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新妹妹也是情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95章 新妹妹也是情敌?

    施玲一看到裴施语,没有控制住瞬间拔高了音,惹来一行人的瞩目。

    顾芮眨了眨眼,看了看自己的妈咪,又看了看裴施语:“妈咪,你怎么了?”

    施玲这才反应到自己的失态,还感受到顾老爷子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探测,连忙理了理思绪,笑道:“我没有想到封少也来了,这也太意外了。”

    “噗嗤,妈咪,你还说我咋咋呼呼呢,你不也一样!我也没有想到擎苍哥哥会来,我好开心啊。”顾芮一听立马就信了,没有半点的怀疑自己的妈妈其实是对着裴施语惊诧。

    可在座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傻了,大家都很清楚,施玲的失态到底和谁有关系。但是没有人说什么,全都当没看到。

    顾老爷子收敛笑容,不动声色的扫了裴施语一眼,浑浊的眼眸里探测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

    “顾老。”封擎苍主动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顾老爷子看了他一眼,朝着他点了点头:“你能来我很高兴,我和你爷爷以前很喜欢在一起下棋,那时候的你还这么点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老爷子话语里充满了对过去的缅怀。

    人年纪越大就喜欢回忆年轻的事,然后感慨万千。年轻人总是往前冲,年纪大的却喜欢往后看。

    “是啊,那个时候我可喜欢跟擎苍哥哥玩了。”顾芮也很怀念那段时光,虽然那个时候的擎苍哥哥也不喜欢理人,她说十句话,他都不一定回一句。

    可那个时候,她能经常跟他在一起,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是啊,那个时候每天晚上,小芮都跟我说长大后要嫁给小苍呢。”施玲轻笑道。

    “妈咪!”顾芮嘟着嘴好似很恼怒的摇着她的胳膊,可眼神却一直关注封擎苍的表情,令她失望的是他并没有任何反应。

    顾芮心底失望,却并没有气馁。

    擎苍哥哥这些年身边都没有女人,肯定是在等待她长大。就算不是,她也会让它成为现实的。

    “擎苍哥哥,一会开场舞,你陪我一起跳舞好不好?就像小时候那样。”顾芮一脸期盼,双眼亮晶晶的,甚至透着一种乞求。

    她虽然和裴施语有些神似,却更加灵巧可爱,一看就知道是从小养尊处优,所以一派不谙世事的模样。单纯美好,有些孩子气。

    所以虽然有人猛的一看会觉得她和裴施语有些相似,但是仔细一看又觉得眼花。

    实在是两个人的气质相差太大,裴施语给人感觉虽然如同盛开的百合一般,清雅纯洁。可是她的眼底透着一种非常吸引人的味道,这是一种历经千帆之后的淡然很沉静。

    毕竟她经历了这么多,虽然没有陷入黑暗之中,却难免会留下痕迹。这种痕迹并非是不好的,反而多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深沉。

    而顾芮和她完全相反,就是一个从小被养在温室里的鲜花,年级又尚小,完全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她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毫不遮掩,拥有这个年纪女孩,最纯真单纯的一面。眼底非常清澈,从来没有吃过苦,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阴暗的一面。

    裴施语诧异的望向封擎苍,没有想到男人竟然还跟其他女人跳过舞。倒不至于会吃醋,只是觉得男人很少参加这种活动罢了。

    所以上次他们两个人共舞,才会引来这么多人的注目。

    封擎苍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根本谈不上是在共舞。那时候顾芮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牵着转了一圈罢了。

    因为那天她穿着那一身白色的衣服,和他第一次看到裴施语非常像,年纪也相差不大。

    两个人本身长得就很像,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所以才会脑热,答应了顾芮的请求。

    也是因为那支舞,让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和裴施语的不同。再不愿意自欺欺人的透过她去思念裴施语,尤其感受到这个小女孩对自己有异样情绪,有意识的避开了她。

    “不行。”封擎苍一脸冷酷,非常吝啬的开口吐出了两个字,态度坚决,没有回转的余地。

    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顾芮没有想到封擎苍会决绝到这般地步,完全不给她面子,连一个解释都吝于给她。

    原本想着两家怎么也说是有些交情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都肯过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这点小要求应该会满足。

    毕竟女性主动邀请,很少有男人会不给面子拒绝。

    她难道就糟糕到这个地步,让他这么不愿意和她跳舞吗?

    顾芮被伤到了,伤心极了,一只没有经过风吹雨打的娇花,瞬间红了眼眶,泪珠在眼眶里转动着,随时要落下来。

    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为她擦拭掉泪水。

    裴施语也没有想到男人态度会这么强硬,毕竟对方的父母还在跟前,还是这个宴会的主角。

    封擎苍一脸坦然,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样的态度让在场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十分的尴尬。

    这情形让裴施语也很是无语,觉得男人也太不近人情。正想着怎么化解这样的僵持气氛,她感受到有一股怨恨的目光投向她,她抬眼寻找,拿到目光的主人立刻收敛,让她没法捕捉到。

    “你这孩子怎么一天一套,明明说好了开场舞你和你弟弟一起,怎么现在又改了主意,你弟弟得多伤心。”

    顾老爷子主动打破僵局,语气轻松并没有因为封擎苍带来的难堪,而去谴责什么。

    “我们小芮只是客气一下,毕竟封少能过来,确实非常意外。还好封少没有跟着胡闹,否则我们家小笙就要伤心了。”施玲暗地用手肘推了推顾芮。

    顾芮心底虽然非常委屈,却忍了下来,扯出一抹笑:“擎苍哥哥,你是不是又在担心我跟以前老是踩你的脚!哼,真讨厌!人家现在才不会呢。”

    尴尬被这玩笑给化解,惹来大家一阵笑,也让裴施语心底舒了一口气。

    “爸。”一个低沉稳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裴施语下意识转头,看到眼前人微微怔了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