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帅破苍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3章 帅破苍穹

    玫瑰在水珠的灌溉下,渐渐恢复,衰败的迹象渐渐离去,甚至开始长出了嫩芽。

    距离康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让人看到了希望。

    “小语,你好厉害啊,这株玫瑰真的活过来了呢。”卫小萌望着开始起死回生的玫瑰,惊叹不已。

    她虽然信任裴施语,可之前玫瑰的样子实在不像能救活的。

    神奇的水珠肯定会有效果,能做到什么地步,裴施语还真不太清楚,现在她终于可以舒一口气。

    后面的治疗依旧按照这个进度,让人不可思议,又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红姨现在对她也不像前几天那么厌恶,虽然态度依然冷淡。

    “这几天会是关键时期,需要你帮忙照看。”

    卫小萌眨着圆圆的大眼睛,左顾右盼,神秘兮兮的从自己的小熊背包里拿出个东西。

    “你看,我早就准备好啦。”

    “这是什么?”她凑近一看,是个玩具小熊。

    “摄像机啊!我专门网上淘的,是不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拿到手里仔细观察,完全看不出来。

    “这真的不是普通的玩具小熊吗。”

    卫小萌抿嘴笑道:“嘿嘿,你就放心交给我吧,只要那个人再出现,我一定会让她人赃并获!”

    “谢谢你,小萌。”裴施语由衷感激道。

    “谢什么啊,比起你给我的深渊大神限量版新书,完全没得比。”卫小萌想到这个,就忍不住捧起脸。

    “深渊大神的新书真是写的太棒了,我本来还想拿出去跟朋友炫耀,现在根本舍不得。他们肯定会抢,到时候别把我的书给弄坏了。”

    “有机会,我帮你弄个签名?”

    “真哒?!”卫小萌兴奋的蹦起来,“不会让你太为难吧?”

    “深渊很绅士,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脾气古怪难相处。不过他做事的时候非常的认真,不容一丝错误,在他手底下工作比较有压力,但是能学到很多东西。”

    短短几天的相处,裴施语终于明白余问渊之前为什么会说,在他手底下工作是上天的惩罚。

    那么绅士儒雅文质彬彬的人,工作起来简直是个偏执狂。

    为了一个词的精确运用,能耗费一整天去研究。翻查各种资料,弄得人仰马翻,也在所不惜。

    这大概也是他成功的原因,每一件事都要做到极致。

    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敷衍了谁,谁就会敷衍了你。

    “你再跟我讲讲他,他太神秘了,像我这样的资深粉,手头上都没有他多少信息。”卫小萌的眼睛都冒起了星星。

    “还有!他长得怎么样啊?”

    这个问题是万千女粉丝最为关注的,偏偏深渊从来不公开露面,这样的神秘度,让人更想窥探。

    裴施语微微顿了顿,余问渊俊朗的面容、高大的身影呈现在眼前,她也忍不住捧脸。

    “帅破苍穹!”

    “啊——”迷恋的尖叫声响起,卫小萌快速跺脚,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呵,这才几天就开始得意忘形,小心过几天又死了,让你哭都没地方哭去。”周明珠嘲讽的声音响起。

    卫小萌眼睛瞪得圆圆的:“你这人怎么就看不得别人好。”

    “我只是好心提醒而已。”周明珠下巴抬高,凉凉道。

    “哼!”卫小萌冷哼一声,“小语,别理她,我们走。”

    两人结伴离开,丢下周明珠一个人在原地。

    “啧,我看你们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周明珠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一大早,裴施语正在出版社这边工作,卫小萌的电话打了过来。

    “小语,快点过来!凶手抓到了。”

    卫小萌非常的急切呼唤她,看着手边还没有整理好的资料,她微微皱起眉头。

    这几天是最关键的前期准备工作,她每天只上半天班已经引来不满,现在连半天都上不满,翻译组的其他成员恐怕更加看她不顺眼。

    一本精装限量版《空城》递到她的眼前。

    “余先生。”

    “帮我个忙,把它交给宁老夫人。”余问渊揉着太阳穴,一脸懊恼。

    “我的新书每次都要第一时间给宁老夫人过目,让她提提意见,这次竟然给忘了。她老人家肯定要生我的气了,你先去帮我说个好话。”

    “余先生……”

    “这是我交给你的重任,务必圆满完成。你别看宁老夫人这么和蔼可亲,发起脾气连封少这面瘫脸都得犯怵。”

    裴施语一脸感激:“你放心,我会办好的。”

    她并不相信余问渊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更不相信宁老夫人会因为这样的事责罚他。

    刚才她打电话的时候,余问渊从她身边走过,肯定知道些什么,让她有借口去处理。

    余问渊真是太聪明体贴了,她由衷的佩服并且感激,他知道自己的袒护只会让别人更加排斥她,所以从不直接帮忙,因此眼看着她在翻译组里一直被冷遇也从来没给她说过什么话,而是不动声色地让她有表现能力的机会。翻译组的其他成员对她印象有好转,全都是他的功劳。

    否则她被排挤,连表现的机会都不会有。

    其他人都是合作已久,形成了极强的默契,不用安排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她很难插进去。

    在这个转变印象的节骨眼上,她为了处理其他事,抛下繁重忙碌的工作,肯定又会被大家瞧不惯。

    这些人并不坏,只是觉得加入翻译组,就得一心一意。

    余问渊这么做,无疑是给她解了围。

    得到这份翻译工作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能在余问渊这样的良师益友身边学习,让她有很多收获。

    坐着车,急匆匆赶到宁家,她一出现,卫小萌就扑了过来。

    “小语,你终于出现了!那个使坏的人抓到了,就是她!”

    卫小萌指着屋里的周明珠,一脸的愤慨。

    “就是她,把药洒在玫瑰上!现在,现在玫瑰就快要死了……”

    “你别血口喷人,我精心照顾它们还来不及,干嘛要这样做。明明是裴施语没有照顾好,之前就要死了,现在却赖到我头上。”

    裴施语没有理会她们,直接冲到那玫瑰跟前。

    玫瑰已经彻底枯败,没有半点生命力,彻底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