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闲了容易多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章 人闲了容易多想

    “封、封少?!”

    那男人简直被这侍者口中吐出的名字给吓住了,浑身一个激灵:“封少今天也在?”

    他的酒瞬间醒了,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

    “我我我……我刚才只是闹着玩的……”

    他嘴里慌乱地解释着,连滚带爬地起来,甚至还因为手忙脚乱而摔了一跤。

    被他压在身下的裴施语惊魂甫定,虎口脱险,一颗心怦怦狂跳,连忙站起来身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好,用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

    她抱着自己的胳膊,还在瑟瑟发抖。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她脑子很混乱,这个忽然出现的侍者吐出的“封少”二字更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

    是那个封少吗?

    “真的,真的……我没有在这里闹事……我只是……”那个见色心起的男人,这会儿还在慌乱地解释。

    裴施语终于清醒了一一些,一下就听见了这句话,方才的恐惧与慌乱,全数化作了愤怒:“你放屁!”

    “……”

    这一瞬间,那男人有些傻眼。

    金丝眼镜男那一双不带感情的眼底,也有了微微的诧异,回过头去看她。

    只见那个站在原地的女人,脸上还带着没干净的泪痕,愤怒得却像是一头小狮子,饱满的胸脯鼓动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冲上去将那王八蛋给撕碎。

    不得不说,很有气势,也很颠覆。

    刚才动手的那男人被那一双清澈之中藏着怒火的眼睛盯着,竟然忍不住生出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来:“你、你这女人胡说什么呢?分明就是你勾引我……”

    “三十秒。”

    还不等他说完,金丝眼镜男已经抬起了腕表。

    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将他打断。

    醉酒男人顿时浑身发凉,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巴掌一样。

    真是傻了!

    在封少的地盘上还解释个屁!

    封少从来是个只要结果的人!

    他吓得浑身冷汗直冒,顿时屁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连忙鞠躬道:“是是是,我这就滚,我这就滚!”

    说完,他连滚带爬地直接冲出了包间。

    那样子,简直像是背后有十条疯狗在撵一样。

    一路撞了不少人,惹来无数咒骂。

    “娘的,干什么?”

    “有病啊!”

    ……

    金丝眼镜男看着,眼底划过一丝不屑的轻蔑,盯了一眼腕表。

    嗯,一分钟以内,控制得不错。

    他挑了一下眉,看了裴施语一眼。

    站在原地的裴施语手脚还有些冰冷,在接触到这眼神的刹那,便心头一跳,立刻就要脱口而出:“我这就走——”

    只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那金丝眼镜男,就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扶了扶自己那昂贵的眼镜,淡定地转过身去,根本没看到裴施语一样,就这么迈着两条大长腿离开了。

    “……”

    什、什么情况?

    裴施语望着那一道背影,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刚才不是说请他们出去吗?

    怎么……

    她还站在这里没走呢。

    那个男人走了,自己却还留在这里,那个金丝眼镜男竟然没叫自己走?

    封少不是一向雷厉风行,不会怪罪他吗?

    一大串的疑问从她脑海之中划过,裴施语甚至还左右看了看,会觉得他们吵,那一位传说中的封少难道在附近?

    可是一眼朝着周围扫过去,却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有。

    “啪。”

    裴施语只觉得脑子里什么念头都冒出来了,一片的眩晕。

    “我回来了……”

    叶沛灵呼出一口气来,走了进来,还没发现异样。

    裴施语顿时松了一口气,半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连忙拿了放在沙发上的包,拉了还没醒过神来的叶沛灵,朝着外面走去:“今天也喝得差不多了,我有点难受,我们先回去吧。”

    “诶,我还想喝两杯呢……”

    叶沛灵咕哝了一声,不过并没有起什么怀疑,嘴上说着似乎反对的话,脚下却非常自觉地跟着裴施语走。

    “不过今天还真是开心啊……”

    ……

    一路摇摇晃晃地回到小区,已经是深夜。

    进屋的裴施语脑子也有些昏沉,也没来得及仔细研究一下好友家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便扶着叶沛灵,跟她倒在了一张大床上睡下。

    叶沛灵早就喝多了,这会儿睡得死沉死沉地。

    只是裴施语并没有睡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像是梦一样,飞快地略过她脑海。

    丈夫出轨,妹妹背叛,家人利用,一时之间众叛亲离……

    随之而来的,还有她骤然改变的形象,忽然转轨的生活。

    以及……

    这“刺激”又新奇的一天。

    裴施语唇边忍不住挂了一丝苦笑,悲伤,疲惫,恐惧,还有那一分对着新生活的期待,全数在这个暗夜里涌了上来……

    酒精的遗留效果,渐渐出来。

    她慢慢闭上了眼睛,沉沉地陷入酣眠。

    屋子里的灯已经灭掉了,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窗外,楼下。

    停靠在路边许久的一辆黑色轿车,在那灯熄灭之后,终于缓缓离去。

    次日清晨。

    “嘶——头好痛。”

    裴施语从床上坐起来,捧着自己的脑袋,眉头紧皱。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对于第一次喝酒的人来说。

    “唔,你醒啦,几点了?”

