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渣男贱女分崩离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4章 渣男贱女分崩离析

    乔家。

    大堂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瓷器玻璃碎片,垃圾散落一地,好像被狂风路过一样。

    裴绵绵觉得还不够,不停的到处打砸,恨不得将这间屋子拆了似的。

    “乔祁,你对得起我吗,我在外头辛辛苦苦的为你奔波,你倒好!竟然背着我勾引别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佣人的女儿,你就这么饥渴,这么饥不择食吗!”

    乔祁不停的躲避这裴绵绵砸过来的东西,原本觉得有些愧疚,现在也被裴绵绵的歇斯底里惹怒了。可这件事是他的错,所以依然忍着气在解释:

    “我都已经跟你说了!那天我喝多了,以为她是你,所以才会……”

    “呸!少跟我说什么酒后乱性,你以为我是蠢货吗吗,这种漏洞百出的借口也会相信!那种事不管醉成什么样,都不可能跟小说里说的那样,真的没有任何知觉。分明你是故意半推半就,还跟我在这里装无辜!”

    乔祁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一个被人骗了两次的蠢货?你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当上乔太太的。”

    裴绵绵这时才反应,当初她是怎么爬上乔祁的床。

    乔祁一开始虽然对她有些心动,却还是维持着他的底线,一直在避开着她。后来她只能骗他喝酒,还在酒里丢了药,让两个人发生关系,让他没有退路。

    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天竟然变成她被人三了!

    不一样的是,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而她并没有。

    这还真是讽刺啊,她想起了那句话,人为三必会被三之。

    可是裴绵绵怎么肯承认自己是错的,在她眼里,永远是别人对不起自己。要不是当初她的那个好姐姐要挟她的爸爸,非要嫁给乔祁,乔祁最后也会是她的!

    她不过是夺回自己的东西,使了一点手段那也是权宜之计,跟那种妖娆贱货完全不同。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乔祁,我告诉你这件事我跟你没完!那个孩子必须打掉,秦妈还有那个贱女人,全都给我卖到南洋去。他们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嘛,让他们被千人骑万人踩!”

    裴绵绵恶狠狠道,眼底闪烁着怨毒。她这么漂亮,在外头被这么多人捧着,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被一个小女佣给睡了,还妄想登堂入室,和她平起平坐,这让她情何以堪!

    乔祁听到这句话,完全惊呆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善良带着一点天真的女孩吗,虽然这段时间他看到了她的虚荣,她的泼辣。可她只以为是小女人的任性还罢了,完全没有想到她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裴绵绵,同样的事你也经历过,如果小语这么对你……”

    “你少跟我提她!我跟她这个蠢货才不一样。”裴绵绵恼怒极了,她现在完全听不得这三个字。

    她费尽心思的在外面讨好各种人,花了那么多钱做营销,可现在依然没有什么名气。

    走在大街上,没有几个人能认出她。

    她去拍戏,所有人都无视她的存在,去捧那些没有自己百分之一漂亮的整容脸。

    而裴施语什么没有做,竟然比她还要出名!

    她好不容易赢得大导的一个小角色,随时还要做好被替换的危险,可是却有人告诉她,这个大导一直想要找裴施语那个什么狗屁魔鬼助理,演绎这部戏的一个重要女配。

    这个角色番位仅在女主之下,人设比女主还好,是她朝思暮想的角色。

    结果她怎么努力都拿不到,裴施语什么都没做,甚至连拍摄现场都没有去过,导演就想找她演绎。她不愿意,导演还三顾茅庐,这让她情何以堪!

    凭什么,凭什么她处处都能压自己一头。

    以前在学校也是,别人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全都叫她裴施语的妹妹。她就像一个影子,永远无法登上耀眼的舞台,只能作为裴施语的附属出现。

    她最得意就是从那个女人手上夺走了她最心爱的人,说明她的魅力比她不知道高多少倍。

    可没有想到,她现在依然被这个女人打压!

    现在她的丈夫竟然还敢提她,还拿她和她对比,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贱女人抓过来痛打一顿。

    “裴绵绵,你别忘了你是乔太太,不是市井泼妇!”乔祁也不再怜惜她,这种女人就不该对她客气。

    “乔祁,你吼我干嘛!明明是你对不起我,你竟然敢吼我。是不是有了新女人,就觉得我碍眼了,想要跟以前一样,把我踢走然后娶那个低贱的女人?!我告诉你不可能!除非你把整个乔家都给我,否则你别妄想把那个女人领回家,让她生下你的孩子。”

    裴绵绵眼神恶毒,这是她的家,她没有放弃之前,谁也不生把她给踢出去。

    “裴绵绵,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裴绵绵笑了起来,“明明是你做错,你还有理了。我要告诉我干嘛,告诉她你欺负我,让她再也不给乔氏合作!”

    乔祁听到这句话心底一颤,他很清楚裴绵绵干妈的能量。他可以不靠她挽回公司,可如果她跟乔氏为敌,那么他完全没有了退路。

    但是让他这么妥协,他不想,不愿意!

    裴绵绵看他没有了刚才的气焰,顿时笑了起来。

    刚才她发火还真是没意义,早知道就用这招了。

    权力掌握在手里的感觉还真好啊,看着如同丧家犬一样的乔祁,心底又是鄙夷又是得意。

    她傲慢的抬高下巴,踏着细细的高跟鞋跨过地上的重重障碍,优雅又轻盈。

    “乔祁,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赶紧把那个女人处理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这句话,她直接走出了家门,开着自己的法拉利消失不见。

    乔祁顺手抓住一个花瓶,直接朝着地上猛砸。

    碎片四处炸开,如同这个家一样,分崩离析。

    这就是他要的吗?

    乔祁再一次问自己,永远受制于人,永远不能真正的做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