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再次遭遇背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7章 再次遭遇背叛

    “你还有什么事吗?”裴施语看周安安交代完工作,却迟迟没有离开,不由抬起头询问。

    周安安站在原地,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怎么了?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周安安想了想,最终决定开口道:“施语姐,你知道封总去哪里了吗?”

    “不是非洲的S国吗,怎么了?”裴施语瞬间察觉到不对劲,封擎苍这次的出行并没有保密,秘书处的人都知道,周安安突然提起,肯定有猫腻。

    “我听说封总其实并不是去S国,去的是K国。”

    裴施语诧异:“怎么可能,你哪里听到的?”

    S国和K国虽然都是在非洲,可相差十万八千里。

    “有人在K国看到他了。”周安安早就料到她不信,喃喃开口道。

    “我刚跟他通过电话,没说去了K国啊。”裴施语心底很是不安。

    回想男人这段时间,确实有些不对劲。

    S国是非洲里很发达的国家,网络普及做得还不错。而K国则比较贫穷,除了一两个城市稍微好一点之外,其他地方非常困苦,吃饭都是大问题,更别提什么网络了。

    封擎苍这几天一直在没有网络的地方,男人真的跟周安安说的那样,男人瞒着她去了K国?

    “不过这也没什么,他这次行程本来就不对外公开。如果这是真的,兴许这涉及商业机密,所以没有告诉我们。你别外传了,省得误事。”裴施语依然选择相信男人,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不仅仅是这个!”周安安连忙道,递给了她一张相片。

    裴施语拿过来一看,里面是男人的抓拍镜头。

    男人穿着T恤和中裤,一身休闲的走在在一颗面包树下。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是男人。

    这是一条泥压成的乡间小路,道路的两边是充满了童话色彩的面包树。

    男人像一个观光客漫步在树下,看起来非常悠闲,完全不像平时经常处于工作状态。就像私底下和她在一起的样子,放松自然。

    仔细一看,地上还有一个长长身影。

    虽然只是个影子,裴施语一眼就看出是个女人。

    她带着一定夸张的帽子,穿着翩翩长裙,伸出剪刀手正好放在男人影子的头顶上,看起来非常俏皮。

    这张相片拍得非常好,那种调皮感被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能感受到相片的男主角和影子关系非常好,非常的亲昵,相处自然。

    “这,这张相片你是哪里拿到的?”裴施语心底一凉,封擎苍并没有带女下属过去。据她所知,那边办事处也没有女性工作者。

    非洲对很多人而言并不是个好地方,所以派过去的大部分都是男人。而当地教育水平落后,基本都是落在男性头上,所以也没有什么女性员工。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导游?可是也太过亲昵了吧!而且男人并不喜欢有女人离他太近,一般来说不会找女人同行,除非是年纪比较大的。

    这个女人看着不像是年级很小的,看着动作如此亲昵,让她忍不住遐想连篇。

    “还不止这个,你做好心理准备。”周安安并不急着回答,又将一张相片递了过去。

    裴施语看到那张相片,整个人好像掉入了冰窟窿里一样。

    相片里的主人公是谢苒,她带着一定大大的太阳帽,穿着非常清凉的波斯米亚风格长裙,一脸灿烂的对着镜头笑着。

    而她所在的背景,正是上一张封擎苍所在的地方。

    地上依然有一个拉长的男性身影,影子的穿戴和男人一模一样。

    “这,这……”

    “昨天谢夫人过来老宅做客,我当时正好在,我妈妈让我去端茶,看到了这些相片,还听到了一些事。”周安安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裴施语的表情。

    “说了什么?”裴施语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完全顾不上去掩饰,完全忘了她和男人的关系虽然大家都知道,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说是谢大小姐现在也在那边,他们相处得很不错。”周安安小心翼翼开口。

    “怎么可能?”裴施语不可置信,毕竟她很清楚封擎苍之前是怎么对待谢苒的。

    如果有一点中意,也不会那样不给面子。

    “我当时偷听了一耳朵,说是两个人原本关系确实不行,是双方父母逼着一起去的。可好像中间发生了一点意外,好像是和当地人有什么冲突,谢大小姐化解了危机。

    封总非常欣赏,几天下来相处得越来越融洽。昨天谢夫人过来,就是过来讨论定亲的时间。”

    这些话听在裴施语的耳朵里,仿如雷击。

    尤其看到相片的时候,心里被狠狠的刺痛着。

    如果这些都是假的,为什么男人会隐瞒她他的去处?这事是机密,她都不知道谢苒去哪里得知,还给追了上去?

    这些相片并不是P的,这点眼力劲她还是有的。

    难道事情有那么巧,两个人正好在那?

    就算如此,也不会开始谈婚论嫁,男人并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况且上次谢家被打脸,不可能再做出这种事。

    总不能这是一个局,就是为了让别人误会吧?

    可这一切并没有暴出来,不像上次一样,有点风吹草动就大肆炒作,总不能就是为了忽悠她的吧?

    她想起昨天晚上男人态度的冷淡,更觉得所有一切让她喘不过气来。

    “施语姐?”周安安担忧的开口唤她,她一脸担忧:“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好难看啊。”

    “没事。”裴施语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有可能我是听错了,我不敢在那停留很久,所以东一句西一句的听。”

    裴施语摇了摇头,问道:“这些相片可以留给我吗?”

    “我也是偷偷拿出来的,一会必须要还回去。”

    裴施语听到这话,也就不再勉强。

    周安安离开她的办公室之后,她全身瘫软在椅子里,紧紧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