    叶沛灵被吵醒,闭着眼摸索床头柜上的闹钟,睁眼一看直接趴下了。

    “我晕,现在才六点!赶紧再睡一会。”说完不管不顾,继续蒙头大睡。

    习惯早起的裴施语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干脆爬了起来,洗漱完毕这才觉得脑袋没那么难受了。

    她想要到厨房去做点营养早餐,结果被杂乱不堪的房间给惊住了。

    房子里乱七八糟,到处都堆满了东西,垃圾到处都是,根本无处下脚,整个屋子跟狂风过境了似的。

    昨天她回到这里已经非常疲惫,而且喝多了神志有些不清楚,也就没注意,现在着实被吓到了。

    叶沛灵从来都是光鲜亮丽的,哪里想到家里会这么邋遢。

    翻山越岭打开冰箱,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面膜和一个烂了的西红柿。

    她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开始动手收拾。

    这么多年她一直照顾乔祁的起居,虽然有帮佣,但很多事都是自己做的。

    做家务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

    熟练的将地上、桌上的垃圾都收拾起来,分类放进垃圾袋里。将所有物品摆放整齐,不仅注意美观还要注意方便拿取,符合使用习惯。

    地板、窗户、桌子、所有家具物品全都给擦了一遍,这才将脏了的衣服窗帘等,全都拿去清洗,水洗、干洗分门别类。

    干净的衣服也拿出来熨烫,叶沛灵习惯乱塞,很多衣服都布满褶皱,跟梅菜干似的根本没法穿。

    时间比较短,她只是大概收拾了一番,细节地方还得慢慢来。

    屋子里基本可以看了,她便先停下手到楼下超市去买食材。

    这些对于她来说只是初级成果,远不到验收的时候,已经足以让叶沛灵真震惊了。

    “这,这是我家?”

    在自家里转了一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啊,我是不是没有睡醒,我家竟然可以这么整齐。”

    “还没全收拾好呢。”裴施语笑着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碟煎鸡蛋。

    “桌上有煮好的养生粥,我放了很多补血补气的食材,对女人很好。”

    “昨天喝了这么多的酒,吃点养生粥对身体有好处。”

    “我还煲了汤,细火慢炖,正好晚上喝。”

    叶沛灵闻言,连忙跑到饭桌前,打开锅迎面扑来浓郁的香味,口水顿时充满了口腔。

    “我记得我冰箱里没东西啊,你刚刚去买的?我的天啊,一早上你竟然干了这么多事,你是超人吗!”

    看着一桌子营养又美味的早餐,常年外卖的叶沛灵那叫个激动。

    心底暗暗咒骂:姓乔的小子太不知好歹,这么好的老婆哪去找啊,竟然还敢嫌弃,也不怕遭天谴。

    “天啊,你真是太贤惠了,谁娶了你简直就是上辈子救了银河系。”

    “这算什么啊,谁都能做的事。”裴施语失笑,“像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市场总监,才是真的厉害。”

    叶沛灵皱眉,很是不赞同,放下手中的锅盖,一脸认真。

    “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谁都能做,这些事我就做不了。”

    “况且,你以前在学校可是学霸,比我厉害多了,要不是……哎,总之你很优秀,只是有人不会欣赏。”

    想到从前总总,叶沛灵很为好友不值。

    裴施语从小品学兼优、能力超群,是老师心里的掌中宝。

    虽然她也去乔祁公司上班,可就是一个打杂的,连个具体职位都没有,完全体现不出她的价值。

    裴施语只是笑笑,盛了一碗粥,递了过去。

    她手指修长,虎口处的藤蔓纹身也异常别致,衬得那白瓷的小碗格外剔透。

    当然,更赏心悦目的,是碗里还冒着热气的熬得烂烂的鸡肉粥。

    “快尝尝吧,熬的时间有点短,口感可能差了点。”

    叶沛灵舀了一勺粥放入口中,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味道简直太赞了!比翡翠轩里的招牌粥味道还好,这还叫口感差?你是想让我这种厨房杀手吊死吗。”

    “你喜欢就好。”

    裴施语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乔祁的嘴很挑剔,她为此费劲了心思。

    能有现在的成果,自己的手不知道起了多少燎泡。

    爸爸在的时候,从来不让她靠近厨房,十指不沾阳春水。

    没想到后来她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到这样的地步。

    想到已经故去的养父,裴施语眼眸有些黯然。

    清醒时的叶沛灵明锐感受到她的情绪,再馋也放下了碗筷。

    “你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想,就在我家好好待着,以前的都过去了,咱们要向前看。”

    “饭也别做了,做了那么多年该好好休息。”

    “没必要,我喜欢做这些,人闲了反而容易多想。”

    叶沛灵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那你记得不能累了自己,我这个人不挑,有一口饭吃就行了。”

    裴施语心底暖暖的,有这样一个朋友在身边,何其有幸?

    她唇角一勾,便露出一个淡淡的暖笑来,也几乎就在同时,左手虎口之上,叶传来了一阵暖意,甚至有些灼烫起来。

    那一瞬间,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还以为自己是被热粥或者碗沿给烫到了。

    “怎么了?”

    还在喝粥的叶沛灵吓了一跳:“是不是被烫到了?”

    “……”

    裴施语望着自己抬起来的左手,纹身藤蔓环绕之中的那一颗红色的心,颜色似乎更艳丽了一些,周围的藤蔓也越发苍翠欲滴。

    没有被烫伤,甚至没有任何热粥撒下。

    那一股灼烫的感觉,却越来越真实……

    是这个纹身在自己发烫!

    裴施语心里一惊: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