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64章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场的人都怔了怔,明明知道裴施语是这里的老板,还让人去端茶倒水,这……不太合适吧。

    专门负责服务的晓雪连忙道:“我这就给您倒。”

    “我叫你了吗!”顾老夫人怒瞪,态度严厉,那态度明摆着就是要故意刁难。

    大家心底顿时有些不舒服,虽然顾客至上,也见过不少刁钻的客户,却没见到这么难伺候的。故意让店里的老板去伺候自己,这样的店不管谁进来,对服务生挑剔是常有的,但是对幕后老板还是给几分面子。

    毕竟能在这种地方开店,还敢收费这么高的,全都是有背景的。

    “请您稍等。”裴施语给大家一个安抚的眼神,就亲自给老夫人倒茶。

    顾老夫人眼皮都懒得抬,那态度好像裴施语是一个低贱的奴仆一样。

    美容院里其实并没有那么死板的规定,她是老板就不能做这样的事,有时候她会顺手给大家泡茶。她从前学过茶艺,泡茶的技术高于大家。

    只要能给客户带来美好体验,并不在意这样的小事。

    可对方故意刁难想要使唤她,还这还是第一次。

    裴施语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生母。

    她就厌弃自己到这个地步吗?她能感受到她眼里的审视,总觉得她好像猜到了她是谁。即便猜不到,熟悉的面容,常人都会觉得亲切,她却明显的厌憎。

    裴施语苦笑,心底的失落感更强了。

    罢了,这家店如果不是她的关系,她也没法子办起来。算起来,她也是这家店的功臣。

    况且子女给父母倒茶,本就是应该的事。

    裴施语不停的进行自我调节,才没有让她感觉太难受。

    “老夫人,您的茶。”裴施语将茶端给她,面带微笑,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故意刁难而有所怠慢。

    笑容如百合花一样绽放,温和清纯,让人眼前不由一亮。

    灿烂又不会刺眼,让人觉得很舒心。

    施玲看到这样的裴施语,想到了什么,拳头握紧隐忍着什么。

    “嗯。”施玲捏起茶杯,刚到嘴边轻茗一口,眉头一皱直接将杯子砸到裴施语的身上。

    “这么烫!你想烫死我吗!”施玲猛的拍桌,先发制人。

    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看着身上的衣服被茶水给糟蹋的痕迹,愣愣的怔在原地,完全忘记了反应。

    “这点事都做不好,让我怎么放心给你们做脸!别到时候把我的脸都给毁了!”施怡横眉倒竖,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顾老夫人……”

    “不做了,收费这么高,除了忽悠人,什么都不行!要我看外面的口碑都是水军买的,什么玩意。”施玲,直接踏着高跟鞋气汹汹的离开了。

    事情发生不过一瞬,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这个顾老夫人的脾气也太大了吧。”久久,大家才回过神来,心底都无比震惊,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开业这么长时间,而且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以前不知道接待了多少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嚣张跋扈的。

    尤其他们‘韵’不是一般的美容院,是顶级的私人会所,就算有人仗着身份趾高气扬,却也不会做得这么难看。

    “是啊,又不是什么大事,至于这样吗。”

    裴施语心中百感交集,脸色非常的难看。

    “老板,您衣服都弄脏了,我们这里还有备用的衣服,你去换一下吧。赶紧拿去干洗,应该不会留下痕迹。”苏珊看到裴施语一脸受伤和怅然,不由也觉得心疼,开口安慰道:

    “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有恨不得跪下来求我们的,也有这种完全不把我们当回事的。我们‘韵’开业时间还是太短了,等我们做大了,口碑真正建立起来。不管谁来了,都会给我们面子的。”

    “我没事。”裴施语想要扯出一抹笑,却发现自己完全笑不起来。

    “小语,怎么回事?我刚才看到顾老夫人气冲冲离开了……你的衣服怎么了!”卫小萌冲进来,就发现不对劲。

    “还不是那个顾老夫人不知道怎么,突然发飙洒了老板一身茶水。还好茶水不是很烫,否则就要被烫伤了!”晓雪为裴施语打抱不平,虽然只是相处短短一段时间,裴施语的好她们都看在眼里。

    虽然工作上要求严厉,可私底下却非常大方,平易近人。

    光是每周的养生汤,就足以让她们膜拜的。尤其她还是深渊大神的私人助理,她当初还是她的粉丝呢!更别说什么封少、顾少等等。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以这样!”卫小萌也诧异极了,虽然她从裴施语的只字片语中,也猜到了当年的事。

    可就算这样,顾老夫人也不能这样啊!

    “她是不是认出你了?当年的事又不是你的错……”

    “小萌。”裴施语连忙打断她的话,“你带我去换一身衣服吧。”

    卫小萌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话不能在这里说,连忙住了嘴。

    两个人来到休息室,一关上门,卫小萌就焦急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啊?怎么把她给惹了,我看她好像生了好大的气。”

    “我觉得她应该是认出我了。”裴施语苦笑道,胸口好像堵着什么一样,重得让她难以呼吸。

    卫小萌只是怔了怔,很快就反映过来:“那为什么她要这样?这,这……”

    “大概是我的来历让她很痛苦吧。”裴施语瘫软在沙发上,目光呆滞。

    “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不用这样对你吧!好歹是顾家的老夫人,怎么跟市井泼妇一样。”卫小萌为好友打抱不平。

    她想到这段时间打听到的传言,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听说当初她是靠手段勾引顾老爷子上位的,顾家人很是不喜欢她,但是迫于什么压力才不得不娶。所以顾老爷子这些年都没有带她出来,而且很久之后才让她怀上孩子。”

    裴施语想起她从前的过去,出身困苦,利用小流氓对付自家人,结果被反噬。又看刚才的刁钻模样,她不得不接受自己的生母是这样的人,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