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请您将她嫁给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37章 请您将她嫁给我

    凌然这话一落,在场的人都愣在原地,就连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的表情都发生了微妙变化。

    这也太突然了吧!

    “你,你是说娶?不是纳妾?”小萌爸爸第一个回过神来,确定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

    “对。伯父,请您将她嫁给我,成为我凌然的合法妻子。”凌然俊朗的面容透着认真和坚定,虽然话是请求,可那态度十分坚决。

    询问不过是尊重,最后结果不管对方答不答应都是一样的。

    霸道,却并不无礼。

    小萌父母面面相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萌妈妈六神无主,虽然也曾想过这种可能,可真的听到的时候,依然难以相信这是事实。

    “可,可是小萌她婶婶说……”

    凌然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小萌妈妈顿时被震慑住,咽了咽口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那凌家那边会同意吗?”小萌爸爸最担忧这个问题,别说凌家那种大家族,就是他们家子弟的婚姻,都是要经过族里商量讨论。

    除非放弃继承权,比如他们,否则只能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安排。虽然一般也会象征性征求当事人的同意,可选择范围是有限的。

    “我想要娶小萌,和我的意志有关,和别人无关。”凌然直接打断她的话,语气异常坚定。

    小萌父母又惊又喜,完全没有想到还能成为凌少的岳父岳母,这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啊!

    没有想到她这个傻女儿竟然会被凌家的人看上,这也太玄幻了吧。

    “我这段时间要回一趟京城,可否麻烦你帮我照顾小萌?”凌然转过头,朝向裴施语道。态度十分诚恳,甚至比面对小萌父母还要缓和一些。

    “不用麻烦小语,我们能够照顾自己女儿。”小萌妈妈连忙凑了上来,不动声色的将裴施语挤开,生怕这个快要到手的女婿,被其他女人给拐跑了。

    凌然却并没有理会她,目光依然看向裴施语。

    “当然,小萌是我好朋友,我会好好照顾她的。”裴施语不知道为何委托她,毕竟小萌父母都在这呢。又不是什么大病,并不需要很多人来照看。

    可不管是什么缘故,她都会经常过来的。

    “我会留两个人在这里,闲杂人等不要让他们靠近。”凌然的眼眸暗了暗,整个人散发出低气压,令人心底骇然。

    “凌少,不用这么麻烦!”小萌父母听到这话,连忙摆手拒绝。

    这凌少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裴施语却想到之前骚扰他们的流氓,那三个人分明是冲着卫小萌而来。这次虽然侥幸躲过,下次可就不好说了。凌少这么安排,正和她的意。

    男人计划的这么周全,让她对他的好感又更近了一步。

    如果小萌嫁给这样的男人,肯定会很幸福的吧。

    “谢谢你,今天要不是多亏你,我们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裴施语真诚感激道,刚才兵荒马乱的,一直没能正式跟男人道谢。

    凌然看着她微微怔了怔,这个女人还真是,越看越像那个人。

    天下还真是有这么凑巧的事,正好让他碰上这么相似的人。想到那个人,凌然的态度都变得缓和不少。

    小萌妈妈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不妙,连忙道:“小语今天也折腾一天了,肯定很累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裴施语感受到小萌妈妈的排斥,心底有些无奈,却也没有说什么。

    “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小萌。至于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还是等明天小萌醒过来,你们再问她吧。”

    说完她就离开了,并没有在医院久留。

    小萌父母看她离开,顿时舒了一口气。心底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可是金龟婿更加重要啊!

    可一转头就看到凌然一直盯着裴施语的背影,心底顿时咯噔了一下。

    明天小萌醒过来,必须让她远离这个裴施语!一定不能让别的女人有可趁之机。

    裴施语坐上的士,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闲下来觉得整个人都疲惫不已,头都有点微微作痛。

    想到刚才凌然在医院里的求娶,说实话她那一刹那有点嫉妒卫小萌,又为她感到开心。

    那个男人现在在干什么?

    裴施语眼前出现男人高大冷峻的身影,刚才遇到流氓的时候,多希望男人就在身边。

    “封氏总裁封擎苍即将与谢家大小姐谢苒于下个月订婚,这桩强强联合的婚姻引来无数人瞩目,业内人预测这将会是世纪婚礼……”

    的士广播正在播放着这则消息,原本心情低落的裴施语,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一天过去了,男人没有任何澄清,也没有给她任何信息。

    难道这件事是真的?男人真的要订婚了?

    那她算什么?

    难道只是一个还算合眼的床伴吗?或者只是一个妾室?

    她突然想起小萌爸妈说的话,他们一直以为凌少看上小萌不过是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妾室。虽然法律上并没有所谓的妾室,只支持一夫一妻制,可是在很多富贵人家里,这种情形并不罕见。

    男人的爷爷不就是如此,有两房妻子,地位是相同的。

    之前乔祁不也是想要打这个主意吗,如果不是周边的环境如此,他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恶心的相处方式。还那样的理直气壮,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难道男人也是这样?

    裴施语觉得难受极了,她拿起手机,想要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可手放在上面半天也下不了狠心拨过去。

    她,终究是个胆小鬼。

    “小姐,已经到了。”的士司机从后视镜看到她哭得很伤心,开口安慰道:“小姐,这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好日子在前头呢。”

    裴施语扯出一抹笑:“谢谢你,我会争气的。”

    她回到家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余问渊。

    “你还好吗?”余问渊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心疼和怅然。

    不知为何,裴施语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