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封少的女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04章 封少的女人

    “你连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都比不过,输得还真惨啊。”

    “谁说我输给她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输给她!这种女人我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谢苒被这句话给点燃了,完全忘记了维护平时谦和的形象,直接喷了起来,声音都不由拔高。

    大家还没有看到过她这么失态的样子,平日都是仪态大方,平和大方的模样,全都震惊的望着她。

    谢苒也反应过来,自己过于激动。因为这句话确实戳中了她的心,她不是输不起,但是输给这样一个女人,实在太过不甘心。

    没有她漂亮,没有她学历高有能力,家世背景更是不值一提,还离过婚!这样一无是处的女人,竟然被封少捧在手心,而自己这么努力,却赢不来男人一个眼神。

    这让她如同一个笑话一般,她不甘心,越是如此,她越要证明给大家看,她的不简单!

    谢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封擎苍,充满了疯狂的执拗,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就算最后不在一起,也必须是她想要放弃。

    易婷轻蔑了的看了她一眼,还真是不自量力的女人,就跟谢家一样。

    气氛因为两个人的争吵变得十分尴尬,有人故意转移话题道:“你们知道一家新开的美容院吗?叫做‘韵’,效果超级好啊!”

    “那不是老太太去的地方吗?我听我姨妈打电话给我妈妈说起过,她吹得特别厉害,我觉得就是大忽悠,怎么可能有这么神奇。多少大牌我都用过,也没有那么夸张。”

    “什么老太太去的啊!前几天去过,哇!效果超级棒也!我现在一直想要预约周末,因为周末的时候那家店的老板会亲自煲汤,效果比平时的还要好!”

    “真的假的?”

    “我骗你们做什么,我刚做完当天就觉得全身轻松了很多,你们看看我的皮肤是不是比平时细腻了不少?”

    “好像有也,刚才我就发现你比平时看起来气色比以前好。”

    “我才去了一次,所以没有那么明显的效果,主要只是排毒而已。但是我明显觉得最近上妆容易多了,更加服帖自然,也不容易脱妆。”

    “有那么神奇吗?”

    “我骗你们做什么,我就是看到我妈妈去做效果很好,才去试试的。你们要是有空明天来我家,看我妈妈,现在年轻了好几岁呢!”

    “我也听说过,预约了下周,效果真有那么好?”谢苒听了也有些心动起来。

    如果说她什么地方不如裴施语的话,那就是皮肤了。

    也不知道裴施语怎么弄的,整个人白得发光。肌肤胜雪,整个人的气色非常好,走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她的五官只能说还不错,和绝美搭不上关系,就是因为皮肤让她的美貌高了好几度。

    不仅白皙还细嫩,让人产生好感。她的皮肤虽然也不错,可比起裴施语却是完全没法看了。

    “我发誓!最要就是要碰上那的老总,听说是个大美人呢。”

    美容对于女孩子来说,可谓是最感兴趣话题之一,一群人纷纷想着要去预约。

    结果还没约好什么时候一起去瞧瞧,就被易婷泼了一桶冷水。

    “这家店的幕后老板,我们还认识呢。”易婷突然道。

    大家顿住了,纷纷询问:“谁啊?”

    易婷指着裴施语的方向:“就是她,封少的女朋友。现在,你们还要去吗?”

    原本惹火朝天的话题,一下子被扑灭了。易婷得意洋洋的离开了,丢下一群一脸白一脸绿的人。

    尤其是谢苒,刚才还吹牛自己有关系很快就能插队预约,一下子脸难看到了极点。

    易婷闺蜜跟着她一同离开,好奇问道:“我知道你一直看不顺眼谢苒,可是也没有这么不客气过,你今天是怎么了?”

    “你傻啊,那可是封少的女人。那些人骂成那个样子,如果传到封少耳朵里……呵呵。”易婷想想那个后果就觉得瘆得慌。

    她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所以从来不对这个优秀的男人有过任何憧憬。

    家人曾经叮嘱过她,在a市,没有人能越过这个男人,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她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蠢女人得罪了这么个人,她又不傻!她早就想要手撕这个女人,只是家人的论调就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多一个朋友比少个敌人要好,好不容易遇到个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生日宴会进入到吹蜡烛切蛋糕重要环节时,裴施语心心念念的弟弟顾笙,终于出现在了人前。

    顾笙身子骨非常的单薄,瘦得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坐在轮椅上。

    他长得和自己的顾芮完全不像,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容貌依然非常出众,是个纤细白皙又有些病弱的美少年。

    他长得非常白,皮肤好像透明一样。看起来非常脆弱,让人走过他的身边,都不敢大声说话,唯恐他会被声音给震碎了一般。

    “他的情况怎么会这么糟糕吗?”裴施语看到这样的顾笙,心疼极了。

    按照她妈妈的说法,他之所以这样是被人害的,心里更是复杂不已。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好,肯定也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吧,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成天只能待在家里或者医院,根本没法好好的享受生活。

    封擎苍抓住她的手,安慰道:“他在体内发育不良,一出生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裴施语心里还是不好受,如果妈妈说的是真的,那他也太可怜了。

    顾笙在现场没待多久就离开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大家早已经习以为常,宴会依然继续进行,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他是否到来,大家好像都不太关心。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顾芮和顾墨身上,小核桃的关注度都不知道比顾笙高多少,就好像……这个人已经是个死人一般。

    他离开以后,顾芮依然像个小公主一样,众星捧月,好像她是这次宴会唯一的主角,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