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老夫人的意图-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7章 老夫人的意图

    裴施语将兰花抱上二楼,这里她并没有来过,充满了新奇感。

    精致的木楼梯将一楼和二楼连接起来,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非常的舒服。

    走到楼上,明显感受到这里比下面要安静得多,色调也比下面暗沉。

    两边墙壁挂着一幅幅画,全都是以花朵为主题。每一幅画的风格都不同,但是都能找到它们的共同之处,应该是同一个人的手笔。

    凑近一看,落款人全都是宁馨。

    宁馨,封少的母亲,典型的悲情人物。

    美丽天真富有才华,家世雄厚,曾经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偏偏遇到一个不珍惜这份真挚感情的渣男。

    当年具体发生什么事,已经难以查探,裴施语也只是从乔祁那听了一耳朵。

    望着墙壁上,一幅幅精美绝伦的作品,她不由为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女人感到惋惜。

    花房在二楼的尽头,必须要经过封少的房间。

    房门紧紧关闭着,同样的房门,不知为何,这一扇让她感到莫名的心悸

    对于传说中的这个男人,虽然知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不觉得会有什么,心底还是很微妙的。

    看不清的线把他们连在一起,让人难免会多想,只是理智牵住她。

    她把视线收了回来,径直穿越过去,把那扇门视为无物。

    走到花房,一打开她整个人都愣住。

    与其说这是花房,不如说是一个少女的房间。

    屋子里床、梳妆台、书桌、书架、衣柜等等,一个卧室所必备的东西,这里面全部都有。

    床上还铺着褥子被子,梳妆台上摆满了护肤品和化妆,就好像有人居住在这里一样。

    屋子里以粉色系为主,到处都是蕾丝花边,风格极其梦幻童话,是所有女孩子小时候最憧憬的公主卧房。

    看到这样的房间,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主人是一个充满幻想、十分天真的女孩子。

    完全没有想到,主人竟是一盆花!

    虽然这盆花很昂贵,可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有钱人的癖好,一般人还真是难以想象。

    把花当做孩子养,怪不得宁老夫人会邀请一群漂亮的女孩照顾这盆花。大概是移情作用,把花看做是自己的女儿

    所以明明知道花已经没法救了,还要费尽心思,不管多荒唐的方式都在所不惜。

    即便如此,这样也太夸张了吧,再当孩子这盆花也不会读书写字、化妆打扮啊。

    “这是大小姐的房间。”红姨突然出现,跟个背后灵似的。

    裴施语被吓了一跳,庆幸自己把兰花抱得很紧,弄掉了可就麻烦了。

    “这盆兰花被培育出来以后,就一直被养在这里。”红姨话语里充满着淡淡的惆怅。

    这是红姨第一次不带审视的目光,严厉的语气和她说话。

    看得出,红姨并不仅仅是将宁馨当做大小姐服侍,而是当成自己的女儿。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大多数人心中无法抹掉的痛。

    她望着这个充满梦幻的房间,想到这么优秀的女人早早香消玉殒,心底也涌起一种惋惜和悲凉感。

    “她一定是个很天真烂漫的人。”

    至少曾经是。

    在宁家成长时的她,很单纯和幸福,像个小公主一样,被保护得很好,没有烦恼忧愁。

    只是后来长大了,越到各种各样难过的事,渐渐就变了。

    从她的画作上很清楚的看到这样的变化。

    一个充满笑容的天真、自信女孩,渐渐变得阴郁和哀伤,对自我和世界的怀疑。

    这盆女儿香,拥有浓重的颜色,妖冶、冷艳,就像行走在黑夜里的窥探者。

    优雅又狠戾,散发出淡淡的惑人气息,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疑惑和否定,和这间房间透出的气质完全不同。

    裴施语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从一个房间几幅画还有一盆花就联想了这么多。

    大约是一幅幅画作太过生动,能明晰的传递出画师的情绪,这种情绪又深深的感染了她。

    红姨眼底闪过一丝暗沉,很快又恢复如常——冷冰冰的态度,挑剔的眼神。

    “这是每天要做的事,不能有任何差错。”

