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笼络人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8章 笼络人心

    裴施语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说相信男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另一个小人却说男人都有劣根性,不是不会出轨,是诱惑不够大。

    她情感上相信男人,毕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对男人还是有所了解的。

    可是理智上,想到了很多劣根性的男人,又难免有所担忧。

    要知道男人的爷爷到爸爸,一个有两房妻子,另一个对婚姻不忠诚,谁知道男人会不会集成到这一点?

    这样的揣测非常的不厚道,平时裴施语要是听到肯定会嗤笑无稽之谈。

    可她想到那两张相片,整个人飘乎乎的,不好的想法不停的在脑子里闪烁着。

    “咚咚咚——”办公室门被敲响。

    裴施语理了理仪容,开口道:“请进。”

    李静走了进来,她一脸颓然,整个人毫无生气,不过一夜之间好像老了好几岁。

    “静姐,你这是怎么了?”裴施语看到她这颓废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

    李静是秘书处的老员工,工作勤奋,非常的心细。她一向都是中立派,只管做事其他什么都不理会。能力还算不错,是公司最稳定和数量多的员工。

    虽然裴施语现在是她的上司,但是依然像从前一样称呼她,以示尊重。

    这种人平时或许能力没有那么杰出,但是他们最稳重,是整个公司的地基。

    “我想要请一个星期的假。”李静递上请假条。

    裴施语有些诧异,李静是典型的老黄牛人物,除了会休年假陪孩子之外,平时就算生病,只要能走就会来上班。

    一来是她担心被扣钱;二来是责任心所在。

    “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作为领导,员工请很长时间的假都会询问,并不是八卦或者质疑,这也是一种关心,毕竟请这么长时间的假一般都是有比较要紧的事。

    而且李静最近因为离婚的事闹得不可开交,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

    离婚的原因依然非常的狗血常见,她的丈夫有了外遇,所以要跟她离婚。

    李静和她的丈夫是大学同学,一起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从狭小的出租屋一直到现在,在城市里有一席之地,没有想到依然不能走到最后。

    这些年,李静因为要顾及家庭,所以一直在秘书处里,没有再继续往上爬。否则依照她的资历,可以有更大的发展。

    但是那样的话,工作占用的时间也会比较多。她的丈夫也在创业期间,非常的忙碌。若是两个人都很忙碌,孩子就没有人照顾。所以她牺牲了自己的事业,照顾家庭成全丈夫。

    这本来也无可厚非,成了家之后,尤其有了孩子之后,身上就有了更多的责任,有时候不得不进行选择。她的丈夫也比她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她的退让也是出于综合考虑。

    就像期待的那样,她的丈夫发展得很好,创建了公司,成为了一个小老板。没有想到却染上了恶习,也学外面的人一样,拈花惹草,也学人家包养小情人。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戏剧化,有一次裴施语和向晓月在外头应酬的时候,正好看到她的先生在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举止非常的亲昵。

    她们最终没有选择隐瞒,而是隐晦的跟她提起。李静刚开始并不相信,还觉得她们是眼花,对自己的丈夫非常的信任。她们作为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罢了,对方怎么想就不好多管,否则还心声怨怼。

    可没过多久,他的丈夫就提出要和她离婚。

    这时李静才知道丈夫早已经变心的事,为了离婚一直闹个不停。李静那段时间身心疲惫,整个人憔悴了很多。

    从前她是个精明中又带着女性温婉的女人,平时上班都会把自己收拾得非常利索。

    可是那几天,她几乎没有管自己的外貌,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萎靡。

    秘书处是个很讲究仪表的地方,裴施语也知道她的状况,不好苛责。便是安排她做资料,而不是出去接待。

    所幸她外表没有以前光鲜,可做事依然认真,没有出什么茬子。否则即便知道她家中有事,出了岔子该有的惩罚也是没办法避免。

    这就是职场,非常的冷酷,不近人情。

    毕竟关乎大局,如果谁都因为家里有事松懈,做错事不受罚,那么这个公司很快就会完蛋了。

    李静抿了抿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裴施语瞬间明白她肯定遇上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了。

    李静是个自持的人,并不喜欢麻烦别人,如果不是遇上自己难以解决的事,是不会轻易流露出自己的无助和无奈的。

    裴施语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领着她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

    “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看看公司能不能帮点什么忙。你知道我们公司一向很人性化,非常关心员工。如果有什么难以解决的,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你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公司非常珍惜你这样的人。”

    这一句话代表的是公司,分量更重,让李静心底有了一种归属感。有一种有事还有‘组织’的感觉,整个人好像有了个靠山一样。

    这也是封擎苍教她笼络人心的方式,既不会显得过于亲密,好像自己有所求,让对方下意识保持距离,又让对方感到自己的好。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静说着,眼泪直接落了下来。

    裴施语并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她的身边,为她递上纸巾,听她说话。

    在一定范围内解决下属的私人问题,让她更安心工作,对公司的归属感更强,这也是一个领导者要去做的。尤其是重点看中的下属,想要对方为你好好办事,也是需要真心换真心的。

    秘书处这种机动很大的地方更是如此,而且还涉及了保密问题,因此比任何地方都要看重忠诚度。

    李静擦了擦眼泪,一脸悲怆和绝望,脸上尽是苦楚。

    “我才发现我的丈夫,不,是我的前夫,在离婚之前竟然借了五百万的外债。现在债主找上门来了,逼我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