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矫正过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1章 矫正过度

    封擎苍心中的怒火瞬间被扑灭,可态度依然淡淡:“越来越会说话了。”

    “因为都是肺腑之言,所以听起来肯定就比较动听。”裴施语非常真诚道,她都快要被自己说服了。

    和男人相处这么长时间,她很清楚男人虽然醋劲大,实际上最是好哄。只要顺着他的毛捋,就能让他原谅她所做的一切。

    “这次放过你,如果再有下次……”男人的声音微微沉了下去,话语里充满了威胁。

    “绝对没有下次!”裴施语斩钉截铁,可过了一会,又叹道:“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啊,谁知道这孩子会自己找到公司,更没有想到会传出这样的误会。明明当时我表明了立场,还和顾总有争执,怎么就传出那样的绯闻了?”

    裴施语越想越觉得郁闷,虽然传言多是不靠谱,可不靠谱成这个样子,也是醉了,完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啊。

    “这事你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后面就不用再管了。”封擎苍道,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肯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否则反应不会这么迅速。

    他出手解决并不难,但是在这之前必须肯定裴施语的态度。现在得到自己要的答案,就可以开始出手了。

    裴施语有些挫败感,原本最不想麻烦的就是他,想要独立,没有想到她总能遇到这种难以解决的事,然后要劳动男人。

    “想要独立怎么这么难啊?我以为我现在还不错了,没有想到还是弱鸡一只。”

    “矫正过度。”封擎苍直接给了她四个字评语。

    裴施语怔了怔:“什么意思。”

    “一个好汉三个帮,人生在世没有谁可以完全靠自己,纯粹靠自己就能成事的。独木难支这个道理,我不解释你应该就明白。”

    裴施语听完这话,顿时沉默了下来。

    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她可以坦然的接受灵灵,小萌甚至唐夜他们的帮助,遇到男人却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明明两个人是最亲近的,有些事上却还不如朋友那样信任。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思虑过重,所以优柔寡断、不自信,我就这么不能给你安全感吗?”封擎苍有些恼怒道,虽然她已经改正了许多。

    但是,这远远不够。

    他是她的男人,将会是陪伴她时间最长的人,是她最亲近的人。他不允许她在他的面前有太多设防和防备,说他霸道也好,沙文主义也罢。他的女人就必须没有保留的信任他,依赖他,就像从前一样。

    那个男人留给的阴影,他一定会全都给踢出去!

    “是我想岔了,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裴施语也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内心也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方面男人的表现让她十分信任,尤其两个人如此亲昵,不仅仅当做是爱人,更是家人。

    可是另一方面,看到了太多不幸的事,自己也曾经经历过,让她心中难以产生安全感。

    封擎苍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句话对她感到失望,反而还有些微微的高兴。因为裴施语在进步,已经深刻意识到了她的不足之处,在目前已经足够了。

    “这边的事有些麻烦,我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去。”封擎苍转移话题道。

    “很麻烦吗?你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裴施语心中十分担心。

    封擎苍现在在非洲,那里物资丰富,可是那里贫困,经常会出现各种流行疾病。

    “不用担心,只是有时联系有些不方便。”

    裴施语微微皱眉,非洲城市里的通信还是足够发达的,男人这是要去哪里?竟然通信不畅?

    “怎么会联系不方便?你要去哪里?不会是去野外吧?”

    封擎苍笑了起来:“这里不是国内,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就信号不好,有的地方连电都没有。”

    “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你一个大老总亲自去的?”裴施语忍不住嘀咕道,不是她不善解人意。实在是之前男人差点出事吓到了她,现在还没办法完全放下心来。

    哪怕居心之人现在已经被打得凋零,难成大器,可是依然不代表一切都安好。

    “这件事确实非常重要。”封擎苍认真开口,眼底充满了憧憬。如果裴施语看到,肯定会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是有多期待,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

    裴施语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再多追问。她现在是秘书处副主任,连她都不太清楚的事,说明涉及高度机密。

    作为一个职业人,这点职业道德她还是清楚的。

    她此刻并不知道,男人跑这一趟,完全是为了她。

    “那你一定要小心。”裴施语恨不得现在就跑过去,“下次你一定要带我去。”

    “遵命!”封擎苍如同一个士兵一般。

    裴施语噗嗤笑了起来,原本的紧张气氛也散去了不少。

    ————

    封潇潇难得刷一次微博,结果差点被当天的头条给气炸了。

    “这个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封潇潇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暴躁了,作为一个优秀的名媛第一要素就是沉静,你这个样子跟那些没文化的泥腿子有什么区别?”

    江曼柔微微皱眉,十分不悦。

    即便如此,她依然非常优雅的泡着功夫茶,一举一动极其优雅。

    “妈,不是我不冷静,是墨哥哥要被人抢走了!”封潇潇依然难以压住心中的火,什么秘密成婚,这几个字简直刺痛了她的眼睛。

    江曼柔依然不以为然:“顾墨这么优秀的人呢,有人惦记是正常,没人惦记才奇怪。”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封潇潇焦急开口,声音都忍不住拔高。

    江曼柔终于忍不住,放下手中的被子,深深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你最近表现得很糟糕,你从前的乖巧劲都哪去了?你再任性,你爸爸发现你没有那么乖巧,看你怎么办!”

    封潇潇顿时蔫了下来,心中苦涩极了。

    她想不明白,她明明是爸爸的亲女儿,为什么还要学习外面的妖娆贱货去讨好自己亲爹?不是单纯的孝顺,完全是投其所好,做个他喜欢的女儿的样子。

    在自己家里也不得放松,简直要吧人给累死!

    江曼柔看她这个样子就明白她的想法,叹了一口气道:“谁让我们手里什么都没有?你以为妈妈喜欢过这种戴着面具的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