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顾老夫人来认亲-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69章 顾老夫人来认亲

    来电的人是顾老夫人施玲,裴施语的生母。

    裴施语听她自报家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那天的不欢而散,裴施语还以为从此可能就这样分道扬镳,无视彼此的存在。

    她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是一场灾难,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她不想要见到她,觉得厌憎,虽然有些冷酷却也不难理解。

    可是没有想到,没过几天,她竟然又来联系自己。

    裴施语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她其实没有这么无情是吗?

    “老夫人,您好。”裴施语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可说出的话依然难免带些颤抖。

    “中山路会亭咖啡,我在那里等你。”说完,施玲直接挂了电话,完全没有想要寒暄的浴望。

    裴施语微微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机,心中百感交集,难以言语。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电脑的东西拷贝好,就关机出门。

    明明知道这可能不是什么友好的谈话,可如同着了魔一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不知不觉就往那里迈去。

    那个地方距离这里并不远,很快她就来到了那个咖啡馆。

    这里的接待是以前民国时期建设的,充满了当时的味道,咖啡馆在一个小别墅里。环境优雅复古,陈设精致讲究,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一推开门,浓郁的咖啡味道迎面扑来,悠扬的古典曲子让人一下子让人放松下来。

    “小姐,请问您几位?”身穿着素色旗袍的服务员迎了过来,训练有素,一举一动非常得体。

    裴施语往里面望了望:“我找顾老夫人。”

    “原来你就是顾老夫人等待的贵客,请您跟我这边来。”服务生了然,将裴施语带到一个隐蔽的包厢里。

    她一走进包厢,一双审视的目光就上下打量着她,直白毫不掩饰,就像在打量什么货物一样,让裴施语很是别扭。

    “顾老夫人,您找我?”裴施语先开口道。

    施玲这才收回目光,下巴微微抬起指着眼前的椅子:“坐吧。”

    裴施语入座,在这个人面前她非常的拘谨,没有来由的紧张,有些不知所措。总有一种不真实感,这就是她的母亲?她找了那么久,念了那么就的妈妈?

    “你今年二十五岁,是被裴家收养的孩子吧?”施玲捏起杯子,在嘴边轻轻茗一口,缓缓开口道。

    裴施语的心猛的跳了一:“是的。”

    “我以前也有个女儿,跟你一样大。”施玲涂抹着艳红色的修长手指轻轻抚摸着茶杯口,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裴施语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手在桌子底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是吗,那她现在在哪里?”

    “我把她给扔了。”施玲轻描淡写道,嘴角还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为什么?她就让你这么讨厌吗?”

    “并不是她的错,是我看到她就没办法平静,因为她来得太过尴尬。那时候我也很年轻,无法接受很多东西。”顾老夫人语气里透着苍凉,整个包厢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

    这时候的顾老夫人和那天嚣张跋扈的样子,完全不同,妆容也没有那天那么艳丽。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气质相较之前温和许多。

    裴施语被这种气氛所感染,眼前顿时模糊起来,却强压着不让自己落泪,嗓子眼酸楚极了。

    “你想要找回她吗?”她哽咽开口,声音因为压抑变得有些低哑,她拿起眼前的杯子,喝了一口她并不喜欢的咖啡,想要将那种酸涩压下去。

    “日思夜想。”

    这四个字狠狠的砸在裴施语的心上,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年都没有去找她?”

    施玲苦涩一笑:“我不敢,我害怕,我怕她不会原谅我,我是不是很狠心?”

    “怎么会!她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她是你生的,理解你所有的痛苦。”裴施语连忙道。

    “真的吗?”施玲静静的看着她,眼眸里透着期待。

    裴施语重重的点头,哽咽着开口:“当然,她等一天等了很久。”

    施玲的眼眶也红通通的,眼泪瞬间也落了下来。

    “孩子,我就是你的妈妈。”施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抓住裴施语,满脸泪水。

    “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都是妈妈\/的错,妈妈当初不应该抛下你。”

    即便心底做好了准备,裴施语也依然被震惊了,日思夜想的场景,竟然真的实现了!

    明明前几天,她已经做好了从此她将是一个人的准备。不再想自己的身世,好好的珍惜现在活下去。没有想到没过两天,她的生母又回头认她。

    这,这……也太戏剧性了,让她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施玲看她木愣愣的没有任何反应,表情变得极其痛苦。

    “孩子,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抛弃了你?怪我那天撒了你一身茶水?是妈妈错了,是妈妈错了!我看到你实在震惊了,整个脑子乱嗡嗡的,想到了很多不堪的过去,所以才会做出和平时完全不同的举动。”

    “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大人之间的错误,放到你身上。这几天我彻夜难眠,我想到你从前小小一团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你什么都懂就被我让人送走,我以为我这样就会解脱,就会忘记那些让我想要死去的不堪过去。”

    “可是我错了,你被抱走了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我害怕你过得不好,我害怕你被人欺负,我害怕我以后再也没法见到你。孩子,给妈妈一个补偿的机会好不好,让我以后好好疼你,你今后再也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