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得罪我,你承受不起下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57章 得罪我,你承受不起下场

    裴施语又感受到了男人从前在她心底的印象,不仅不会觉得自尊心受到打击,反而觉得受到了尊重。

    不是她有m体质,而是说明男人在公事上,不是把她当做伴侣在宠,而是一个合作伙伴的高要求。这样她才能真正的接触到核心,学到东西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

    “我明白了,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出在我的身上。”裴施语虽然一直这么觉得,可听到男人的分析让她更加透彻自己错在哪里。

    封擎苍看她态度认真,赞赏的点了点头。

    “我在那里也有一套别墅,格局差不多,你拿去用吧。”

    “不,不用,我可以自己搞定!”裴施语连忙摆手,她做这些除了自己想要把小绿的好传播出去,想要做一番事业之外,也是希望能有一天可以和男人并肩。

    不是说非要和男人一样厉害,甚至超过他,只是希望有自己一个独立事业罢了。如果男人插进来,岂不就是违背了初衷。

    封擎苍冷笑,哪里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

    “对,对不起,我,我……”裴施语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的那点小心思其实就是一种不信任,说出来只会伤两人的感情。

    “你能租你朋友的,就不能租我的房子?我那套房子更宽敞,房租会比你朋友价格高百分之二十。”

    裴施语猛的抬头看他,男人挑眉:“你也可以不付这部分房租,当做我入股。我很看好你的产品,觉得大有可为。不过如果是入股,我至少占百分之六十。钱都由我出,你只负责出产品”

    男人语气冷漠,一派商人模样,而且胃口还不小。完全没有看在裴施语是他的未婚妻份上,有任何退让。

    “不行!这年头最重要的就是技术,钱并不难筹集到,你一来就要占六成,这也太坑了吧!”裴施语也摆出在生意场上的严肃态度,坚决不退让。

    “如果是我出资,可以保证你的公司少走弯路,一开始就进入盈利的状态。”男人靠在沙发背上,微眯着眼,一副霸气模样。

    “我对我的产品有信心。”裴施语微挑下巴,非常的自信。

    封擎苍坐直,强大的气势朝着裴施语压来,冷冷开口:“得罪我,你承受不起下场。”

    裴施语心底一颤,表情差点没能绷住,可硬撑着开口:“我的未婚夫是封少,你敢出黑手,小心他不放过你!”

    房间里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男人愉悦的低低笑着,健壮的胸膛微颤。

    “表现不错,以后继续保持。”

    裴施语笑着依偎在他怀里,十分得意道:“有你和佩姐在,我才不担心谁敢对我们不利!”

    “你还真知道怎么气我,有我还不够还敢找别人。”封擎苍搂着她轻轻咬着她的鼻尖。

    “你负责白,她负责黑,正好合适啊。”裴施语笑道。

    封擎苍无奈:“只有你才会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我也只敢子啊你面前那么嚣张。”裴施语亲昵道。

    封擎苍眼底暗了暗,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正打算覆唇将她狠狠吻住,门铃这时候响了。

    “应该是外卖……”裴施语弱弱开口。

    “你真是老天专门派下来折腾我的小妖精。”男人恶狠狠开口,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身上,去给她拿吃的。

    裴施语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会心一笑,心底觉得暖洋洋的。

    柳暗花明,原本以为事情很麻烦,没有想到最后有更大的惊喜。

    封擎苍的这栋房子不论是位置还是各个方面,都比卫小萌之前的更合适。设计师原本有些不耐烦,可一看到房子什么抱怨都没有了。

    设计稿在当晚就弄出来,效果比之前好很多。而且本身改动并不是很大,充分利用了之前的装修,这使得成本降低了不少。

    虽然房租裴施语坚持比之前多出百分之二十,却是非常值得的。

    卫小萌也舒了一口气,这些天她都不敢出现,裴施语还罢了,她完全不敢出现在叶沛灵面前。之前叶沛灵就说这样子不合适,是她那拍****保证,结果还真出事了,她简直想要自刎了。

    “小语,大消息!”

    裴施语把电话筒放离自己的耳朵,差点被她声音震聋。

    “小萌,淡定淡定,别整天咋咋呼呼的,我都替凌少的耳朵担心了。”

    卫小萌难得没有像平时一样,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就跳脚,而是继续问道:

    “小语,你知道今天有谁预约要来我们‘韵’体验吗?”

    ‘韵’是她为她的美容院起的名字,包括产品名字也都是这个名字,还为此注册商标了。

    “是哪个大人物啊,让你这么兴奋。”裴施语有些无奈。

    自从有了第一个客户,没多久就来了第二个第三个。这些人都是a市有名的名媛贵妇,每一个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她不觉得还有什么人物值得卫小萌这么兴奋的。

    “我一会说了,你可千万要淡定,不要激动哈!”卫小萌依然不紧不慢,给裴施语打预防针。

    “你今天是怎么了,一句话分几段都说不完,到底是谁啊?”裴施语微微蹙眉,有种预感要发生什么。

    “那个人就是顾老夫人。”

    裴施语整个人都傻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喂,小语,你还在听吗?”

    裴施语回过神来:“我,我在的,你说的是真的?她不是一直守在顾家老宅,很少出来吗?”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出来的频率还挺高的,你不是一直想见她吗,这是个机会!”卫小萌有些激动道。

    她知道自己好友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所以一得到消息连忙打电话给她。

    “我们的客户现在已经排到一个月以后了,要不要调整一下,让她插入到前面去?”

    因为产品量很少,且还没有正式搬到新的店面,所以每天只接待一个客户。现在客户虽然不多,却已经排到很后面。即便如此,因为收费昂贵,依然利润丰厚。

    “不要,我们的美容院刚开始做,不能失信于客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是这样你要等很久才能看到她了。”卫小萌很清楚自家好友对身世的事有多在意。

    裴施语不知为何反而不急了,思忖片刻,依然决定道:“按流程来吧,那时候我们也搬到正式的店面了。”

    卫小萌以为她是想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让对方看到她现在做得有多好,也就没再劝。

    裴施语挂了电话,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这一刻她等了很久,为什么等到的时候,她反而淡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