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总有人在默默守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38章 总有人在默默守护

    “余大哥。”裴施语哽咽着开口,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这个男人在她心中地位是不同的,虽然他们年纪差得不大,可她一直觉得对方是她的哥哥是她的老师。如同亲人一般,让人觉得非常有安全感。

    余问渊之前的表白还是给她带来了困扰,下意识会远离他,不想让对方深陷下去。尤其和封擎苍在一起之后,不知为何和余问渊更加疏远了。

    尤其他一直在全球各地到处跑,两个人很难碰到,只能书信联系,也就没有以前那般显得亲密了。

    可是当出事的时候,裴施语发现她是多么希望他这时候在她的身边。

    “别哭,我在这里。”余问渊心疼极了,他捧在手心的女孩因为别的男人而伤心,偏偏他这个时候并不在她的身边。

    余问渊的声音很平缓温和,如同溪泉一般沁入人心。没有过分的紧张和担忧,依如平常语气。

    不再压抑,裴施语放声的哭了出来。

    余问渊并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守着她,直到她渐渐平静下来。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陪伴,并不需要多说什么。

    裴施语终于哭累了,回过神觉得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太没用了,让你看笑话了。”

    “在我面前永远不用说客气的话,做回真实的自己。”余问渊缓缓开口,声音轻缓如同钢琴奏鸣曲。

    裴施语懊恼极了,明明知道他对自己是什么心思,却因为感情的事跟他哭诉,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好像猜到了她的想法,余问渊道:“我说过,不管什么事你都可以来找我。不要因为我的表白,而改变什么。”

    裴施语心底触动,这个男人太温柔太美好了,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人。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受到伤害吧?

    他总是那么聪明,了解人的心,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现在在哪?”裴施语转移话题道,虽然他说不在意,她也不想因为这些事打扰他。

    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就失控了。哭了一场之后,反而觉得心底的郁气散去不少。这个男人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就好像一个神父一样,虽然只是倾听,却也能抚平人的心灵。

    “我在赶往北极的路上,很快我就可以看到北极光了。”余问渊轻笑道,没有询问裴施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自然的接了话。

    “你前几天不是还在亚马逊吗?现在竟然往北极跑?”裴施语诧异不已,这行程也是够任性的。

    余问渊现在开始构思自己的新作品,全世界到处飞寻找灵感,这也是他们这段时间极少联系的缘故。他去的地方经常都是荒无人烟的,那里连信号都没有。

    “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全世界到处看看,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才会知道你现在承受的痛苦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裴施语心动极了,环游全世界,这应该是很多人心中的梦想吧。

    可是很快她又冷静了下来,她并不是探险家,不能利用四处行走赚取钱财。像她这样想要环游全世界,是需要很多资金。余问渊现在已经是成功人士,自然可以洒脱,可她并不是,也就不能任性。

    虽然可以穷游,可她又不想这么委屈自己。况且她还想发展自己的事业,想利用工作获取成就感。

    “有机会的话。”

    “你还是一点没变,循规蹈矩,却缺乏一种冒险精神和勇气。”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裴施语自嘲道。

    “你还没有问他怎么回事吗?”余问渊突然开口道。

    裴施语怔住了,没有想到余问渊会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上面。

    “我……”

    “你肯定没有问他,所以在这偷偷的哭泣。你很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在那之前自我折磨,将自己困于黑暗之中。”

    余问渊毫不留情的将她现在的状态描述出来,血淋淋的扒开,不留一点情面。

    “我……”

    “真傻,如果对方对不起你,该被折磨的是他们;如果这是误会,你又何苦自我折磨?”余问渊叹道,“你这个样子,可不是我余问渊的魔鬼助理该有的样子。”

    裴施语哑口无言。

    “傻姑娘,感情的事是需要主动的,背后默默的身影这种观点纯属胡扯。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如果不开诚布公的谈,很容易产生误会。”

    “你也觉得,这是个误会吗?”

    余问渊失笑:“你自己心底也觉得他不会那样做,那你还怕什么?”

    裴施语这才发现,潜意识里他是相信男人的。也是因为如此,反而更害怕去揭露真相,害怕和自己的想法是相悖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澄清呢。”裴施语有些委屈道。

    “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好好想想了。”余问渊这次没有直接给她答案,让她自己去思考。

    他愿意为她解惑,却不想为那个男人说话。自己喜欢的女人,被那个男人给啃了,他可是很不痛快的。

    裴施语刚把电话给挂了,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唐夜。

    她的心底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一接起电话,那边就传来唐夜的恼怒声。

    “小雨滴,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欺负你的人不是封擎苍吗,他怎么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裴施语还没来得及回答,唐夜又道:“妹子,别怕,有哥在,那个男人敢玩你,看我不把他大卸八块!他奶奶的,竟然连我的文都敢玩弄,我艹他大爷!”

    “小糖丸……”

    “小雨滴,你别难过,有我们在呢。他是封氏知道总裁又怎样,哥有的是办法把他整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裴施语顿时笑了:“小糖丸。”

    “我在。”

    “谢谢你。”

    “又跟我说这种话!我们兄弟是白当的吗。”唐夜冷哼,“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找我们。小雨滴,上次我说了,我可是你娘家的人!你被欺负了就是打我们的脸懂吗。

    “有你们在,我一直都会好好的。”裴施语笑了起来,顿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

    “小雨滴。”唐夜声音渐渐沉了下来,心底千言万语压在胸口,很想宣泄出来。

    “嗯?怎么了?”裴施语也感受到了他的不对劲。

    “我其实喜……”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动静,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裴施语还以为电话被挂断了,拿到眼前一看,依然还在通话之中。

    “喂,喂?糖丸,你还在吗?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我还在,刚才秘书给我看个文件,现在已经搞定了。”

    唐夜说完,将话筒调成静音,左劈右闪,将眼前攻击他的人瞬间放放倒。

    “你想跟我说什么?”

    唐夜看着眼前一群被打趴下的人,以及刚才在打斗中不小心被划伤的右臂,苦笑了一声。

    “你一定要幸福。”

    裴施语怔了怔,失笑:“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答应我。”

    “小糖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答应我。”

    “我答应你。”裴施语虽是不解,却也应道。

    “答应我的,别忘记。”唐夜终于笑了,眼眶发红,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强压着心中的酸楚。

    “你父母的事我很快会给你结果的,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

    说着唐夜直接挂了电话。

    裴施语望着手机发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