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你真的是我的妈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0章 你真的是我的妈妈?

    施玲越说越伤心,痛苦得难以自己,几近晕厥。

    裴施语连忙将她扶住,平时伶俐的嘴,此时好像被封住了一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喉咙的酸痛更是让她难以发声。

    施玲看到她没有叫她的意思,眼底充满了悲怆和痛苦,好像全世界都崩塌了一般。

    “孩子,你是不是不愿意认我这个妈妈?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抛弃了你?也对,毕竟当初是我放弃了你,你对我有怨怼也正常。”

    施玲的脸色难看极了,一直捧着心脏,眉头紧蹙。

    裴施语看着这样的她,茫然无措。等了那么多年,盼了那么久的场景,终于上演,她却哑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明明是她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顾老夫人,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女儿?也许,也许弄错了也不一定。”裴施语酝酿了半天,不知道为什么,最终说出了这样的话。

    施玲苦笑一声:“母女之间心有灵犀,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女儿,让人去调查,我果然没有猜错。”

    这种感觉裴施语也有,但是并不是很强烈。不过这种感应本来就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也许是因为两个人有些相像,所以才有一种熟悉感也不一定。

    “你,你真的是我的妈妈?”裴施语颤抖着开口,整个脑子里嗡嗡嗡作响,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是的,我的孩子。我就是你的妈妈,你看看你的这双眼睛,和我多像啊,还有你的鼻子嘴巴,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我那天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孩子,你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你跟他们也非常相像。”

    施玲手指颤抖着抚摸着她的脸,勾画着她的轮廓。

    “妈妈!”裴施语一把抱住她,泪,不停的流着。她梦里多少次想要投入这个温暖的怀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常常会想,如果她的妈妈在她的身边该多好啊。

    看到裴绵绵不管做什么事,都有妈妈在身后做后盾的时候,她就想着,如果她的妈妈在该多好啊。因为她有养父的宠爱,养母一直偏心裴绵绵,对她根本谈不上好,妈妈的角色一直是空缺的,所以对爸爸的期待并没有妈妈那么强烈。

    现在她的妈妈终于来找她了,如何让她不激动,之前的不愉快也被丢到了脑后。

    “我的孩子,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那样对你。”施玲紧紧的搂着她,母女两个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不,妈妈,我过得很好,我知道你当初也是没有办法。”裴施语松开手,抽出一旁的纸巾递给施玲又给自己抽了一张。

    施玲拿着纸巾擦眼泪,听到她的话,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你真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看到你长得亭亭玉立的样子,妈妈心底的愧疚也没有那么深。”施玲深深叹了一口气。

    “妈妈,我理解你。”裴施语顿了顿,想了想问道:“我的爸爸……”

    施玲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裴施语顿时不敢再提,只道:“妈妈,我有你就够了。”

    “不是妈妈不愿意告诉你,实在是那个人不值得你惦记!”施玲恨恨开口,眼底尽是怨毒,“他骗了妈妈,妈妈不敢留你在身边,也是怕他哪天得知真相不会放过你。”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诧异极了,按照封擎苍所调查的内容看。她应该是哪个流氓留下来的种,也很可能生父不详。

    虽然有这样的父亲很是不齿,却也不会像她的妈妈说的那样,后果会这么惨吧?

    “为什么?他想要把我卖掉吗?”

    裴施语能想到的最严重后果就是这个,看新闻里也曾有见过那些禽兽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当做私有物,拿去贩卖甚至用来发泄自己的兽浴。

    如果是这样,这个男人是有多可怕!可是当时她的妈妈不是已经跑到总统夫人那里了吗?虽然那个时候总统还没有成为总统,可势力已经非常庞大,根本没有人敢招惹。

    施玲眼底闪过一丝惶恐,紧紧咬着下嘴唇,半响没有动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不管多可怕的事都可以承受。”裴施语莫名觉得背脊发凉,总觉得事实真相是她难以承受的。

    “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你别问了。”施玲眼神躲闪,欲言又止。

    越是这样,裴施语越发想要知道事实真相,总觉得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

    “你知道又能怎样呢。”施玲苦笑,“只要你现在过得好,妈妈就放心了。只是明面上妈妈不能认你,否则很可能会害了你。”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更觉得她对她隐瞒了什么。

    “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裴施语想到她自从嫁给顾老爷子之后,行动很不自由,平时极少能出现在人前。

    而且她现在也不过四十出头,而顾老爷子已经七十多,典型的老少配。虽然不乏有真爱的,可不少也是被逼无奈。

    她的妈妈看起来过得很好,穿着非常精致讲究,雍容华贵,可眉间有着散不尽的愁容。

    施玲抓着她的手,拍拍她的手背:“妈妈只要看到你们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可仔细琢磨,却能感受到里面的无奈。这说明她过得不怎么样,所以只能依靠孩子做为寄托。

    裴施语并不着急询问,两个人才刚刚认亲,有所隐瞒也并不为奇。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就算不说,她也会慢慢明白。

    “那你现在过得好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施玲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硬是扯出一抹笑:“也就那样,过日子吗,差不多就行了。况且我现在衣食无忧,比很多人好很多。”

    说完,拿起眼前的咖啡,自信看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这样的情形,更加证实了裴施语心底的想法。

    “妈妈,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我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众。有心事就要宣泄出来,否则会憋坏的。”

    施玲再也控制不住,痛哭了起来:“孩子,妈妈这些年真的好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