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相遇:你不是走了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8章 相遇:你不是走了吗

    一路上,裴施语都乞求着上天。

    求求你别丢了,一定要在宁家,我以后再也不这么马虎了。

    爸爸妈妈,求求你们,让我一定要找到它,不要带走留给我最后的东西!

    心高高的悬起来,浑身发冷,下了车脚步还漂浮着,好像灵魂都要出窍了。

    站在大门口,疯狂的按着门铃,唯怕晚来一步,她的手链就会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她完全忘记这里是哪里,忘了她之前在这时候有多小心翼翼。心里只剩下一句话:找到手链!

    红姨缓缓走来,脸色暗沉。原本打算出声训斥,可一打开门,就被脸色煞白的裴施语吓了一跳。

    “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的,我的手链丢,丢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牙齿都在上下打架。

    “手链,爸爸妈妈留,留下的东西,唯一的。”

    裴施语现在只想冲进去,毫无耐心,说话语无伦次。

    红姨看到她这副样子,话到嘴边也被咽下,终究什么话也没说,身体朝一旁让了让。

    “你走之后并没有打扫,你自己找找看吧。”

    哆嗦的感激一声,拔腿就往屋子里冲,看到宁老夫人也只是点了点头,就开始趴在地上一寸地一寸地的找。

    “这是怎么了?”宁老夫人站起身来,不解道。

    裴施语平时虽然不喜欢多话,也不爱凑热闹,可一直都非常有礼貌,办事十分稳妥。这副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说是父母留的手链丢了。”

    “说了什么样的吗?我们也好一起帮忙找找”

    红姨摇了摇头:“整个人慌慌张张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心里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

    “老夫人,苍少爷现在就在楼上,会不会是……”

    宁老夫人抬手打断:“她刚才的慌张不是能装出来的,她也并不知道小苍过来了。”

    “老夫人,现在的小姑娘跟咱们那时候可不一样,都厉害着呢,心里的小九九特别多。”

    红姨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否则手链早不丢晚不丢,偏偏苍少爷来的时候丢了,这未免也太巧了。

    “别多想,这女孩不是那种人。”

    这时候的裴施语正一层楼梯一层楼梯的仔细查看,脸都快贴到地上,头发都被弄乱了,非常的狼狈。

    她满脸焦急,脸色苍白得可怕,仔细看她的手都在抖。如果这都是演出来的,那绝对是世间难寻的顶级影后。

    红姨看到这情形,心底也有些动摇,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错的。

    “需不需要去告诉苍少爷?”

    “不用。”宁老夫人顿了顿:“灶上还煲着汤,你去看看。”

    “是。”红姨将目光收回,转身走进厨房。

    心系手链的裴施语并不知道有人在她身后议论,就算知道这时候也没有工夫在意。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找到手链。

    可这一次,幸运女神似乎并没有眷顾她。

    从楼底一层层找到二楼走廊,又进入兰花的房间,一一查看。

    什么都没有!

    到底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眼泪模糊了双眼,她并不想哭泣,可眼泪忍不住的往外涌。

    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守护好这条链子,临死之前都不忘交代,可她现在却弄丢了。

    不仅仅是切断了和亲生父母的联系,更是辜负了爸爸的期望。

    她不死心,跪在地上,回头再次查找,希望自己遗漏了。

    可是,依然没有。

    她瘫软的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全身好像被抽空了力气,往后一靠。

    没想到她靠的不是墙壁,而是一扇门,这扇门因为她的重量打开了。她一时没反应,直接往后倒去。

    她吓了一跳,狼狈的爬起来,一抬头就怔住了。

    一个高大威严的男人坐在书桌后面,整个人陷入晕黄的灯光之中,如同一只蛰伏在暗处的雄狮。

    电脑屏幕一明一暗的光线柔化了他硬朗的线条,他身穿浅白色的家居休闲服,头发还带着水汽,没有梳理得那么整齐,使得原本冷冽的气息变得稍稍柔和了一些。

    强大的气场使得整间屋子都成了他的陪衬,一进来第一眼看到的绝对是这个英俊的男人,然后被他深深吸引住。

    这个人……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封少——封擎苍?

    为什么,她会感到有一种熟悉感?

    她整个人愣住原地,呆呆的坐在原地,目光定格在男人的身上。

    “红姨,放这吧,我一会会喝。”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像一曲会惑人的歌曲,将她的灵魂抓住,无法动弹。

    封擎苍正在处理公事,为与g国高层进行的视频会议准备材料。

    这时,门被缓缓打开,光线照射进来。

    他并没有抬头,只以为是红姨。他每次过来,外婆都会给他煲一锅养生汤。

    很快,他发觉不对,身上被一道陌生的目光紧锁着。

    抬起头,与那个人四目对视。

    时间停止了流逝,整个世界好像就剩下了两人。

    “你不是走了吗?”

    男人几乎脱口而出,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着。

    刹那间,场景发生了变幻。

    这是一个肮脏混乱的街头,雪花从天上飘落,及地即化。街道上空荡荡的,极少有人走过,只偶尔会有一两个流浪汉在垃圾桶翻找着失误,嘴里骂骂咧咧与己不同的语言。

    他狼狈的坐在地上,一身污浊邋遢,看不清原本的样貌,单薄的身体在冰冷街道中瑟瑟发抖。

    落魄、狼狈、孤独。

    幽黑的眼眸暗沉冷然,充满着浓浓的戾气,想要将整个世界都毁灭。

    捏着拳头,全身肌肉都紧绷着。

    既然已经被全世界都给抛弃,那么他也要抛弃全世界!

    这时,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撑着雨伞缓缓走来。

    如同一道白光将陷入黑暗的他照亮,他抬起头,眼底泛着来不及掩饰的诧异光芒。

    四目相对,他脱口而出:

    “你不是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