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你是找我宣泄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59章 你是找我宣泄吗?

    “你家里怎么样了?”裴施语坐直身子,有些担忧的看着封擎苍。

    封擎苍点了点她的鼻子:“我还以为你一直不会问呢。”

    虽然封擎苍否认了谢苒是自己的未婚妻,可封家并没有因此放弃和谢家的联姻,谢苒最近经常出入封家。

    不仅如此,封氏最近还有几个项目要和谢氏合作,虽然不是下面的子公司,是由封云负责,可对外却传递了耐人寻味的信息。

    裴施语也是听周安安说的,最近谢苒经常出入封家,跟封潇潇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虽然男人很少回那边,可偶尔还是会出席家宴,两人难免会遇到。这让她心底有些不舒服,不过她很信任男人,所以一直没怎么询问。

    没有想到,男人早就等着她发问,她不由检讨自己,作为男人的女朋友甚至未婚妻,应该适当表现一下醋意才行。

    “你一天都在我这,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裴施语笑道。

    “如果你答应嫁给我,会更有安全感的。”封擎苍眼眸里透着深情,好像能将人溺于其中。

    裴施语耳根顿时红了起来,心跳如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别让我等太久。”封擎苍轻轻啃噬她的裸露出来的纤细颈脖。

    “你别在上面留印子!现在都夏天了,我带着个丝巾太奇怪了。”裴施语连忙将男人的头颅推开。

    男人的乐趣被剥夺,没好气道:“如果你是我的夫人,哪里用顾及这么多。”

    “就算嫁给你,也不能这样好吗!”裴施语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这不是昭告天下他们做了什么,她可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低沉性感的声音,让裴施语原本的茫然无措、自厌感全都散尽。

    “当时的孤老夫人很落魄,根本没有钱才对,怎么会给我留下这么多钱,还有那个项链?”裴施语想到不合理的地方。

    这些钱是她深信自己亲生父母是非常爱她的证据,只是没有办法才把她抛弃。这也是她想要找到他们的动力,她想要告诉他们她活得很好,不用他们担心。

    封擎苍顿了顿,久久没有开口。

    裴施语顿时知道了什么,心底空荡荡的难受极了。

    “那些并不是她留给我的是吗?”

    封擎苍将她紧紧抱住她,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冰凉的身体。

    “别想那么多,你现在有我。”

    裴施语苍凉一笑,她果然是被厌弃的孩子。

    “这些钱都是总统夫人留给我的吧?包括那条项链?别瞒我,我想知道。”

    “当初应该是总统夫人把你托付给她的司机,你的爸爸和那个司机是战友。”男人没有明说,可这句话基本已经肯定了。

    他不想瞒着她,省得她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个人不值得她惦记。

    这条项链是很早之前,总统专门送给总统夫人的,还是他亲自设计。不知道为什么留给了裴施语,可能是因为看她可怜,又或者其他什么。

    裴施语算起来也是总统夫人是外甥女,血缘也非常的近。总统夫人是个非常善良温柔的人,会这么做也不足为奇。

    “如果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太不想见到我,总统夫人也不会把我扔掉吧。那张相片上的人,会不会根本就不是我的生母,而是总统夫人?之所以这么模糊,是想给我个念想又不想让我知道到底是谁。”

    裴施语平静开口,语气淡定得可怕,好像在陈述别人的故事一样。

    实际上心好像被一刀刀的划破,整个人痛极了。

    总统夫人这么善良的一个人,肯定不舍得把她抛弃。虽然总统夫人从不露脸,但是她的消息并不会因此断绝。

    她的善良为世人所知,虽然不出面,却一直为慈善事业奋斗这,这也是她不出面也得到尊敬的原因。

    而且为了让她得到照顾,还冒险把她送给不算很远关系的人。于她来说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被揭穿,将会是非常大的绯闻。

    裴施语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爸爸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人,怎么会帮得上乔祁。当初他应该去求了那边的人吧,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让她拥有一个看着很美好的婚姻。

    不管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不可否认的是养父是真为她着想。

    怪不得,当初裴绵绵想要嫁给乔祁,嚷着都是姐妹凭什么她可以嫁给乔祁,自己不行的时候,爸爸说出那样的话。

    说她才有资格嫁给乔祁,而裴绵绵却没有。

    当时她以为是她和乔祁心意相通,现在才知道并不是那回事。完全是因为她是靠自己的身世,赢得的这场婚姻。

    那么多人为自己打算,偏偏自己亲生父母并不在意她。

    还真是可悲啊。

    “别胡思乱想,你只要记得你现在的家人是我,其他都不要去在意。”封擎苍有些恼怒道,非常不喜欢看到她这副自弃的模样。

    裴施语笑着摇头:“我并没有自我厌弃,只是觉得我还是非常幸运的。我的生母抛弃我,我并不怨恨她,毕竟我的存在会一直提醒她的伤疤。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的生母肯定不会放弃我的。

    我虽然没有父母的宠爱,可我有关心我的小姨,还有我的养父。现在还有你,我已经比很多人幸福了,不是吗?”

    说出这些话,裴施语释然了。

    幸与不幸,端看自己怎么想。

    有些人觉得一顿饭只拥有一个馒头实在是太凄惨了,可有些人觉得竟然还能拥有一个馒头,真是太幸运了。

    裴施语刚才确实有一瞬间的怅然,可身后温暖厚实的胸膛,温暖了她的心。

    让她反应过来,她是如何的幸运幸福。

    “这是你应得的。”封擎苍肯定道。

    裴施语笑了,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光。

    她挣脱男人的怀抱,将他一把压倒在沙发上,豪迈的骑在他的身上。

    “我们做吧。”

    封擎苍挑眉看她,两个人亲密过很多次,可这还是裴施语第一次这么主动,简直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是找我宣泄吗?”

    裴施语微挑下巴,态度高傲极了:“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美人邀请,我可不是柳下惠,不知情不知趣。”男人嘴角轻挑,却一动不动,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裴施语有片刻的怔愣,一向都是男人主动,一时半会儿她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才好。

    她咬了咬牙,用力扯开男人的衣服,扣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夜晚才刚刚开始,有很多时间去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