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2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又知道如果当初我不是被人害了,根本不会嫁给一个可以做我父亲的丈夫”

    这句话信息量巨大,裴施语的脑袋炸开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当时你不是在京城,和总统夫人在一起吗?她怎么没有制止这种事发生?”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这种隐情,脱口而出。

    原本期期艾艾的施玲猛的抬头:“你怎么知道!”

    裴施语这时才想起自己说漏了嘴,把自己之前就找人调查过她的事,给透露了出来。

    她看着施玲凌厉的双眼,不由吞了吞口水,脑子有些糊了,整个人诧异不已。这样的妈妈有点……可怕,就像那天她遇到的一样,充满了陌生感,和之前完全不同。

    施玲这才反应自己反应过大,眼神顿时柔了下来,又怒又担心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胡乱调查呢,如果惹到不该惹的人,你知不知道你随时会掉脑袋的!”

    “对不起妈妈,我只是看到你,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所以才找人去查的。”裴施语释然,原来是担忧她,怪不得那眼神这么犀利。这就是有妈妈的感觉吗,随时关心着你。

    可不知道为何,她不想说得太仔细,半隐瞒半坦白。

    施玲深深叹了一口:“孩子,下次别做这样冒险的事了。”

    “我并没有查什么,只是看你有没有可能是我妈妈而已,并没有兴趣挖总统夫妇的**。”裴施语觉得她反应过度,她有没有去调查总统夫人和总统,哪里会出什么事。

    “别人可以,你绝对不能暴露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施玲说完这句话,瞪大眼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裴施语被她这样的动作弄得十分诧异:“为什么?”

    “你,你就别问了!记住,妈妈这都是为了你好。”施玲遮遮掩掩,反而更加勾起裴施语的兴趣。

    裴施语心底的谜团越滚越大,原本她以为找打妈妈,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就解开了。没有想到她发现这个谜团不仅没有解开,反而越发扑朔迷离。

    她见施玲不愿意说,也没有逼问,又把话题拉回。

    “妈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

    施玲苦笑:“当年的事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其实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那妈妈就别想了,那些不愉快已经都过去了。”裴施语怕勾起她的不愉快,也就没有追问。

    施玲没有想到她会顺着自己的话说,整个人怔了怔,主动把话题拉回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你之后,回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施玲深深叹了一口,眼底尽是忧伤。

    “当年我跑到京城,以为能逃开这里的是是非非,没有想到,从老虎窝里出来,又掉进了狼窝。”

    “这……”裴施语不可思议的瞪大眼,这句话难道是在暗示总统夫妇其实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好?实际上当初她的妈妈在那边过得并不开心?

    “瞧我,都说不要说以前的事了,又开始说个没完。这人年纪大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施玲讪笑道,眼底却闪过无尽的忧伤。

    裴施语沉默不语,今天接收的信息量太大了,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正在这个时候,施玲的手机响了。她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神色明显不太正常,好像非常惧怕什么。

    她接起电话,身体缩卷成一团,非常小心翼翼和胆怯,说话声音都弱了不少。

    “好,好,我,我马上回来,没,我只是,只是出来喝杯咖啡。好,好,我,我知道了。”

    声音断断续续非常怯弱,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整个人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妈妈得离开了,我们下次在找时间见面。”施玲神色恍惚,看起来害怕极了,好像这间包厢外面是猛虎野兽,只要一打开门就会被吞噬一样。

    “妈妈,你,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是不是顾家人对你……”

    施玲连忙捂住裴施语的嘴巴:“你,你不要乱说话,顾家人不是你能惹的!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对外说什么,也千万不要去调查。妈妈能找到你已经非常高兴,不想你陷入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你只要好好的,妈妈就会好好的。”

    她说完这句话,就慌慌张张的开门离开了。她出门看到守在外面的两个佣人的时候,虽然硬撑着摆着贵妇人的架势,可裴施语明显感受到了她的害怕和抵触。

    这个模样让她完全无法和之前跋扈嚣张的顾老夫人放在一起,这才几天功夫,为什么一个人的形象会落差这么大?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差错?

    裴施语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好,之前看着就是养尊处优的模样,可今天的对话完全颠覆了她之前的设想,让她心底乱成一团,好像陷入迷雾之中,看不清前面的方向。

    她的脑子乱成一团,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随便抓出一条,里面都隐藏着一个秘密。她有一种预感,不管哪一个,如果公之于众,都会掀起大波。

    她恍惚的离开咖啡店,站在大路上,冷风吹过让她的脑子有了一丝清醒。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车门被打开,走下一个身材修长笔挺,面目俊朗的男人。

    裴施语原本正在想自己的事,并没有注意,可男人的存在感太强了,让她抬起头来顿时微微一怔。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男人嘴角微微翘起:“你是我的太太,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知道。所以,你别妄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裴施语顿时浅浅一笑,这种腻死人的甜言蜜语,她怎么听都不会觉得厌烦。看到男人,心中的烦躁也随之散去不少。

    她主动的走向前抱住男人的腰,头靠在他坚实的胸前:“我好想你。”

    男人搂住她,低头在她的耳边低音:“真巧,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