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3章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裴施语靠在男人的怀里,这样才让她觉得踏实。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觉得整个人飘忽。很多事情都颠覆了她的想象和认知,觉得很多事好像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这种感觉并不好,尤其这些信息都是她的生母传递给她的,更是让她难以适从。

    如果她的妈妈过得不好,她这个做子女的怎么可以视而不见?这样的事她做不来。

    尤其知道当年她被抛弃,是情非得已之后,她更是没法无视她妈妈此时的处境。

    “发生了什么事?没头皱得这么紧?”封擎苍用手指抚平她眉间的褶皱。

    裴施语顿了顿:“我今天是被她邀出来的。”

    “她认了你?”

    “你怎么知道?”裴施语抬头,正好与他深幽的眼眸对视。

    男人的眼睛非常漂亮,灿若星辰。虽然很多人觉得太过凌厉,她却能从里面感受到无限宠爱,让她觉得十分踏实。

    封擎苍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都写在你的脸上了?。”

    “有这么明显吗?”裴施语摸着自己的脸,心事写在脸上这点可不太好,太容易被人看穿。她可是要立志做个女强人的,这样单纯怎么在一群老狐狸里混啊。

    “在我的面前,无需隐藏,在别人面前注意就好。”

    裴施语轻轻一笑,非常乖巧的应下。

    她可不想做一个天天带着面具的人,那样也太累了,而且没什么意思。工作的时候认真无可挑剔,生活中放松做回自己,是她最期盼的状态。

    “她跟你说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烦恼?”

    裴施语顿了顿,最终还是决定把今天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跟男人说起,希望有个人帮她分析。

    她很清楚自己的弱处,只要遇到感情上的事,她的脑子就不太好使。男人头脑清醒,又是个旁观者,会比她清醒得多。

    “她是这样说的?”

    裴施语点点头:“是的,都是原话。我觉得她可能过得并不好,今天没有妆容的支撑,穿着也没有那么艳丽,看起来有些憔悴。”

    冷静下来,她发现今天的施玲和那天第一天看到差距非常大。虽然都是同一张脸,同一个人,可整体的气质都变了。

    “回忆起来,简直和我第一次看到的是两个人。这可能才是她真实的状态吧,那天不过是虚张声势。”

    裴施语这么一想,更加为顾老夫人担忧。想到今天她透露的那些信息,虽然都不完全,却也足以让人知道她这些年的艰难。

    “你为什么就这么肯定,今天的她才是她真实的状态?”封擎苍反问。

    她微微怔了怔,想了想道:“我觉得今天的她更像她自己。”

    “你确定是更像她自己,还是更像你心里想象的妈妈形象?”封擎苍盯着她,凌厉的眼神让她无所遁形,让她必须直面自己的心。

    裴施语心底一跳,脑子嗡嗡嗡的,好像电视收不到信号,一片雪花。

    “可是,她就是我妈妈啊。”她半响才呆呆的开口。

    封擎苍看她这副模样,顿时有些心疼,亲吻着她的额头道:“她既然不希望你知道过去的事,你就不要去在意。至于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你可以亲自去看看。”

    “可是她说过我不能明面上认她,否则会带来麻烦。”裴施语有些沮丧道,心底暗恼自己太过担心。明明很早之前她说过只要能看到自己的父母就已经很满足,可当看到的时候,又希望对方能够认她。

    现在认她了,又希望能够正大光明的叫她妈妈,真是越来越贪心!

    “过几天顾家要召开宴会,庆祝龙凤胎满十八岁,他们邀请了我。到时候我你做为我的女伴,和我一起前往。”

    裴施语听到这话更是诧异不已,心跳得非常厉害。

    “你不是很少参加这些宴会吗?”封擎苍的独来独往极少应酬非常有名,参加的宴会屈指可数。这种无聊的生日宴会,还不是当家人的生日宴,根本不信有人会相信他参加。

    封擎苍笑了笑:“那是我觉得不值得。”

    “是因为我吗?”明明知道答案,裴施语依然想要从他的嘴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男人挑眉,嘴角微微勾起,背靠在沙发上,一副慵懒的模样,看起来性感极了:“不然呢?”

    裴施语的脑子蹭的一下热了起来,抱起男人的脑袋,直接吻了下去。

    男人非常配合的张开嘴,搂住她的腰,大手按住她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刚刚开始如同轻风细雨一般,细细的品味着彼此的气息,温和如暖风,温暖两个人的心。

    心,跳得越来越厉害,呼吸越来越困难,由唇为点灼热的感觉扩散到全身,喷出的气息都变得燥热起来。

    男人一改刚开始的温柔,变得霸道又狂野,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洗礼的她唇。

    手在她的身上摩挲着,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

    她,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伟岸和硬挺。

    他,清楚的感受到她的柔软和娇媚。

    裴施语第二天从床上醒过来,回想昨天的香艳场景就忍不住捂脸。她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两个人明明在说正事,不知道怎么就滚到床上了。

    可畅快淋漓的滚床单,让她心中的彷徨散去了不少。往事不可追,唯有珍惜现在才是关键。

    她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并不影响未来她应该做些什么。

    如果她的母亲现在过得不好,她就会想办法把她接出来,以后好好孝顺她。

    “昨天都没机会问弟弟的病情怎么样了。”裴施语想起这件事,顿时十分懊恼。

    她一想到自己又多了两个亲人,就觉得非常开心。

    “如果能够认他们就好了。”裴施语很喜欢自己有弟弟妹妹,小时候对裴绵绵一直都非常关心,所以后来才会伤得那么重。

    想到裴绵绵,裴施语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又很快散去。

    两个人已经形同陌路,不管她过得怎么样都跟她无关了。

    这时候的裴施语并不知道,乔家现在发生了一场家庭大战。

    原因,和她之前遇到的一样——小三插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