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我一直知道你和乔祁有名无实-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40章 我一直知道你和乔祁有名无实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微微怔了怔,久久才怅然开口:“我?我怎么知道,这难道不是你的事吗。”

    “你是我的妻子,遇到这种事,女主人的意见非常重要。”封擎苍轻笑开口。

    裴施语的脑子顿时炸开了,他,他说什么?!

    妻子?!

    一刹那,裴施语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或者这其实是在做梦?!

    她肯定是出现幻觉了,都怪今天凌少跟小萌爸妈提亲的缘故,害得她也开始胡乱做梦。男人怎么可能会娶她,他们之间差距那么大……

    “我美丽的妻子,您希望我怎么做呢?”封擎苍醇厚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缓缓传来,让裴施语心底一颤,让她清楚的明白,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我,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裴施语整个人好像被放到火炉上烤一样,整个人燥热不已,浑身都不舒服。

    她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停的用手当做扇子扇风,希望自己能冷静下来。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嫁给我嫁给谁?”封擎苍微微压低声音,意有所指道。语气里充满了威胁,好像裴施语敢反对,就要把她囚禁起来一般,十分霸道。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跳得更加厉害,好像随时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你!哪有这样随便定下的。”

    今天过得也太跌宕起伏了,好像一本言情小说里发生的事,都挤在一天似的。

    明明白天的时候,她还难过不已,没有想到晚上就来这么大的转折。起初还羡慕卫小萌,有这么优秀的人求娶,没有想到现在就变成了自己。

    可是这也有些太突然和莫名其妙了,让她觉得很不真实。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你不嫁给我嫁给谁?”男人理所当然道。

    “你不用为我第一次负责。”裴施语低落道,她不希望因为这个缘故将一个男人拴在身边。

    封擎苍轻轻叹了一口气:“傻瓜,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裴施语也知道自己有些太敏感了,可就是控制不住的往最坏的方向想。

    “你就算不信任自己,也该相信我。”男人认真道。

    “抱歉……”裴施语也恨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自信一点呢?尤其在感情上,总把自己放在过于低微的位置上。

    虽然两个人有了亲密的关系,可是她依然不敢奢求太多东西。她一直很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间,却不敢想太多未来。

    没有想到男人虽然一声不吭,却早已想好了他们的未来,和其他贵公子完全不同。

    兴许男人一早就认定,反而觉得没有必要说。

    只是她偏偏往另一个方向去想,觉得没有确定,所以什么都没说。

    明明那么亲近,彼此也很了解对方,可在很多问题上,想法却如此南辕北辙。

    “不用跟我说抱歉,是我做得不够。如果我早一点出现,你就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封擎苍后悔了,他当初不应该遵守那该死的诺言,不应该守什么君子之约,任由她朝着那个男人走去。

    只有牢牢拴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

    “答应我,相信自己,相信我,好吗?”封擎苍深情道,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嵌入她的心里。

    她不自信没关系,他会做给她看。

    “嗯。”裴施语微微一笑,顿觉得一身轻松。

    一场风云,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退去,如今晴空万里。

    经过这么一遭,两个人的心更加贴近了。

    “我有一件事一直很想问你。”裴施语忍不住开口道。

    “什么事?”

    “我离过婚……那天还是第一次,你不觉得奇怪吗?”这是她一直的疑惑,可是男人一直没有什么表示,她又不好主动去问,你怎么不好奇我结婚那么长时间还是处女这种问题。

    她还曾猜想男人可能没注意,可刚才男人明确说她是第一次,说明男人一直很清楚。

    封擎苍顿了顿,开口道:“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这个问题。”

    裴施语有些别扭,脸微微发红。

    这种事一般来说对男人的伤害更大,毕竟一般人都会猜测是男方不行,男人对这两个字可谓深恶痛绝。

    “我一直知道你和乔祁有名无实,再者,不管你是不是都不影响什么。”男人坦然道。

    裴施语震惊极了:“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种是非常**的事吧?!虽然乔家老宅伺候的人,都知道她和乔祁是分床睡的,可是也不会把这种事对外宣扬啊。

    因为外界人知道,大部分人不会怀疑她没有魅力,更多怀疑乔祁不行。

    “你的事,我都知道。”封擎苍隐晦道。

    “你的信息网也太强大了吧!”裴施语不知道怎么描述心里的震撼,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

    她心底默认是她去给宁老夫人养花的时候,男人做的调查。她没有想到,可以调查得那么细致。

    因为是你。

    封擎苍心底默默道。

    “我还知道你很多秘密。”封擎苍半开玩笑道。

    裴施语心底一颤,下意识抚摸手上的小绿:“你,你还知道什么?”

    “你曾经失去过记忆。”封擎苍望着天边蓝天白云,眼神深幽。

    “什么?!”裴施语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

    “在你十六岁那年,在德国的时候你受了伤造成了片段式失忆。”

    裴施语眼前闪过很多画面,可是闪得太快,她什么都没能抓住。可是这样的消息,让她觉得心底的某一处被填满了,就好像曾经残缺的一部分灵魂被填满了一样。

    她感到惊奇,可又觉得理应如此。

    “你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裴施语颤抖开口,她总觉得她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封擎苍却不着急回答,而是问道:“你确定想要知道吗?也许并不是什么快乐的记忆,所以你才会选择性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