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是很帅,是帅爆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0章 不是很帅,是帅爆了!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诡异,安静得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除了出口惊人的封擎苍,所有人都呆住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刚才是听错了吗?

    冷酷冷漠、不喜与人亲近的封少,竟然会让自己的专车送一个女人回家!

    他虽然没有爆出有洁癖,只要是自己东西别人就不能碰。可这是因为他不喜人亲近,别人压根就没有这个机会。

    霸道狠厉、不近人情是他的标签,突然对一个女人如此体贴,不论是谁都会惊讶。

    要是爆出去,肯定会直接上头条。

    红姨以为自己听错了,出声再次确认:“苍少爷,您刚才说的是自己的车?”

    封擎苍神色淡淡,其他人的反应对他毫无影响。

    语气依旧冰冷,眼眸依然深沉。

    “去叫小张,速去速回。”

    说完,头也不回的上楼了,态度冷硬,目光从不曾投在女主角身上。

    直至背影消失,僵硬住的人才解了冻。

    “老夫人,这……”红姨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家小少爷,竟然主动让出自己的车子送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他才刚刚认识!

    厉眼扫了过去,她就知道这个女孩不简单,不仅不动声色的笼络住了老夫人,现在连小少爷也被她骗了!

    别人不知道,她很清楚自家少爷到底什么样。

    根本不像外面传的那样,冷酷残暴,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就连亲人也毫不犹豫的拆骨吃肉。

    他只是外冷内热,不善于表达自己,是个心底很好的孩子。

    那些被整治的人,都是他们本身不好。他为了顾全大局,才不得出了手。

    他的心里比谁都痛苦,比谁都不愿意这么做。

    男女之间的事,他更是一点都不懂。

    他不像那些纨绔一样游戏人间,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

    洁身自好,把身心完整的留给将来自己真心所爱的人,在结婚之前绝不乱来。

    原本她很为这样的少爷感到骄傲,可今天却开始担忧了。

    她家小少爷一直忙于工作,感情世界很纯净天真。很少接触女孩,不知道有的女孩心机很深,也就很容易被人蒙骗!

    不行,她得做些什么,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裴施语并不知道红姨对她的印象更差了,从听到封擎苍的那句话开始,整个人脑子就搅成一团浆糊。

    这可是从不与女人接触,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封少!

    这可是传言中,看人不顺眼,就把人杀死,嵌入墙壁的封少!

    这可是不与人亲近,冷血冷清冷酷的封少!

    ……

    弹幕占据了她整个脑子,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小苍这么安排正合适,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宁老夫人收回目光,微微笑了笑。

    “现在坏人多,我住这又偏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没法跟你的家人交代了。”

    红姨恍然大悟:“苍少爷这么做,是因为老夫人您心善。”

    言下之意,并不是因为某些女人吸引了苍少爷的注意力,别胡思乱想。

    一直游离在外的裴施语终于回过神,很赞同这个猜测。

    刚才她没有想明白,是因为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每一件事把她吓得不清,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封少没有因为她的冒失直接把她红出门,就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能派车送她回家,肯定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其他人,这个人只有可能是宁老夫人。

    “封少对您很孝顺。”她诚恳道,又深深鞠了一躬:“今天都是我的错,打扰了大家,让你们费心实在抱歉,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宁老夫人依然笑眯眯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

    “不用这么在意,偶尔糊涂是人之常情,东西没丢就好。早点回去吧,今天可折腾坏了。”

    不敢再逗留,裴施语直接离开。

    坐上车的那刹那,她转身望向那面窗户,好像有一个人影在晃动,再仔细一看,什么都么有。

    拍了拍自己的脸,暗恼自己的胡思乱想。

    封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对她这种小人物在意。她会坐上这辆车,都是因为宁老夫人的关系。

    司机在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她对着司机点头笑了笑。

    和那个男人一样,司机也是一脸严肃,面无表情,微微颔首就收回了目光。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正襟危坐,不敢到处乱碰,甚至身体都不敢沾到靠背。

    想到每天那个男人都会坐在她现在的位置,脸刷的一下红了,感觉快要冒烟。

    如坐针毡,却又一动不敢动。

    下车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咦,你回来啦,我以为还有好一会呢。”

    叶沛灵转头看清楚她的脸,吓了一跳,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

    “你怎么了,脸怎么红通通的?不会是发烧了吧。”

    发现温度正常,才舒了一口气。

    “我看到他了。”

    “谁?”叶沛灵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什么,眉头紧皱:“你看到乔祁了?他为难你……”

    “不是他,是他。”

    “什么跟什么啊,你今天说话我怎么都听不懂了。”

    叶沛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很快又反应过来,声音骤然拔高:“啊!你不会是……看到他了吧!”

    裴施语点头。

    叶沛灵尖叫一声,揪住她的领子:“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她们虽然都不曾对这个男人有所期待和奢望,可不代表对这个神秘的风云人物感到好奇。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会遇见,但内心底又觉得不可能。

    前面四批女孩,没有一个碰到过这个男人,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不对,你先告诉我,他长什么样?”

    她的眼前闪过那个人的身影,一双黝黑如深潭的眼神清晰的展现在自己眼前,脸上的热度更明显了。

    “说话啊,你脸红什么啊,难道是封少长得还不错?”叶沛灵又是嫌弃又是期待。

    “不是。”

    作为外貌协会的忠实成员,叶沛灵立马蔫了,失去了兴趣:“啊,丑逼一个啊?”

    这年头,成功人士往往都长得比较抱歉,智商和容貌是反比。

    “不是还不错,是帅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