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你想要我怎么做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39章 你想要我怎么做呢?

    德国柏林希尔顿酒店。

    秘书先生走进总统套房,对着在阳台椅子上看着文件的男人道:“封总,SN公司专门派了代表过来,您是否要接见?”

    封擎苍坐在靠椅上,背对着他,久久没有动静。

    “SN公司之前虽然毁约不再与我们封氏合作,不过那也是因为当时公司正处混乱,没有按时递交策划案的缘故。现在他们知道你平安归来,对您表示非常信任,非常有诚意希望继续能够合作。”

    秘书先生又开口解释道,SN公司一直是封氏的合作伙伴,是封擎苍之前亲自谈回来的。可之前他被死亡的时候,负责这一块的人被全部替换,新上任的负责人因为派系斗争,使得一直差错连连,态度也十分强硬和傲慢,惹恼了SN公司,使得双方合作中止。

    当时闹得还挺厉害,直接告上了法庭。后来是封氏自顾不暇,这才匆匆了结,没有闹出更大的事。

    却也因此失去了一个很大的合作商,带来了极大的损失,还白白便宜了竞争对手。

    这次过来虽然不是为了SN公司,可若是能继续抓住这个大客户,对封氏有很大的帮助。

    “封总?”秘书先生等了半天,发现BOSS没有反应,出声又叫了一次,可男人依然没有动静。

    秘书先生以为他睡着了,走向前去查看情况,发现大BOSS正直勾勾的看着手里的文件,而文件竟然拿反了!

    #我家魔鬼工作狂BOSS竟然会走神!#

    秘书先生差点一个冲动就把拿出手机,要把自家BOSS这时候的样子拍下来。这也太神奇了,没有想到自家BOSS还有这样的一面,感觉这是个假BOSS。

    “封总?”秘书先生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安静如鸡,否则很可能要承受暴风骤雨的袭击。

    可SN公司对于他们公司来说非常重要,这时候怠慢了,兴许以后就没有合作的机会了。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他必须顶着被骂的风险去提醒BOSS。

    “什么?”封擎苍这才回过神来,一刹那有些茫然,和平时严谨严肃的模样完全不同。

    虽然只是一瞬间,可秘书先生还是看到了。他按耐住心底的激动和惊奇,尽量让自己保持面上的冷静,又重复了刚才的话语。

    “我知道了。”

    然后,没有了下文。

    秘书先生简直要疯了,这还是他英明神武的BOSS吗,然后呢?你是要见还是不见啊!

    “那您……”

    “让小张去接待,给我找个时间我要亲自登门拜访。之前是我们公司出岔子,即便要合作,我们也要拿出最大的诚意。”封擎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天边云卷云舒,缓缓开口。

    秘书先生听到这句话,才确定自家的BOSS没有被掉包,连忙应下然后退出去了。

    他明显感受到大BOSS的低气压,这个时候还是识相的赶紧逃离风暴中心,省得大BOSS突然发狂烧到他的头上。

    心中暗暗祈祷,裴施语还是赶紧领悟BOSS不声不响的用心,对BOSS上点心,赶紧打电话过来质问,否则他这种身边人太难熬了。

    身后传来关门声,封擎苍将手里的文件直接甩到茶几上。

    他望着安静了很久的手机,这个女人玩疯了,还真的不把他当回事了!

    若是有一点在意他,怎么可能对这么大的事一点反应都没有?

    心有不甘,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一接通冷冷开口:“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

    裴施语感受到他有些怨念的语气,突然想起今天叶沛灵说的话。

    ……

    “人之常情,在意一个人,肯定会小气啊。如果无动于衷,说明心底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

    除了这么大的事,彼此肯定知道对方得到消息,可是她一点表示都没有,很容易被误解是不在意。

    回想今天男人前头电话,好像确实和平常的语气不同。

    裴施语想了想,试探道:“新闻上说的是真的吗?”

    “你说呢?”封擎苍扯开领口,声音低沉透着不悦。

    听到这样别扭的语气,裴施语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嘴角不由微微勾起。

    男人傲娇起来,还真是……难以言喻!

    果然和一个人熟悉了之后,会发现那个人有很多面,不会是一个淡出难道标签,就能把一个人的特点给描述。

    比如男人,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明明在一起有一段时间,她对男人也算有些了解。却还去质疑他,这不仅仅是对他的不信任,最终要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她想到男人总喜欢潜移默化的给她树立自信,顿时明白男人这般做是为了什么。可到底没有憋住,总想暗示她什么,和平时特别沉得住的样子,完全不同。

    要知道男人在之前封氏大乱,股市一直暴跌的情况下,也能憋着那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就知道他是多能隐忍。

    可现在却连一天都等不下,如果不是在意,怎么会如此?

    她竟然还怀疑男人,还庸人自扰那么长时间,确实非常不应该。

    裴施语斟酌片刻,男人有时候是非常小气的,必须要好好回答,否则肯定又要被罚了。

    “你说过,你只喜欢我,我相信你不会让我难过的。”

    蠢蠢欲动就要爆发的火山,因为这温柔细语顿时平静了下来,变成了自然湖泊,清凉清透。

    “哼,还算你有点脑子。”男人的语气明显比之前好了不少。

    裴施语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阴郁了一天的心,顿时豁然开朗,如同阳光一般绽放。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种消息传出来!”她的语气一转,变得冷冽起来。

    这件事害她难过了一天,这责任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男人必须要调教,否则每次都这样傲娇,她以后可不得愁死。

    “是我父亲。”封擎苍冷冷开口。

    这样的蠢货,他还真是不想承认是他的父亲。

    刚经过这么大的事,还能在那折腾,这次的教训果然还不够。

    “那你要妥协吗?”裴施语语气低落,她虽然愿意相信男人,可心底很担心有万一。

    现在虽然不是古代那么讲孝道,可是父母依然有很强的话语权,尤其在这种豪门之家,还涉及到利益。

    这也是那么多人最后屈于政治联姻的缘故,不是他们不想要追求真爱,而是在现实前低头了。

    封擎苍不置可否,而是把问题抛给了她:“你想要我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