    一大沓资料递了过来,裴施语接起,翻了翻,叹为观止。

    她哪是在照顾一盆兰花,养孩子也没有这么精细的。把这一切弄完,她觉得自己都可以培育出兰花了。

    心里这么吐槽,面上却不敢暴露半分。

    这么花能拥有那么大的价值,被这么细心呵护也是理所应当。

    “是,我会仔细阅读的。”

    “光读没用,要理解要做到,每一分每一毫都不能差。”

    “是。”她低着头,乖巧的应着。

    “不管你外头有什么工作,这里的事都不能马虎。”

    “是。”

    “它喜欢别人和它说话和唱歌,但是声音不能太大。”

    “……是。”

    嘱咐了一大堆,红姨的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她完全想不通宁老夫人为什么会让这个女孩照顾兰花。

    来来往往这么多女孩子,这还是第一个被带到这里的人。偏偏,这个人每天只来那么一会,态度不够重视,行为散漫。

    她很清楚,老夫人的意图。

    不仅是因为玫瑰被救活的关系,主要还是因为老夫人一直就很喜欢这个女孩。

    再不满意和放心,老夫人决定的事,她也不能忤逆。交代完注意事项,不情不愿的出门。

    房门关上,裴施语轻轻吐了一口气,她能感受到红姨对她的不满意和不信任,只是无可奈何。

    “你瞧不起我,我偏要让你刮目相看!”

    裴施语握拳,给自己鼓劲。

    她将背包里撞着红珠水的矿泉水瓶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倒入兰花盆里。

    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兰花,唯恐错过任何一个变化。

    过了很久,兰花没有任何变化,跟玫瑰的状态完全不同。

    她是小绿的寄生者,所以对被红珠水灌溉过的人或者植物具体状态,都能敏锐察觉到其中的变化。

    哪怕很细小,很缓慢。

    可是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

    到底是因为红水珠对兰花没用,还是因为稀释太过,作用小到连她都无法察觉?

    如果是前者,她不由庆幸,这次没用像对待玫瑰那样。刚才要是大话给放出去,到时候就难以收场了。

    红水珠的无用,让她更不敢懈怠,逐条逐句的研究注意事项手册内容。

    否则因为她的失误,使得这棵本就娇贵的兰花出了事,那可就不好交代了。

    华灯初上,裴施语正打算乘电梯上楼回家,猛的发现手腕上是空的,顿时大惊失色。

    “我的手链呢!”

    她不停的在身上翻找,包里、口袋,全都没有!

    心底漏了一拍,全身都在发寒。

    这是她的亲生父母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她从小戴到大,除了入狱的那一年,从来没有离过身。

    裴绵绵曾经也很喜欢她的这条链子,一直想要问她要。从小到大,她有什么,只要裴绵绵开口她就会毫不犹豫的送给她。

    唯独这条手链,不管裴绵绵怎么哭闹耍赖,她都舍不得。

    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爸爸只是告诉她,这条链子很重要,谁也不能给更不能弄丢了。

    她一直牢牢记得这句话。

    裴绵绵当时非常生气,还跑到养母那耍赖,非要拿到不可。

    养母一直很偏袒裴绵绵,很不客气的向他索要。那时候她不明白养母为什么这么偏心,后来知道自己的身世,解释了一切。

    当时她因为拒绝,被打得鼻青脸肿,可依然抓住那条链子不妨。所幸,没多久爸爸回来了,阻止了这场闹剧。

    两人大吵了一架,有些不该说的话也漏了出来。

    也是那个时候,她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后来,爸爸专门请人打造了一模一样的链子给裴绵绵,这才平息了这场家庭纷争。

    这条链子是她和亲生父母唯一的联系,爸爸告诉她,她的父母很爱她,只是没有办法才把她给抛弃。

    现在,这么重要的链子被她弄丢了,就好像切断了她和亲生父母唯一相遇相认的可能。

    整个人好像掉进了黑洞,变得失魂落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泪在眼眶里转动着,她今天去了这么多地方,哪里还能找得回来!

    手链已经是她身上的一部分,太过熟悉反而不去注意它的存在,连最后一眼看到它的时间都给忘了。

    对了!

    脑子突然一闪。

    今天她抱着兰花盆上楼的时候,手上好像不小心扯了一下,是不是那时候链子给弄丢的?

    念头一落,裴施语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