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把兰花交给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5章 把兰花交给你

    裴施语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不知道宁老夫人会怎么看她。

    这件事她是受害者,可大部分人的习惯性思维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为什么偏偏会害她而不是别人,肯定是她哪里做得不好,所以才会招人厌。

    “老夫人,这件事因我而起,我……”

    宁老夫人打断她的话,问道:“如果没有今天的事,你是不是可以救活那株玫瑰?”

    无法从对方的表情探究是何情绪,她老实道:“是的,那株玫瑰已经开始发嫩芽,这意味着情况开始好转。”

    宁老夫人点了点头:“你很厉害,我之前以为玫瑰肯定活不了了。”

    下意识摸了摸虎口上的小绿,这一切都多亏了它。

    这是上天送给她最好的礼物。

    她摇了摇头,遗憾道:“很抱歉,我没能救活它,最终还是因我而死。”

    草木无辜,为人所伤。

    宁老夫人摆摆手:“把别人的侵害,当做对自己的惩罚,并不是明智的做法。”

    高悬的心顿时放松下来,她失去这份工作兴许是一种解脱,可并不代表她愿意这么灰溜溜的离去。

    “谢谢老夫人。”

    宁老夫人给红姨使了个眼色,红姨微顿。

    “老夫人……”

    “去把它拿过来,已经这样了,不会比这更糟糕。”

    红姨心底并不赞同,却没有忤逆老夫人意愿,转身离开。

    再出现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株兰花。

    这是一朵紫色和黑色交叠的莲瓣兰花,与姹紫嫣红的绚丽颜色不同,低调奢华,充满神秘感。

    虽然已经开始衰败,可依然难掩它的高雅风韵,香浓味纯,让人挪不开眼。

    让人无法想象,它在顶峰时期是多么的美丽。

    “这就是那盆兰花?好美啊。”谢苒失态的站了起来,被这样美丽的花朵儿沉醉。

    即便是谢家大小姐,也极难见到这样的极品兰花。

    兰花并不是所有人都玩得起的,它比古董更难寻求,还娇嫩难以护理,硬想进入这个圈子,很容易血本无归。

    能够收藏到名品兰花,在上层圈子是极为荣耀的一件事,彰显着品位和格调。

    “它的名字叫做女儿香,是小苍的妈妈亲手培育的。”

    宁老夫人轻轻抚摸着兰花,就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眼底尽是怀念和忧伤。

    “封夫人好厉害!”谢苒惊叹道。

    话音刚落,锐利的眼神朝着她射过来。

    是红姨。

    糟糕,她竟犯了忌讳。

    早就听闻宁家对与封家的这段婚姻非常不满,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竟然连一个称呼也如此计较。

    这一眼让她冷静下来,把注意力全放在花上,不敢再多言。

    裴施语看到这盆兰花,第一反应是惊艳,然后就是惋惜,还有一种美人迟暮的无奈与惆怅。

    这盆兰花现在虽然还在盛开,可是已经呈现衰败的气象。仔细看,枝叶和花朵都已经开始发焦,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如果没办法解决,很快就会枯死。

    老夫人一直没有提起这盆花,现在拿出来是要做什么?

    “老夫人,您这是?”

    “这盆花现在交给你照顾。”

    宁老夫人从红姨手中接过花盆,亲手递给裴施语。

    在座的人全都惊呆了。

    “老夫人……”

    裴施语木呆呆的抱着昂贵的兰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接到这个任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老夫人!”谢苒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已经没法挽回。

    声音很尖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她咬了咬牙,低下头,再抬起,满脸都是期盼。

    “老夫人,我学过园艺,对兰花有一定研究,可以不可以让我一同参与?施语都是下午过来,我可以负责上午的工作。”

    一直宽和好说话的宁老夫人,今天一反常态。

    “你把花园里打理好就足够了,明珠走了,小语要专心养兰花,一下子少了两个人手,活会比之前多很多。”

    谢苒哪里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连忙表态:“我会安排好,不会耽误手头上的工作。”

    “不用这么辛苦,这盆兰花交给小语就足够了。”宁老夫人没有半点退让。

    谢苒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过来不是为了去花园做那些工人才做的事,是为了照顾这盆兰花的啊!

    凭什么让她做这些又脏又累的杂事,让这个女人去照顾兰花,她有哪点能够比得上自己。

    心里恼怒不已,偏偏还得压住脾气,硬生生扯出一抹笑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懂事听话。

    “那如果今后需要,我可以搭把手。”

    宁老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夫人,我怕我照顾不好它。”裴施语担忧道。

    这朵兰花可是价值千万,还意义非凡,比玫瑰要珍贵无数倍。她即便有小绿在手,也不敢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更别提,最后她还是没把玫瑰照顾好,被人给害死了。

    兰花如果也来这么一遭,责任不在她也会被迁怒的,毕竟兰花相比玫瑰意义更加不一样。她不过是路过打个酱油的,被拉了壮丁她固然会认真工作,却不代表她愿意卷入风暴之中。

    没看到一直表现的端庄大气的谢苒,现在面目狰狞得都不敢看了。

    尤其老夫人提到这盆兰花一直放在小白楼里,花房就在封少房间的隔壁时,她差点被谢苒眼中的火光烧成了灰烬。

    面对这样难以遮挡的嫉妒,裴施语不禁要疑心,之前那件事背后有没有她的影子?

    虽然没有证据,但往往冲在第一线的都只是炮灰,有炮灰在的时候幕后黑手从来不肯亲自动手的。

    “不要要太大负担,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宁老夫人微微笑道。

    话是这么说,这棵兰花真的死在她手里,那可就不好说了。

    她信任小绿,但是担心变数。她之前也满心以为能把玫瑰治好,还能把幕后真凶抓到。

    结果,还是失控了。

    毕竟她不能二十四小时守着花,身边又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变数太多。

    宁老夫人轻轻抚摸着兰花开始枯黄的花朵,“其实我很清楚,它基本上没救了。就像人老了,总要离开这个世上一样。”

    “不管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回青春,这盆花也一样,交给你也不过是无奈中的最后挣扎。”

    红姨连忙道:“老夫人,少爷一定能找到救治它的专家。”

    “我比谁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只是一直不肯接受事实。”

    回忆过往,宁老夫人无限感慨。

    这些花朵对于她来说,代表了太多含义。

    人一上了年纪,就容易回忆过去。相对于死亡,更害怕从前珍惜的东西会慢慢的离开身边。

    她经历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虽然有外孙陪伴自己,可那依然无法弥补女儿故去的痛苦。

    “老夫人……”裴施语于心不忍。

    宁老夫人摆摆手:“好好照顾它吧,尽力就行。”

    眼前老人陷入怅然之中,寂寞而萧索,一下子老态了许多,让裴施语心里一悸。

    暗暗抚摸手腕上的小绿,她心里做了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