坑你,还要坑你全家,让你万劫不复。

    李静离开之后,裴施语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原来人心可以丑陋到这个地步。

    尤其李静的老公是学生时代就在一起,拥有最纯真的记忆。当年一起吃苦,一起奋斗,他们不仅仅是恋人还是朋友是同志还是亲人,没有想到有一天翻脸可以如此的无情。

    当初她没有金钱上的压力,她和乔祁也没有他们那么两情相悦,就很怀疑人生。她无法想象自己换成李静,会如何的痛苦。

    她将周安安叫了过来,吩咐道:“李静的最近的状态不大好,你这些天就去陪着她吧,别让她做傻事。”

    交代了这件事,她又打电话给法务处让他们介绍最好的律师给她,希望能帮助李静从这件事解脱出来。

    封氏的律师团都是最顶级的,虽然他们不擅长这些,但是自己的同学朋友都是从事这些,给她介绍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并很快预约上。

    裴施语挂了电话,坐在沙发里,心中百感交集。她望着微博里那张她和男人牵手的相片,自言自语道:

    “你会不会也像这个男人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