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重要的是,是否真心以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30章 重要的是,是否真心以对

    凌然端坐在沙发上,身姿笔挺,剑眉星目,十分具有气势。

    和裴施语两次看到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之前看着总有一种邪肆风流感,尤其逗弄卫小萌的时候,完全每个正形。

    可现在给人的感觉,让人觉得十分端正,一行一动,有种军人硬朗做派。和之前公子哥气质,完全不同。

    “凌少,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裴施语正了正色,开门见山问道。

    凌然收回目光,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裴小姐,打扰了,你先请坐。”

    “不必了,我朋友还在隔壁等我呢,请你有话直说。”裴施语拒绝道,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话跟男人说。卫小萌明显对他有意思,她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凌然面色淡淡,却透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的。”

    和封擎苍一样,他拥有上位者的傲然之气,只渐渐淡淡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完全没办法拒绝。

    裴施语无奈,只能应声坐下,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看他到底有什么事。

    凌然不留痕迹的扫着她,越发觉得她让人觉得十分熟悉,刚才的匆匆一眼并不是他的错觉。

    “你是小萌的朋友?”

    裴施语顿了顿,难以从男人深邃的眼眸看出他的情绪,便诚实道:“是的。”

    “你们的关系不错?”男人的眼眸与她对视,充满了探查,好像要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真假。

    目光凌厉,仿若能看透人心。

    “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裴施语心底其实对这个男人有些犯怵,这个男人身居高位,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得罪的。

    不过面对关于自己朋友的问题,她非常的自信,不希望给自己朋友丢脸。

    “那你应该很了解她?”凌然微微挑眉,一副审视模样。

    他的目光让裴施语有些不舒服,总觉得好像被窥探**一样,却依然硬着头皮让自己保持绝佳状态。

    “还行吧。”裴施语回道,话语里保留了余地。

    “那么她应该跟你说过,我正在追求她。”

    “她隐约提起过。”裴施语听到这句话,高悬的心这才微微放下,她担心的情况还好没有发生。

    她可不希望因为一个男人,和自己的朋友生出间隙。哪怕他们最后没有什么,可最后也难免尴尬。尤其她曾经受到过类似的伤害,不希望再次出现。

    “她似乎总想避开我,目前没有任何进展,这让我很苦恼。你是她的朋友,我想知道她喜欢什么,怎样才能让她对我产生好感?”

    凌然态度很诚恳,表情有些怅然,内心非常纠结。

    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为了卫小萌能放弃身份向她求助。同时又为卫小萌感到高兴,如果不是因为在意,像眼前男人这种天之骄子,肯定不会这么费心,态度这么谦卑。

    “小萌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她并不注重外在的东西,所以方式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真心以对。”裴施语想了想认真开口道。

    “这个我也很清楚,我一直很认真。但是她似乎总是想躲开我,不愿意给我机会。”凌然微微皱眉,不仅没有影响他俊朗的面容,反而拥有一种淡淡的忧郁,充满了魅力。

    这样的男人光彩夺目,不知为何让裴施语有一种亲切感,让她不由自主对这个男人产生好感想要帮助他。

    可这并不足以冲昏她的理智,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及时刹车,面露犹豫。

    “你有话不妨直说,不用客气。”凌然感受到她的异样,连忙道。态度有些急切,好像非常想要知道该如何攻克这个难题。

    裴施语纠结片刻,最终决定开口:“我觉得这可能跟她家里有关系吧。”

    “她家里?卫家应该很想要攀上我才对。”凌然并没有掩饰背后的纠葛。

    “这么说吧,小萌很讨厌和别人有纷争,她觉得麻烦,更喜欢单纯的吃吃喝喝玩玩。尤其在意亲人朋友,不希望有什么冲突。而卫家,不止她这一支。”裴施语隐晦道,点到为止。

    凌然是个聪明人,顿时明了:“原来如此。裴小姐,非常感谢你。”

    裴施语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举手之劳。”

    她对男人印象不错,如果小萌能跟这么个人在一起,应该会幸福。至少她看到了男人的用心,而且对她一直保持着距离,没有孟浪之意。

    不是她对自己的外貌过度自信,但是目前看上她的人还真是不少。可是男人一点心动的意向都没有,哪怕盯着她看,也不过是审视的目光,没带有一点其他意思。

    所以她也希望如果有可能,男人帮小萌排除掉

    “那我今天先不耽误你了,有时间我请小萌和你们吃顿饭。”凌然站起身来,亲自将裴施语送出包厢。

    态度彬彬有礼,又不会给人感觉过于亲密,那条线把握得非常精准。

    裴施语微微一笑,没有多耽搁便是离开。

    “凌少,就这么放她离开?”凌少身边的助理诧异道。

    凌然抬眼看他一眼,助理心底一颤,连忙低下头:“我不该多问。”

    “不过是觉得有点像,想要看看罢了。”凌然收回目光,眼眸如同深潭,探不出下面到底是什么。

    助理这时候很聪明的没有出声,起初他听到凌少让他去调查这个女人,还以为对她有兴趣,后来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你觉得她像不像她?”

    “好像……是有点像。”助理犹豫片刻,最终回答道。

    凌然轻轻一笑:“你刚才看到她的耳朵了吗?和我叔叔的一样。”

    助理这下完全不敢出声了,低着头当自己是空气。

    那可是总统,他可不敢胡乱非议。

    凌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兴味:“这个女人竟然比我那个愚蠢的堂妹还要像他们的孩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