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谁家的孩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98章 谁家的孩子?

    施玲看到她这副模样,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为顾墨说话:

    “当时他还小,不太懂事……”

    “那时候他已经有十七八岁了吧?哪里小了!”裴施语嗤道。

    “话也不是这么说,他从小失去了母亲,容易被那些恶仆带坏。”施玲糯糯开口,一副不想再计较的模样。

    裴施语叹了一口气,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她会是现在这种性格了,原来都是接了自己生母的。

    可经过几次大难,她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

    做人要有坚守,退一步不一定是海阔天空,很可能是万丈深渊。恶人之所以恶,不会因为你的退让就会让他心存感激,只会更进一步的逼迫。

    “妈妈,顾老爷子对你怎么样?”裴施语再次提起这个问题,上次她觉得顾老爷子也不是善茬。

    可是今天看他们的相处模式,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虽然是在人前,是因为顾芮的缘故。可看得出整体氛围还是比较轻松,施玲的地位没有她之前想的那么低。

    “就,就那样呗,我们都那么大年纪了。”施玲淡淡笑道,眼眸里藏着无尽的忧伤。

    裴施语再次肯定这里面有内情,不过她不急,妈妈跟她才刚相认,还不够信任她也是情理之中。

    况且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实力,就算知道,也没有办法如何。

    她心底迫切想要变强的愿望更浓了,不仅仅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家人。

    “我一会可以看看弟弟吗?”裴施语下意识摸着虎口上的小绿,这一切兴许是老天注定,小绿的出现就是为了救赎他们这家苦命的人。

    小绿这么厉害,兴许你能改善她弟弟的身体也不一定。按照她对小绿的了解,兴许没法直接治病,但是可以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这样接受治疗效果也就会更好。

    只是以前都是在普通人里使用,像弟弟这样从小身体就不好的病秧子,她还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也不敢轻易把红珠水喂给他。

    最好就是在她的监督下,一点点让他适应,转手他人她都不太放心。

    “这……”施玲顿时皱起了眉头。

    “妈妈,就让我看他一眼,跟他说说话好吗?”裴施语恳求道。

    相较于顾芮,她更想要见到的是顾笙。

    除了更同情弱者,也是因为她知道顾芮喜欢封擎苍,这就让两人之间有些尴尬了。

    她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上次她就失败了。她在乎这个妹妹,却又不想失去爱人。

    她甚至在那瞬间有些情形她们没有相认,否则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施玲犹豫起来,一副为难的样子。

    “妈妈……”

    “一会他会出来,你可以见一见,不过说话还是算了。今天这样的日子,你也不好说什么。不如约其他时间,我带你见他。”

    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还可以这样,顿时惊喜不已:“真的!?我可以和他私底下见面?!”

    “你这孩子,有这么激动吗。你们是姐弟,本来就该好好相处。我这辈子最大的期望就是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和和睦睦的在一起,这样我百年之后就放心了。”施玲一边说着一边拭泪。

    裴施语嗔怪道:“妈妈,你乱说什么呢,你现在还这么年轻,说什么百年以后。”

    施玲欣慰一笑:“我就是这么一说,只是,你们刚开始最好不要相认。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他们现在也还小,平时被保护太好了,我怕……”

    “我知道的妈妈,能不能相认并不重要,我只是想看看他们,想和你们相处而已。”裴施语表示理解,没有任何的怨怼,相反,已经觉得非常的惊喜了。

    “乖孩子,委屈你了。”施玲一脸怜惜的抚摸她的头。

    这就是妈妈的手吗?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温暖,可依然让她的心跳得很快。

    老天对她真的很好,这么多年过去,还能找到自己的母亲,还能享受她的疼爱。

    “我先得过去了,否则他们要找我了。”施玲抓着她的手,依依不舍道。

    裴施语虽然心底也非常舍不得,想要躲和她相处,却也知道不能任性。

    “妈妈,你去忙吧,我们下次再约见。”

    施玲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裴施语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看着她走进人群中。如同平常所见的贵妇人一样,和大家很快打成一片,有说有笑,看起来和大家相处非常融洽,对于这种场面,能够游刃有余的应对。

    裴施语心底闪过一丝诡异感,消纵即逝,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无踪。

    她并没有想太多,今天的信息已经足够她消化很久。尤其想到有机会和弟弟相处,心里就非常开心。

    现在她也有家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种家人带来的情感是和朋友爱人所不同的,这让她觉得自己缺失的部分彻底填满!

    虽然心底的疑云依然没有完全散掉,她依然觉得今天没有白来。她正打算回到大厅,没走几步,突然发现角落的草丛里有异动,还发出低呜声,顿时吓了她一跳。

    “谁,谁在那里?!”

    草丛并没有回应,只有低低的呜呜声。

    “怎么有点像孩子的哭声?”裴施语静静的听了一会,心中有些疑惑。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孩子?这种场合家长都不会让孩子乱跑,这里又黑又偏僻,要不是妈妈把她带过来说话,她肯定不会过来的。

    更别说小朋友,一般不会窜得那么远才是。

    “哈罗,有没有人啊?”裴施语矮下身子,朝着那里走去,一边试探的唤着。

    低呜声被压低了,但是依然能听到抽噎的声音。

    “我要过去咯。”裴施语走向前将灌木丛拨开,发现一个孩子蹲在里面哭鼻子。

    这里的灯光很灰暗,借着月光隐约看到孩子的模样。

    小男孩大概有五六岁的样子,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头发软软的贴在脑袋上,小脸有些尖尖的,穿着背带西装小短裤,脖子上还打着一个领结。

    看起来非常的可爱,只是全身脏兮兮的,小脸更是像猫脸一样,沾着泥土,两道泪痕清晰的挂在来脸上。

    他没有想到会有人发现他,一脸错愣的看着裴施语,包子脸快皱成一团。

    好像被抛弃的小猫咪一样,小模样非常的惹人心疼,惹得原本就喜欢小孩子的裴施语,顿时母爱感爆棚。

    她害怕自己吓到他,压低声音,尽量让自己温柔:

    “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