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这竟然是亲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63章 这竟然是亲妈?

    “她找我干什么?”裴施语脱口而出,语气有些不好。原本有些不平静的心,又变得乱糟糟的。

    她是不是认出她了?刚才她震惊的反应,她看得非常清楚。

    眼底的不可思议,甚至带着一种惶恐的眼神,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她依然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厌恶和排斥的情绪,这也是刚才她失态的缘故。

    “应该是让你更了解她的状况吧,这样才能拿出更合适的方案。”小红心底微微诧异,这不是常有的模式,老板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裴施语这才回过神,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卫小萌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你没事吧?如果觉得别扭,就不要勉强自己。”

    “我没事,她是我们的客户,不能厚此薄彼。”裴施语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

    裴施语走到保养室门口,闭上眼睛再睁开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敲门而入。

    “顾老夫人,您好。”

    施玲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直勾勾的打量着她。态度傲慢,和之前的失态完全不同。

    “你叫裴施语?”

    “是的。”

    “今年多少岁了?”施玲慢语气透着高高在上的味道,轻慢中透着冷意。

    裴施语心底一揪,她其实已经做好被厌恶的准备,毕竟她的出生,对于眼前这个女人来说是一场灾难。可当真的听到她这样的轻蔑询问,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带着厌憎,依然忍不住会难过。

    “顾老夫人请您放心,我的年纪并不影响我们产品的效果。”裴施语态度十分礼貌,却没有包含什么感情。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这么冷漠应对,明明她的内心如此的渴望亲情。

    可话一出来,就是这样的语气,自己都无法控制。

    施玲皱起眉头,对这样的反应非常不满,恼怒道:“你们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裴施语沉默不语,她现在都没法解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顾老夫人,年龄是每个女人最珍贵的秘密,裴小姐不想说也很正常。况且正如她说,我们的产品效果才是最关键的。”lin的大弟子,也是业内有名美容师的苏珊连忙打圆场道。

    施玲冷哼一声,虽然依然很不悦,却没有再发飙。

    “希望你们的能耐不是只放在耍嘴皮子上。”施玲冷冷开口,趾高气扬的,好像所有人都是她的佣人一样。

    ‘韵’开张这么长时间,接待过很多顾客,傲慢的人并不少,可像这样不可一世的不是没有,却也是极少的。大部分贵妇名媛不管本身如何,在外头都会表现得落落大方,十分礼貌。

    虽然对于他们这些服务人员,也不是太能瞧得上,却不会轻易得罪。尤其看到效果之后,更是佩服不已,不敢太过嚣张,就怕失去入会资格。

    这当然不仅仅是产品效果很牛的缘故,也是因为封擎苍等人送的东西立在那,起了一个震慑的作用。

    ‘韵’开张没多久,不是没有人上门想要找茬,收保护费什么的。可以看到封擎苍还有唐佩送的礼物,非常识相的就离开了。

    这年头想要干点什么,没点背景很容易引来麻烦。

    裴施语这段时间已经练就出来,不会因为对方的轻慢态度而难过,只要不触及底线,她并不以为然。

    客户花了这么多钱,宣泄一下自己憋屈的情绪,体验一下高人一等的服务,也未尝不可。

    可看到施玲如此,失望的情绪充斥了她的神经。之前她把妈妈这个词想得太过神圣太美好,尤其那张相片,虽然拍得模糊,可那种温柔那种温婉的感觉,全被记录下来。

    她以为她的母亲,是个知书达理,非常温柔慈爱的人,只不过那时候太过伤心,才不得已如此。

    现在看到真人,虽然华衣在身,脖子上挂着的天价翡翠项链,却依然不能掩盖她的刻薄和傲慢,心底充满了失望。

    她甚至感受不到那种血缘共鸣感,哪怕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和她的相似之处,且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可依然无法让她像看到照片一样,有一种,啊,这就是我的妈妈\/的反应。

    “顾老夫人,请您放心,我们都是非常专业的。”苏珊微笑开口,一边有条不紊的安排她做各项检查。

    裴施语会根据这些数据,熬制专门的养生汤,如此一来效果会更好。

    施玲的身体还不错,看得出下了大工夫包养,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可身体机能和皮肤状态只有三十五岁左右。

    “您的身体由于年轻时候不够注意,所以会有一些隐疾,虽然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却也是个隐患。”苏珊拿过报告为她一一解释和分析。

    “别跟我唠唠叨叨说些没用的!耽误了这么多时间,也没有正式开始,这不是耽误我的时间吗!”施玲却没不像其他顾客一样,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会好奇想要了解,直接打断她的话。

    “这是我们店里的流程,每个新顾客刚到,都会先让她们了解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有针对性。”苏珊解释道。

    “花样倒是不少,别到时候什么用处都没有!”施玲满脸嫌弃,在这过程中挑三拣四,非常的难伺候。

    看到这样的顾老夫人,裴施语觉得索然无味,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苏珊,你给老夫人做检查,一会拿到数据交给我。”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施玲声音拔高,大声呵斥:“我让你走了吗!”

    “请问顾老夫人,您还有什么事?”裴施语心底情绪更加复杂了,这个样子和她想的差得也太多了,分明和她的继母是一个类型的人呢。

    果然相见不如怀念,真看到人,却不以为意了。

    顾老夫人乜斜着眼,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去给我倒茶,什么眼力劲,连最基本的服务都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