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三观奇葩的老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97章 三观奇葩的老妈

    裴施语抬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一会她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妈妈,我……”

    施玲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解释:

    “你以前出身在那种家庭,想要让自己生活变得好点,会走捷径也无可厚非。你长得这么漂亮,本来就不应该被埋没在一群平民里。要不是妈妈对不起你,你也应该是一个公主。不过现在也没差,漂亮的女人就应该为自己好好打算。”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直接瞪圆了眼,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这是什么三观啊?!

    “妈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裴施语有些哭笑不得道。

    施玲以为她好面子,不以为然道:“不用害羞,妈妈都懂的。女人的花期非常短,如果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浪费了。”

    “妈,我和他的关系真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施玲非常敷衍的应下,压根不相信裴施语的话。

    她心底完全没有想过,封擎苍会喜欢上裴施语这样出身的人,两个人会是正常的男女关系。她觉得这就是天方夜谭,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裴施语能出现在这里,跟封擎苍的关系肯定不一般,除了是包养关系,她觉得没有其他可能。

    总裁秘书,这种职业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裴施语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施玲又道:“你以后别这么冒冒失失的,我跟你说过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不能和你相认。刚才我那个继子明显脸色不对,你以后做什么决定能不能先跟我商量!”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给,裴施语还是觉得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妈妈,对不起,我只是看看你过得怎么样。而且弟弟妹妹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想过来看看。”她的情绪有些低落道,可想到按照之前妈妈说的,她日子也不太好过,又可以理解为什么她那么小心翼翼。

    刚才就那么几眼,她觉得自己的妈妈似乎过得还不错,否则也不会养出顾芮这样天真的女孩。

    生活在一个父母关系有问题的家庭,孩子是很难塑造成这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就像她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也能很敏锐的察觉到养母对自己的不同,家庭关系的微妙。所以变得比较小心,总想去讨好。

    至少表面上看,自己的母亲似乎过得还不错。顾老爷子这样看,虽然年纪大了点,也比较严肃,却也不像是个不讲理的人。

    只有顾墨对妈妈的态度欠了些对长辈的尊敬,可看着也没有失礼。

    当然,这都是她自己的揣摩猜想。如果她看人看得这么准,也不会找上乔祁了。

    施玲看她这副样子,语气软了下来:“妈妈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可是以后别这么莽撞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不是让妈妈后悔认了你吗。”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感动极了,她的妈妈果然都是为了她着想,所以才那么严厉。

    “妈妈,那个顾总是不是很不好相处?”

    施玲听到这句话,眼神有些闪躲,说话含糊不清:“哪,哪有,你这孩子又多想了。”

    看到她这副模样,裴施语哪里相信没事。

    “妈妈,我是你的女儿。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你要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施玲抓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声音微微哽咽:“孩子,妈妈能找回你,就已经满足了。看到你好好的,妈妈受什么苦都是值得的。”

    果然,妈妈过得并不好。

    “妈妈……”

    “我现在就希望你弟弟好好的,这样我就彻底圆满了。我所受的苦是老天给我的考验,人总得有磨难才能享受幸福。”施玲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转动着手腕上的细小佛珠,一副虔诚模样。

    裴施语看到她这个样子,觉得心疼极了,往往人在无助迷茫的时候,就喜欢去相信宗教,因为可以给苦难的灵魂带啦解脱。

    现在不是聊这些的好时机,她转移话题道:“弟弟到底怎么样了?上次您还没来得及说清。”

    今天明明是龙凤胎的生日会,顾芮早早就出来接待应邀过来的嘉宾,另一位主角却不见踪影。男孩会继承家业,豪门之家一般很早就放他们出来交际。

    尤其像今天这种十八岁成人礼类型的生日会,并不是简单的庆贺,还在告诉所有人:我长大了,可以开始独挡一面。

    结果他一直没有出来,不符合常理。

    除非是刻意打压,否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的身体很不好。

    裴施语之前也打听过顾家的事,发现她这个弟弟的身体不是一般的糟糕,一出生就一直住在保温箱里,身体非常的虚弱。

    “还是老样子,是我对不起他,要是我当时再小心点,也不会让他遭这种罪!”施玲又是伤心又是怨念道,裴施语能从她的眼底看到了怨恨。

    上次她听到这些话就觉得有些奇怪,她这次忍不住问道:“妈妈,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害你早产的?”

    “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提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施玲眼神躲闪,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模样。

    “他?难道是顾总?”裴施语不可思议道。

    施玲慌张的摇头,斥道:“你这孩子怎么乱说话呢!虽然那个是从小把他带大的管家,但是肯定不是他指使的!”

    她说完才反应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捂住嘴,一副后悔莫及的模样。

    裴施语哪里还听不明白的,她一向知道豪门里的有很多弯弯绕绕,当初她在乔家,就不知道被那些人欺负了多少次。

    因为得不到承认,老宅里那些倚老卖老的佣人,很喜欢把她踩到地底下。尤其是什么老资历的管家,最是阴狠。

    有一次她就被老管家算计,大冬天泡着冷水打扫了整个老宅,弄得手指又红又肿,还得了严重感冒。

    这些人不过是被雇佣的佣人,会这么大胆都是和主人分不开的。

    裴施语对顾墨的印象一下DOWN到了谷底,压在心底的记忆和猜想融合在一起,再加上护母心切,脑子里闪过各种不堪的场面。

    她恨恨的咬牙:“没有想到顾总看着是个正经人,原来心思这么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