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的车可以载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9章 我的车可以载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施语终于回过神,慌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我正在找我的手链,不小心滚进来的,非常抱歉,打扰您了。”

    男人顿了顿,收回了灼人的视线。

    “手链?”

    “对,一条银色的手链,你看到过吗?”想到自己的手链,她忘记了害怕,一脸希翼的问道。

    他看了她一眼,声音依然沉沉的:“没有。”

    指尖在时桌上轻轻的敲打,频率比平常都要快。

    “那,那打扰了,我现在马上就出去。”

    不敢耽搁,她鞠了一躬连忙跑了出去,临走还不忘带上门。

    男人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关闭着的大门,幽暗的眼眸微微闪耀着光芒。

    “呼呼——”

    裴施语抚着胸口,想要让自己跳得慌乱的心脏,快点平静下来。

    原本就乱成一团的脑袋,现在更是跟找不到线头的毛线团一样,完全没法理顺思路。

    这时,手机响起。

    掏出来一看,是叶沛灵。

    “灵灵。”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啊?是不是宁家那边有什么事啊,现在到哪了?”

    灵灵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不再那么茫然。

    “我的手链不见了,我正在宁家这找呢。灵灵,怎么办,好像真的找不到了,这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唯一东西。”

    “手链,就是你经常戴的那条?”

    “对,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她越说越想哭,暗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如果真的找不到,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的手链在家啊,昨天你腌制泡菜的时候,拿下来了。”

    “啊?真的吗!”她失声嚷了起来

    “我刚才收拾的时候看到的,你昨天拿下来忘记戴回去了。”叶沛灵将手链翻了出来:“现在它就在我手上,你放心吧。”

    一颗心总算落了地,煞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点红色。

    “还好,还好。你帮我收好,我现在就回去。”

    “现在这么晚还有车吗?要不你在那等着,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这里太远了,一来一回太耽误时间,我找个的士就行。”

    “那行吧,你自己一路小心,上车前记得把的士的车牌号给我拍下来,记得时刻和我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裴施语的嘴角终于扬起笑意。可想到刚才她闹出来的乌龙,就觉得头痛不已。

    走下楼,宁老夫人第一时间看到她,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红姨也一直盯着她,目光灼灼。

    她觉得尴尬不已,艰难的开口:“我没弄丢,还在家里。昨天腌泡菜的时候拿下来,结果就忘了戴了。”

    红姨的目光变得十分不善,让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如果是平时,大家最多以为她是马大哈。可今天偏偏封少也在,这很可能就会被误解成别有心机。

    她虽然很坦荡,可被人误解终究让人心里不舒坦。

    “那就好,那就好。”宁老夫人点点头,依然笑得和蔼可亲,并没有怀疑她的话。

    “你自己还会腌泡菜啊?”

    “我同寝室的朋友很喜欢吃,外面卖的都不大好,所以我就自己弄了。您如果也喜欢,腌好了我给您带一点。”

    宁老夫人还没开口,红姨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老夫人,您不能吃这些东西。”

    这态度……

    完了,这下是真的被误会了。

    红姨本来就不喜欢她,现在肯定把她视为心机婊了。

    也怪她今天脑子抽了,做事慌慌张张的,结果闹了这么个大笑话。

    不是说封少很少过来吗,怎么偏偏就给她遇上了!

    想到那个男人高大俊朗的模样,裴施语耳根都开始微微发烫。

    只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封少有点眼熟呢?

    她的记性一向很好,封少这么优秀出众的男人,她要是见过肯定会记住的。可她完全没有印象,这着实令人奇怪。

    “小苍很喜欢。”宁老夫人笑道。

    红姨急了:“老夫人……”

    宁老夫人没理会她,道:“等你做好了,就麻烦你拿过来一些。”

    “我,我做的,封少爷可能会不喜欢吧。”

    想到那个男人的模样,怎么也不像会喜欢吃自己的这些小玩意。

    宁老夫人依然笑眯眯的:“没事,他不挑嘴的。”

    真的?

    裴施语深感怀疑,那个男人怎么看都像是只吃什么法国大餐的,嘴上依然应了下来。

    “好,好的。我做好了就会拿过来。”

    红姨的目光差点把她给灼伤,她只能垂涎眼睑,视而不见。

    “那我现在先回去了,很抱歉这么晚还过来打扰你们。”

    宁老夫人看了看外头,对着红姨道:“一个女孩这么晚回去太不安全,阿红,你让阿忠开车把她送回去。”

    “不用了。”

    “不行。”

    她的声音和另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重叠。

    不用回头,她就知道那个人是谁,心里一跳,心中很是沮丧。

    果然,刚才她的突然冒犯果然把对方惹怒了吗。

    咬着嘴唇将委屈咽下去,调整好情绪,这才开口:“老夫人,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找车回去就行。”

    红姨心底很是高兴,小少爷果然慧眼如炬,不会被别人的表面给骗了。

    宁老夫人一脸的不赞同:“小苍……”

    “外婆,忠叔必须守在你身边,不能离开。”封擎苍面无表情道。

    宁老夫人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太好,如果有个闪失没人在身边送到医院,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这里地处偏远,想要找车并不容易,救护车也没法这么快到达。

    其实屋子里也有急救的东西,别墅区里也有医生,基础的救助并不成问题。只是封擎苍非常的小心,之前就下达了这个死命令。

    “可是这么晚了,施语一个女孩家,太危险了。”

    宁老夫人眉头紧皱,一脸的不赞成。

    更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的外孙心肠这么冷硬,对女孩子也不知道怜惜,这辈子不知道她还能不能看到他娶妻生子。

    裴施语不想她为难,连连摆手:“没事的,现在叫车很方便。”

    “我给她去叫车。”红姨说着就要去打电话。

    封擎苍将红姨叫住,淡淡开口:“不用麻烦,我的车子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