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她不过只是一颗棋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5章 她不过只是一颗棋子

    深夜的城市依然灯火通明,私人会所里,繁华才刚刚开始。

    门口豪车无数,一辆红色法拉利驶入这里,就如同大马路上的沃尔沃一样,平淡无奇,不会让人觉得有何特别。

    裴绵绵风风火火的走入会所,一路上还撞到了好几个服务生,一个猝不及防的服务生手上端着的酒杯都被打碎,她罔若未闻,踏着高跟鞋往自己的目的地冲。

    她来到最常入的包厢里,里面坐着几个年级在四十岁以上的贵妇,身边有几个英俊的顶级牛郎殷勤的伺候着。

    坐在最中央,穿着精致的定制枚红色旗袍,浓妆艳抹看起来有些刻薄凌厉,且明显是里面地位最高的女人,看到她不由诧异道:

    “绵绵,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今天晚上要跟你老公一起浪漫吗?”

    “干妈!你要为我做主啊。”裴绵绵连忙跑了过去,一屁股将女人身边的牛郎挤开,趴在她的肩头上大声哭了起来。

    米海凤微微皱眉,挥了挥手,其他人非常识相的离开。

    “好啦,有什么事值得这样没形象,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女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学会优雅,永远不要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

    米海凤没好气开口,不动声色的将裴施语推离自己的肩膀,拿起桌面上的女士香烟,悠然自得的点了起来。

    深吸一口再吐出,整个人沉浸在迷雾之中,又茗了一杯酒,非常悠然自得,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主。

    裴绵绵感受到她的冷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最近干妈对她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热枕。这个念头不过是一瞬,很快又抛到了脑后,干妈\/的性子一向难以捉摸,裴绵绵并不觉得有什么。

    “对不起干妈,是我太生气了。而且我就是在你面前这样,刚才在外头并没有失礼。”裴绵绵抓着米海凤的胳膊,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好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似的。

    米海凤神色渐缓,却依然态度淡淡:“又发生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了?”

    裴绵绵听到这话,原本心中熊熊烈火想要吐槽,瞬间被扑小了,半天才嗫喏开口:“干妈,是乔祁,他竟然敢背叛我,趁着我不在背着我睡了别的女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男人逢场作戏有什么奇怪的看,只要做好措施就行了。”米海凤很是不以为然道,那态度好像裴绵绵很无理取闹一样。

    裴绵绵没有想到自己干妈会是这样的态度,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可看她说得那么自然,让她不由自我怀疑起来。

    “可是,可是他还让那个女人怀孕了,他今天找我回去,就是想要和我商量,想要让那个女人生下孩子,他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啊!”

    “他年纪不小了,想要个孩子也不奇怪。谁让你一直不肯生,害怕自己的身材走样。现在不是正好,有人帮你生孩子,只要把那个女人赶走了,那孩子就是你自己的了。就算不赶走也无所谓,你就是正房太太,谁敢越过你去啊。”

    裴绵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仔细观察米海凤,发现她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她总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也不敢反驳。

    跟在米海凤身边这么长时间,她很清楚这个女人脾气有多古怪。要是得罪了,她就可以翻脸不认人,管你什么干妈还是什么的。

    “干,干妈,我,我……”

    “男人负责在面外挣钱养家,你负责花钱忍让你一点有什么不对?况且你又不是没有睡过别人,大家半斤八两,有什么意外的。”米海凤很是不以为然道。

    “我那也是意外!我根本不是这一行总水性杨花的女人。”裴绵绵下意识反驳道。

    她从裴施语手里夺走乔祁,确实有部分是为了斗气以及想要嫁入乔家,进入这个以前她仰望的世界里。可是她还是非常喜欢乔祁的,年幼的时候,乔祁如同一个王子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她怎么也没法忘记。

    哪怕后来发现这个男人不过尔尔,也依然无法忘记当初的憧憬。

    米海凤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绵绵顿时急了,那天她喝醉之后,往她这塞牛郎的就是干妈。而且她这个干妈自从丧夫之后,就一直游走在各个男人之间。她这么说,岂不是在嘲讽她放荡吗。

    “干,干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米海凤直接打断她的话,不耐烦开口:“要么忍,要么离,就这么简单。”

    米海凤说完,直接站了起来,离开了包厢,将裴绵绵一个人丢在这里。

    裴绵绵一脸茫然,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干妈对她这么冷淡,如果是以前,早就会帮她教训乔祁了。今天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的态度发生长这么大的变化?

    原本还想利用干妈去打压乔祁妥协,可现在她自身都难保了!还差点因为这件事得罪干妈。她能在这里混,都是因为干妈\/的缘故,离开干妈她什么都不是。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跟她作对?

    从裴施语打压她的头条开始,她就事事不顺,这个女人真是个大灾星,只要遇到她,她就没有顺心的时候!

    米海凤从包间里走出来,挂了个弯走到隔壁没人的包间里,拨了个电话出去。

    “喂,大姐,那个裴绵绵以后就这么不管了吗?如果是这样,我可就把她踢了,这女人完全是个蠢货,带出去我都嫌丢我的脸。”

    米海凤眼底尽是嘲讽和不屑,如果裴绵绵在这里,看到这样的她,肯定更加诧异。

    在她心底,自己的干妈虽然很泼辣,但是非常的宠爱她。哪怕刚才冷淡态度,也只以为是干妈恨铁不成钢,觉得她没有惦记一个渣男罢了。

    她一直不知道,所谓的干妈,不过是别人放在她身边的一枚棋子罢了。

    而她,也早入了这盘棋中,即将变成一颗废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