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想红很简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83章 想红很简单

    “教主帅爆了!声音也超级好听!”

    “我的女神果然牛B,做饭这么好吃,人长得这么美,工作能力也这么强!简直上帝的宠儿啊。”

    “这个女的最近出镜率也太高了,太会炒作了吧,真是太急功近利了。”

    “炒作你的头啊,你知道晕倒的人是谁吗,这种人物需要配合一个小小的秘书炒作?!你的脑子还在不在了!”

    “就是,别脑子里每天就剩下炒作两个字,其他什么都装不下了。”

    “……”

    网上如火如荼的把裴施语再次推到了热搜榜上,原本她的走红也不过是一些网名凑热闹,现在因为出镜率高,纸媒等传统媒体也开始关注。

    尤其是救人这件事,也有些报道的价值,这让裴施语的名气更上一层。只不过依然不对外公布具体信息,连一张相片都没有。

    实际上原本是有的,裴施语之前在余问渊的新书发布会上露过脸,长相并不是秘密。但是最后还是被封擎苍给暗中拦下了,这才没有让裴施语过多的受人关注,影响了生活。

    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媒体想要邀请裴施语进行采访,甚至还有娱乐公司想要找她签约的,想让她进娱乐圈。

    这个提案还曾交到了唐夜手里,后果可想而知,那个递上方案的人被喷得狗血淋头。那个人当时莫名其妙,甚至暗中腹诽唐夜没有眼光。

    现在业界谁不说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自带红的气质,如果能签下这个人,肯定会大红大赚的。

    后来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家老板有很深的渊源,只能感叹一句,老板认识的女人果然就是不一般啊。

    因为这件事,她的微博做菜系列小视频独家冠名费,对方主动的提高了三成,这无疑是在肯定她的商业价值,对她充满了信心。

    裴施语则在各方考察,以及使用了他们的产品之后,发现确实非常不错,最终同意了和这家产商签约。

    这年头这种商业合作并不为奇,有广告说明红了,只要不弄得太LOW,大家基本都习惯了不会有反感的情绪。

    自从裴施语和其合作之后,对方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在背后推波助澜,让裴施语的名气比之前更大。

    现在她的微博已经有了两千万的粉丝,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大V。

    裴绵绵看着裴施语明明没有做什么努力,随便录个视频连脸都没露,就红成这个样子。再看看她自己,费尽心思的想要红,结果却总是不温不火的,心底中的嫉恨和不甘,蹭蹭蹭的往头顶上冒。

    尤其她接到失去大导演电影的角色之后,再看到裴施语三个字,眼睛都快冒起火来。

    她不止一次听人说过,这个导演很想邀请裴施语,却被拒绝了。

    她心心念念的东西,对方却毫不在意,这让人如何不恨。

    “裴施语,你为什么总是不停的在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她好不甘心,明明之前她已经赢了,已经把她踩到了泥底。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又爬起来了,比从前还要风光数百倍。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明明她应该从此凄惨孤苦,为什么老天这么眷顾她!?让她一次次翻身,让她一次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现在她和乔祁一直处于冷战之中,事业受挫,干妈又认了新的干女儿,她明显混得不如从前,相比之下真是讽刺至极。

    肯定是这个女人抢走了她的运气,裴绵绵眼底尽是怨毒,想到之前去算命那个风水先生说的话。

    她现在越来越相信这是个事实,她只要碰到裴施语就会倒霉,一切都是她的错!

    “裴施语,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认识这个女人?”米海凤回到包间,就看到她那个蠢干女儿正在盯着手机看,面目狰狞。

    裴绵绵的表情瞬间转化,原本的戾气完全不见,看起来十分乖巧讨喜。

    “这个女人是我家收养的孩子。”她如实回答道,不愿意叫那个人姐姐。

    “这么说她是你姐姐了?”

    裴绵绵虽是不愿意跟裴施语扯上关系,却也不敢反驳说假话,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是的,她就是个白眼狼!她从小就仗着比我大一直欺负我,抢走我的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爸爸都站在她那边,什么好东西都给她。现在还想抢走我的丈夫!”

    “还有这种事?”米海凤诧异道。

    “是啊,这种人竟然被捧做女神,这些人真是瞎了眼了!”裴绵绵没好气的啐了一口,心底又恨又嫉妒。

    “她以前老抢你的东西,现在你就沾点她的光,正好两清。”

    裴绵绵眨了眨漂亮的双眼:“干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米海凤笑了起来:“说你傻还真是一点没错,你不是一直想红吗,这次要不是你太没名气也不会刷下。”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你这丫头!真是榆木脑袋。”米海凤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她的脑门。

    “她是你姐姐,她红了你想要红还不容易?”

    裴绵绵眼睛一亮,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

    “干妈,你真是太厉害了!”

    米海凤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在我身边还没学聪明,白瞎了我带你到处玩了这么长时间。”

    “干妈,所以人家必须赖在你身边,否则被人怎么坑死的都不知道。”裴绵绵嘟囔着嘴撒娇。

    米海凤眼底透过一丝厌恶,消纵即逝,让人来不及察觉。

    “还算你不是彻底无可救药。”

    “我现在就去把她的黑历史告诉所有人!”裴绵绵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揭露了裴施语,不仅让她身败名裂,还能让她红起来。

    “你手里有证据?”米海凤斜眼看她。

    裴绵绵顿时哑了火:“没,没有。”

    “没证据抖什么料啊,只会让人觉得你这个当妹妹的面目可憎,嫉妒她走红。”

    “我,我才没有。”裴绵绵忍不住为自己辩解。

    米海凤没理会她,继续道:“这么一来,你最多黑红,而她更加红,被人崇拜和喜爱的红。”

    “那我该怎么办?”

    裴绵绵脑中突然一亮,如果她把裴施语坐过牢的事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