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真正的身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58章 真正的身世

    晚上的时候,裴施语将这件事说给封擎苍听,没有任何保留。

    自从几次被男人纠正之后,她已经越来越习惯有心事找男人坦白了。她发现这样既能拉进男人距离,还得到很多很好的建议。

    男人不会为他决定什么,只会把利弊一一摆出来,让她自己去抉择。

    霸道又民主,让她崇拜不会逆反排斥。

    “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能接触到之后,又开始平静了,完全没有之前的激动和兴奋。”裴施语苦笑道,甚至那一刹那,她第一反应竟然是,还是不要见的好。

    “近乡情怯,没有希望的时候,期盼胜过其他顾虑。在看到希望的时候,反而害怕承受不住,并不足为奇。”封擎苍将她搂入怀中,安抚她的情绪。

    男人的声音天生带着一种淡淡的冷意,哪怕他柔下声来,依然带着一种威严气势。虽然不够温和,却让裴施语感受到一种安全感,茫然的心被安抚了下来。

    “那我是不是尽早安排见她?”

    男人却不急着回答,只是问道:“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好像没有那么急切。而且我担心破例会让以后美容院的工作难以进行下去,一旦开始,以后就止不住了,还容易得罪人。”

    “你的担心是对的,你的客户对象都是顶级的名媛贵妇,她们的消息是互通的。要么别定规矩,要么定下就不要破坏。”封擎苍正色道,虽然有些不近人情,却依然要将利弊道明。

    裴施语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么几天。”

    “我让人调查顾老夫人,也有了一些消息。”封擎苍放开她,将一份文件递给她。

    裴施语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赶巧了,拿起文件夹打开翻看,眉头皱得越来越厉害。

    “这些资料已经被人为毁过,加上年代久远,所以很难查到,资料也不太完整。”封擎苍将她搂入怀中,为她解释道。

    他没有说这些资料,费了多大的工夫才能拿到。这个顾老夫人自从嫁给顾老爷子,再加上有总统夫人的作用,很多事都被抹掉了。

    不过A市是他的地盘,雁过留痕,想要完全抹掉过去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依然找到了不少信息,只是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只不过这些没有必要告诉给裴施语听,他不屑于用这些邀功,觉得是自己该做的。

    “这都是真的?”裴施语心乱如麻,头嗡嗡嗡作响。

    顾老夫人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还有个总统夫人妹妹,虽然两人现在很少联系,外人根本不知道,可不管怎么看都是顶级贵妇。

    很难想象曾经的顾老夫人,和文件资料上的人有一点联系,这差距也太大了。

    顾老夫人和总统夫人都是出身平民,她们很小的时候,父母离了婚,顾老夫人跟了父亲,总统夫人跟了母亲,从此两个姐妹的命运完全不同。

    两姐妹的父母离婚不就,其父就重新娶了一个老婆。常言道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顾老夫人日子过得很艰苦,尤其弟弟出生以后,处境更加艰难。

    而顾老夫人也不是个善茬,年幼无能为力受到欺凌打骂,十几岁的时候,开始跟街上的小流氓混迹在一起,才摆脱了这种被无尽欺压的日子。

    只要继母敢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会让那些小流氓去堵着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痛打一顿。这些小流氓目无法纪,什么都不怕,出手非常狠。

    常言道恶的怕狠的,这让她的爸爸和继母都不敢再惹她,而她尝到了和这些人混在一起的好处,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无良少女,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不读。

    可那些流氓岂是好相处的,与狼共舞总有被反噬的一天。顾老夫人那时候有个男朋友,那个男人黄赌毒无一不沾,后来为了毒资还将顾老夫人卖给别人。

    若是不从,就会被毒打,处境比在家里还要惨。

    顾老夫人忍无可忍,拼命的想要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掌。

    后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也就是现在的总统夫人,后来在凌家的帮忙下把她带去了京城。

    “京城那边的事就没法查到了,只是一些细碎的证据证明,那时候顾老夫人应该是怀孕了。”封擎苍看她反倒最后一页,这才缓缓开口。

    裴施语整个人都是懵的:“你是说,她当时被那些流氓欺负……怀孕了,实在没办法才去找的总统夫人?”

    “这是个推测,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不过推算时间应该如此。”

    裴施语全身一冷,苦笑了一声,原来这就是真相吗,这就是她被抛弃的真相吗?

    一个女人被强迫生下的孩子,难怪这么厌恶不想看到。如果是她她恐怕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孩子,心底又是酸楚,又是茫然。

    原来她是强奸犯的女儿,怪不得会被抛弃。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先不说真相兴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即便是,那也不是你的错。”男人捧着她的脸,让她必须看着他。

    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不允许她有任何自弃的想法。

    “我……我只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裴施语心底很失落,当初她看到自己的父母留下来那么多昂贵的东西,一直默认自己的亲生父母应该家庭富裕,只是因为一些政治因素或者别的什么,才把她抛弃,甚至以为自己是私生女。

    没有想到她的出生这么的难堪,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此悲惨,这让她一时半会儿有些难以接受。

    想到自己的到来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心就忍不住的疼。

    自己到底母亲被她害得如此凄惨,她确实没有资格再去寻找她,只会让她徒伤悲罢了。

    “你啊,又把过错放在你自己的身上。”封擎苍叹气,这份文件其实已经查出来好几天了,就是担心她会自我厌弃,才一直藏着。

    要不是今天裴施语说起要接待顾老夫人,他也不愿意拿出来。他也是担忧两个人若在毫不知情下相见,并且认出了对方,到时候那个场面就难以控制了。

    据他了解,那个顾老夫人并非善茬,人品堪忧,很可能会伤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知道,我只是,只是有些难受,过一会就好了。”裴施语哽咽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泪从眼眶里落下都不自知。

    虽然一切没有定论,可裴施语有种预感这就是事实,兴许因为如此,她得知顾老夫人要来,反而没什么兴奋的感觉。

    也许潜意识里,她就知道了什么,才会下意识的逃避。

    封擎苍轻吻她的脸颊,将泪珠一点点的亲吻干净:“你还有我,以后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