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扑朔迷离的身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1章 扑朔迷离的身世

    裴施语将她搂入怀中,眼眶也不由红了起来:“妈妈,现在有我在,有什么事我可以和你一起分担。”

    “外人都以为我觉得我嫁给有钱人,过得很好,可谁又知道我的苦。”施玲一边流泪,一边述说着自己的苦闷。

    “我自己就算了,多苦多难,我都忍下来了。可怜了你的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多少钱养着都没用。”

    “弟弟怎么了?”裴施语对这个素未蒙面的男孩也有所耳闻,相比顾芮,这个男孩可谓悄无声息,只知道身体不太好。

    “他和你妹妹本来就是早产,身体很不好,你妹妹是女孩还罢了,你弟弟是个男孩……”施玲说到这里,连忙打住,慌张看了裴施语一眼。

    “怎么了?生病和他的性别有什么关系?”裴施语不解道。

    “病的本身和性别没有关系,但是治不治却有关系。”施玲眼神躲闪,整个人变得很小心,不时望向门口,生怕有人偷听似的。

    “妈妈,怎么了?”

    “没,没事,总之啊,他现在的身体很不好。”施玲整个人非常慌张,说话半遮半掩,就是不给人一个痛快。

    裴施语被这种半只半解的样子弄得很是郁闷,却也能从只字片语中猜出了什么。

    这世道说是男女平等,实际并不然。不敢豪门权贵家庭,还是普通老百姓,男女在继承权上经常有差。

    女孩对于很多人来说,以后是要嫁出去的,以后就会是‘别人’家的人。

    所以,一般来说家里有公司的时候,会给女孩很多陪嫁,但是不会让女孩继承公司。或者是继承一小部分,大权放在儿子身上。

    虽然不是所有家庭都是如此,可那种大家族里这种腐朽遗风很是盛行。

    施玲的这些话透露了一个信息,顾家人害怕她那个弟弟成为夺取家产的一个劲敌,所以‘让’他的身体好不起来,没法像普通人一样,健康成长学习很多东西,以便以后好在公司里谋求一个重要位置。

    就像封家,对封潇潇的教育属于宠爱却不会要求什么,而封擎宇却是不同。明明他很喜欢搞科研技术,对这方面也很擅长,却硬是把他拖去学习他最为薄弱的管理。

    这让他本人痛苦不已,而且极度的打击了自信心。封董事长不知道这个道理吗?不,他肯定非常清楚。

    但是依然强迫他,就是因为想让他以后能继承公司,对封潇潇却不会这么要求,甚至不让她触碰这些。

    “妈妈,你是说有人不希望弟弟身体好?”

    施玲皱紧眉头,并没有说话,沉默代表了一切。

    “顾总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毕竟是他的弟弟,他不会狠心到这个地步吧?”裴施语眉头紧皱,顾家和封氏业务交集虽然不算很多,分别处在不同的领域。

    但是作为一个全国闻名的企业,裴施语也曾有所了解。

    顾墨这个人虽然性格也比较冷酷,可风评还是很不错的,并没有听说他有什么不利的传言。

    而且他管理公司,非常具有人性化。封擎苍也对这个男人也非常佩服,说他非常有能力,为人正直。且说顾家家风很严,祖上是贵族出身,极具规矩。所以虽然都是家族企业,没有像封氏那么多事。

    她愿以恶意揣摩别人,只希望是一场误会。

    一个母亲因为太过于宠爱自己的孩子,孩子身体不好,总觉得是比人害的,虽然心理有些不正常,却也不难理解。

    施玲怔了怔,脸色有些不好看,眼眸里透着怒意,不过一瞬,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你这孩子,胡乱猜什么呢。”

    “妈妈,是我的错。”裴施语不好意思道,她妈妈什么都没说,她就不知道想哪里去,确实不应该。

    施玲抚摸着她的头:“总之,现在能你找你的,妈妈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弟弟的身体现在怎么样?”裴施语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认妈妈,之前想要断了这边的联系,所以不愿意多想。

    可现在认下了妈妈,就不由想要知道更多的东西。

    想到她还有两个和她有同样血缘的两个弟弟妹妹,就觉得开心极了。

    裴绵绵伤透了她的心,她希望和她流着同样血的弟弟妹妹,会有不同。

    一说到顾笙的身体,施玲就变得愁眉苦脸:“他真的很不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法好好保护他。”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双胞胎本来就很容易出问题,您这样说弟弟肯定会觉得很愧疚的。”

    施玲摇摇头,想到从前的事,她一脸愧疚。

    “你不知道当初我怀他们的时候有多艰难,他们是我意外怀上的。原本想要打掉,结果发现不好打,所以只能放弃。可当时没有任何准备,不知道竟然已经怀孕了,一直坚持工作,导致怀像不好。后来还摔了一跤,导致早产,结果让你弟弟的身体很不好。”

    裴施语没有想到这里头会有那么多事,也怪不得弟弟的身体不好,双胞胎本来就不容易,还这么折腾,能顺利生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病从娘胎里带出来,也就非常难以医治了。

    “为什么想要打掉?怀的时候就发育不好吗?”裴施语不解道,顾家当时就一个儿子,对于这种大家族来说还是太少了。而且她已经抛弃,施玲相当于没有孩子。

    大部分女人,都觉得有个孩子才是完满。她已经嫁给顾老爷子,想要孩子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这还是双胞胎,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渴求的。

    施玲苦笑一声,拿着手绢擦眼泪:“这些事我也只能跟你说说,别人都说我嫁给顾家是高攀,觉得我伏低做小是应该。可谁知道如果当初我不是被人害了,根本不会嫁给一个可以做我父亲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