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被一些妖娆贱货给气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1章 被一些妖娆贱货给气的

    “你耍我啊!”叶沛灵猛的扑过来掐她的脖子。

    裴施语笑着躲闪:“我说的是实话啊。”

    “真的假的?我听说他丑绝人寰,把极其爱慕虚荣的女人都给吓跑。所以才一直单身,被人戏称豪门圈里最后一个处男。”

    脑子里呈现那个男人的样子,再听这样的传闻,她都忍不住为那个男人哀默三秒。

    “传出这些话的人肯定是嫉妒!”她肯定道。

    “真有那么帅?”

    她猛的点头:“走大街上,会被星探挖去当明星的那种帅。最重要的是他强大啊的气场,让人忍不住想要舔跪。”

    “这也太夸张了吧,那比起深渊呢?”叶沛灵本来就很喜欢深渊,自从上次得到亲笔签名的限量书,对他的好感更是成倍增长。

    尤其见过深渊的样子,更加痴迷,坚定的认为深渊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

    裴施语卡壳了一会,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道:“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不好比啊。”

    “怎么不好比了,双胞胎都能比个高低呢。”叶沛灵摆出一副不说清楚,死不罢休的模样。

    她懊恼的抓了抓头发:“这真没法比啊,一个温文尔雅,一个霸气冷峻,不是一个路子的。”

    想了想又道:“不过要说存在感,还是封少更胜一筹。他的气势凌厉,让人难以忽视。余先生更像是水,温润包容。”

    至少她在余问渊面前不会有心脏漏了一拍的感觉,在封少面前却会。他的气势太强势,好像随时会把人压倒一样。

    这样的男人,她竟然觉得有点眼熟,脑子真是不好了。

    说出去,大家肯定以为她在发花痴,幻想来个前世今生。

    “看来你对封少印象不错啊。”叶沛灵眯着眼望她。

    她受不了的白了一眼:“是你问我他们什么样的,我这是客观的回答。”

    不过是玩笑,叶沛灵也没在这上头纠缠,要是真把好友勾得对封少感兴趣,那才是大麻烦。

    这种人可望不可即,聊聊八卦可以,深想就是麻烦事了。

    等她知道裴施语是被封少的专车送回来时,完全没有办法淡定了。

    “这,我的天啊!你是个要被载入史册的女人啊!你知道这则消息要是传了出去,会引发什么样的震动吗!”

    封少可是出了名不近女色,多少名媛明星投怀送抱,看都没看一眼。

    大家对他有无数种猜测,还有专门的赌局,押他什么时候结婚,或者这辈子会不会结婚。

    要是知道出现这么个特别的女人,肯定会刨根问底,把裴施语祖宗十八代都给挖出来。

    裴施语受不了道:“我都说了,他是因为宁老夫人。”

    “不管因为谁,都足以让人八卦了。”说到这,叶沛灵开始担忧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会被卷进是非之中,是祸不是福。

    “没谁发现你是被封少的车子送回来的吧?”

    裴施语想了想:“应该没有,封少的车子外貌很低调,根本看不出是他这样身份的人的座驾。”

    看到车子的时候,她也怔了好一会。

    乔祁说过车子是男人的标识,没有一部好车根本无法彰显自己的身份。

    因此,乔祁的车子都非常的张扬和昂贵,车库里全都是限量版豪车。

    “真的假的?我还以为是加长凯迪拉克之类的呢,恨不得车窗上贴着我是豪车的那种。”

    “外面看就是普通的黑色进口轿车,不过内部就完全不同了。”

    低调的奢华,这句话就是形容封擎苍的。

    他深谙好东西是留给自己的,而不是满足别人眼球的道理。

    车子还经过改装,防弹能力非常强。这是肉眼可以看到,其他的裴施语就不清楚了。

    总之,内部和外貌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愧是名门出身,跟那些暴发户不一样。”叶沛灵感叹道。

    “这样正好,省得因为这么点小事惹祸上身。你出版社那边都没有完全摆平呢,这边再惹事,无止无休了。”

    提起这茬,裴施语忍不住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

    翻译工作仍处于初级准备阶段,她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工作,所以各方面都比较生疏。

    加之,其他人都是之前合作过,培养出良好的默契,留给她的都是不太重要的杂活,随便一个小工都可以做。

    不少人现在依然觉得她是靠刷脸混进的翻译组,因为她的勤恳和谦逊,现在大家对她的感观比刚来的时候好些,但还是一个打杂小妹的角色。

    这种事不可能去找深渊,想要大家看不起,只能用自己的实力证明。

    她在等待这个机会,为这个机会的到来做好准备,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她得努力熬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裴施语第一个来到出版社。

    将工作区域全都打扫了一遍,把所有资料摆放整齐,并将新买的鲜花插入花瓶中。原本凌乱的办公室,变得井然有序,充满生机。

    “来得真早。”翻译组成员之一方轩笑着跟她打招呼。

    另一个叫刘哲的翻译玩笑道:“自从小裴来了,我们总算不用在猪圈里干活了。”

    裴施语笑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不做这些她还能做什么,进了翻译组总得有点用处吧。”安慕容走了进来,脸色十分不好。

    方轩和刘哲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何必放在台面上说。况且这是余**oss弄进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

    “一大早这么大火药味,谁把你给惹了?”

    方轩转移话题,却并没有为裴施语辩解,心底都默认裴施语就是来混资历的,并不觉得她有资格参与翻译的核心工作。

    “没什么,就是被一些妖娆贱货给气的。”安慕容表情阴测测的,说这话的时候牙齿都在磨。

    “上班时候别带情绪,赶紧干活,今天必须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这次进度太过缓慢,再这样下去就没办法在规定时间定稿了。”

    安慕容撇了撇嘴,意有所指道:“那还不是因为少了一个人的关系。”

    裴施语站在原地很是尴尬,脸色涨红,心里非常难过。

    每一句都针对她,可又没有正面抨击。

    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