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关键时刻还得靠封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56章 关键时刻还得靠封少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简直哭笑不得:“你把凌少看成什么了?就算他对你再好,这种事也不会妥协的啊。”

    卫小萌的脸顿时耷拉下来,她也知道她是在胡扯,可若不是这个男人,他们家和大伯家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

    不仅仅是这栋别墅,她的哥哥和弟弟在公司里,也受到了排挤。原本在自己的岗位上待得好好的,现在全都被发配边疆。偏偏理由充足,他们还没法说什么。

    最要紧的事,他们的父母太过于懦弱,被欺压习惯了,已经完全忘记怎么站起来。

    她的哥哥弟弟们都是很有能力的人,自己出去工作都不会那么憋屈,可他们的爸妈就是死脑筋,把他们都禁锢住。

    她先无所事事也是因为如此,要不是自己在网上创出一片天地,整个人生都只能受到大伯一家的控制。

    “你先别想这么多,赶紧让人把里面的东西搬出来,别被你伯娘给扔出来。房子我们再找就是,反正lin那边还可以继续租着,这段时间当是打开口碑。”裴施语安慰道,她很清楚他们家的情况。

    只是没有想到,会欺压到这个地步,连自己的财产也护不住。

    “嗯,我一得到消息,就去安排了,否则他们肯定会全都给我砸碎扔了的!”卫小萌咬牙切齿道,她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爆粗。

    以前觉得大伯一家虽然有些强势,有些极品,可是没有想到完全突破她的底线。他们是真的看不得他们家好啊!

    “那就好,凌少那边你也别迁怒,这件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裴施语看得出卫小萌的心还是倾向凌然,不希望她脑子一热,做出什么不可以挽回的事。

    因为不合适不在一起并没什么,如果因为一些误会或者冲动,导致不好的结局,那就太可惜了。

    卫小萌沉默了一会,整个人沮丧极了:“小语,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跟着自己的心走,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你看看我,经历过那么多,不是都还好好的吗。”裴施语柔声道,希望自己的好友不要在现实前被击垮。

    挂了电话,裴施语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电话里说得轻松,可实际上这件事有多麻烦,她心底非常清楚。

    如果当初店面这么好找,也不会打卫小萌家里那栋别墅的主意。

    她们做的是精品生意,收费极其昂贵,店面环境非常的重要。这些贵妇名媛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你没有相应的包装服务,东西再好也不愿意出这么多的钱。

    别墅位置就在富人区里,来往方便,环境优雅,位置宽敞,还配套有花园水池等等,这是其他地方难以媲美的。

    “我的路子是不是不太对?”裴施语开始怀疑自己决策,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自我怀疑。

    因为红珠水的限制,她能给出的产品非常少,只有这种精品路线才适合。

    “找房子!我就不信过不去这个坎!”裴施语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

    创业哪里有这么容易的,她看了这么多名人的自传,不管什么时期都有黑暗的一段,只要熬过去就是晴天。

    她自己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吗。

    裴施语晚上回到家,目光一直锁定在电脑上,希望能找到一些合适的房源信息。

    男人从外面回来,她都毫无知觉。

    “你要租房子?”封擎苍坐到她的身边,看到了屏幕上的内容。

    裴施语抬起头,表情一脸木讷:“你回来了?不是说今晚要晚点回吗?”

    封擎苍没好气的弹了弹她的额头:“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

    “啊,都这么晚了啊!”裴施语一看屏幕上的时间,竟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可她仍然没有找到任何适合的房源。

    封擎苍看她这模样,微微皱眉:“晚饭吃了吗?”

    “当然……”

    话还没说完,她的肚子非常‘配合’的‘咕隆咕隆’响了起来,让她紧紧比起眼睛不敢面对男人。

    “想要搞事情吗!竟然到现在没吃东西。”封擎苍直接把她手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抽走,恨恨的捏她的鼻尖。

    “我吃过了的,只是现在又饿了。”裴施语弱弱开口,一脸可怜兮兮的。

    “还狡辩!”封擎苍恶狠狠瞪了她一眼,一边打电话让人送来外卖。

    裴施语搂着他的肩膀撒娇:“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着急吗。”

    “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饿肚子。”男人警告道。

    裴施语连连点头,发誓再也不敢犯。

    “说吧,遇到什么事了,让你这么废寝忘食?”封擎苍安排好一切,和她面对面,不让她逃避。

    这段时间她一直忙碌,却一直没有坦承在做些什么,说是想要完成之后再分享。

    封擎苍不想把人管得太紧,也就没有去追问也没有去调查,等待她的坦白。

    “我想要创业,可是中间出了点状况。”裴施语将来龙去脉全都交代给男人,说的时候非常心虚,总觉得像一个小学生在博士后学霸面前汇报自己成绩一样。

    封擎苍面无表情的听她说完,没有任何轻视也没有任何惊喜,面色沉稳如常。

    “你的想法很好,可是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男人冷静开口,公事公办,完全不像平时私下腻歪逗弄的模样。

    “不应该太想当然?太过于相信口头之约,忽略了事情的变故,没有做好备选方案?”裴施语思忖片刻,尝试开口。

    “这些都是表象,你的这项事业是在朋友之中建立起来,所以无视了正规的流程,用交情替代了法律契约。你应该庆幸一开始遇到这样的问题,如果一直不注意这个细节,以后只会越来越麻烦,很可能还会导致你们友谊受到冲击。

    封氏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建立在人情之上,哪怕现在建立成了一个庞大帝国,依然有倾倒的危险。”

    封擎苍为她一一分析,不仅仅摆出弊端,还有一些好处,让她进行对比分析。

    这时候的两人,完全没有晚上时候亲热的模样。裴施语说错,男人毫不客气的训斥,完全不留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