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他的肩膀很宽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5章 他的肩膀很宽广

    封擎宇领着她走到大马路上,明亮的灯光让他清楚的看到她的狼狈。

    “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裴施语摇头道:“没事,就是刚才挣扎的时候落下的痕迹,我的皮肤很容易这样,过一会就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封擎宇微微皱眉,心疼不已。

    裴施语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不过将有人指使这个给隐去了。她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虽然两个匪徒基本已经默认,却也不知道是谁,不过是让对方空担忧罢了。

    “这也太危险了!下次可别再这样了。东西丢了不要紧,人出事就麻烦了。”封擎宇不赞同道,想想就觉得刚才太过危险,要不是他出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今天是我大意了,明明前面看着有好几个人帮着我追的,想着总不能让别人使劲,自己东西掉了啥都不管吧,就跟着跑了。”

    裴施语不好意思道,她最怕就是麻烦别人,没有想到今天因为这个习惯差点害死自己。

    两个人好久没单独见面,没有想到再见竟然是这副模样。危机已经过去,也没有了刚才的危机感,两人对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真是巧,没有想到正好被你救了。”裴施语忍不住感叹道。

    “我也没有想到是你,我只是听路过的人说了一句,就跑过来看是不是真的。没有想到不仅是真的,竟然还是你!”

    裴施语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这年头好人冷漠的人真多,明明知道这里出事,不来帮忙就算了,连顺手报警都不愿意,竟然还拿这个当八卦聊了。也就是你这么认真,别人听过肯定就不会管了。”

    封擎宇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笑容灿烂里带着些腼腆。

    “我也就是顺便过来看看,要是没事最好,要是有事也能帮点忙。”

    真是个热心善良的人,裴施语心底忍不住感叹道。

    如果不是立场问题,封擎苍肯定能和这个阳光大男孩成为好兄弟。偏偏父母造的孽,让两个兄弟注定不能亲昵。

    “这么晚了,你这个乖宝宝怎么还在外头?”裴施语调笑道。

    封擎宇很是无奈道:“是我妹妹,突然脑抽,非现在拉着我过来跟她看电影。结果我到这等了她半天,她却告诉我她不来了。”

    “你是个好哥哥。”裴施语看他只有无奈一笑,并没有因为放鸽子生气,脾气非常的好,忍不住感叹道。

    心中莫名触动,大概觉得两个人有点像吧。从前裴绵绵也是如此,不管怎么任性,她都会去包容。没有想到不仅没有让对方感激,甚至把她当做仇敌。

    不过她们和封擎宇兄妹不同,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不像她……

    封擎宇依然只是笑笑,看了看手表道:“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嘶——”裴施语试图走两步,结果脚上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

    “没事,刚一直打着赤脚,可能有点磨着了。”裴施语哭笑不得,刚才没觉得,一旦过了那个紧张气氛,就发现不对劲了。

    封擎宇蹲了下去来,想要查看她的伤口,被裴施语拒绝了。

    “不用,就是有点磨了而已,很快就好了。”

    “你这样子可不像是有点磨,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竟然赤脚追贼。”封擎宇又好气又好笑,总觉得现在这个裴施语好像假的一样。

    以前在楼梯口一起吃东西聊天,他一直觉得裴施语是个文静文艺的女孩子,没有想到彪悍起来,连她妹妹都不一定比得过。

    想到她曾经有过在监狱的经历,大概她的那份彪悍也是被逼出来的吧。

    这么一想,不由心疼她起来。

    毕竟出了车祸这种事,谁也不想,她也承担了责任,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他蹲着背对裴施语:“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裴施语唬了一跳,连忙倒退了两步:“不用,我自己能走!”

    “别废话,你要是这么走回去,明天就废了。”封擎宇却难得的霸道不好说话,非常坚持道。

    裴施语还是觉得不妥:“真不用……”

    封擎宇却不管不顾,大手一捞,把她拉到了自己背上。

    “你放我下来!”裴施语吓了一跳。

    “你跟我这么见外了吗?”

    这一句话让裴施语放弃了挣扎,虽然他们私底下偶尔还是会联系,可确实没有像最开始那样言无不尽,多了一丝顾虑。

    尤其是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虽然很想跟从前一样,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有了些许变化。

    裴施语也知道封擎宇是无辜的,他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没有想跟自己他哥哥争夺过什么。可是他的父母却却不是那么想,而且还喜欢把他当做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无形中,就把他和封擎苍的立场给划分开,水火不容。

    “抱歉。”裴施语心底苦涩,她很清楚他心底是有多纠结痛苦,被夹在中间两边不讨好。

    她是他唯一一个倾述对象,没有想到竟然也会渐渐生疏。

    封擎宇咧嘴一笑:“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个词,你是我的朋友,以后还会是我的嫂子,是一家人。”

    “嗯,一家人。”裴施语也笑了起来。

    封家的男人都有一副好皮囊,封擎宇看着虽然有些娃娃脸的阳光大男孩,可他的肩膀非常的宽广,给人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裴施语被他背得稳稳的,还使用了绅士手——手握成拳,并没有触碰她的身体。

    回家的路并不算短,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了一路,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

    不过那么一会,好像之前的隔阂完全消失了,又好像回到了从前那段畅所欲言的时间。

    蓦然回首,才发现竟然距离那个时候已经有大半年。

    两个人如今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封擎宇没有像之前那么单纯,多了一些男人的沧桑和沉稳,目光里多了很多东西。

    裴施语也变得成熟不少,明明时间不算长,可周身气质和从前已全然不同。

    “我就不进去了,早点进去休息。”封擎宇把裴施语送到门口,就把她放了下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为了避嫌,两个人还是不要共处一室为好。

    这个大男孩永远这么的绅士,善解人意。

    裴施语打开门,在关闭的瞬间,想了想开口道:“你做的,你哥哥都看得见。”

    封擎宇咧嘴一笑:“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