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这些本来都是他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21章 这些本来都是他的

    封擎苍轻轻一笑,带着不屑和嘲讽。

    “放弃封氏,我可以活得很好,而你们……”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直接离开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真当以为我们离开你就活不下去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啊!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吗!”封云顿了顿终于反应过来,这分明赤luoluo的威胁啊!

    不仅仅说他们无能,还威胁他们如果真的让这份遗嘱生效,那么他们连现在的生活都没有办法。

    狂妄至极!

    可男人已经消失在屋子里,让封云有气都不知道往哪撒,一堆的瓷器顿时遭了秧。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屋子里奏响。

    封擎宇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不由苦笑起来。

    他大哥这话还真是不做假,这段时间就足以让他们看清楚,这个家没有他还真是不行。

    不说魏老,就连封雷那一系,他们就不一定能斗得过。

    他的父亲就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还是没有自知之明的那种。母亲和妹妹都目光短浅,而他特长也不在此。

    虽然他从小很优秀,成绩都是拿第一,但是他更擅长的是搞科研,管理上是一团糟。

    这段时间让他们每个人看得非常清楚,绝佳机会摆在面前,他们也没有办法抓住。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反省,做不好都是别人的错,和自己无关。

    “老爷,你别生气。小苍这个时候回来,收拾这么多烂摊子,会自信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江曼柔连忙上前阻拦,这一套瓷器可是价值好几万啊!

    “爸,你不要为了不明所以的人,伤了自己的身体。其实大哥说的也没错,整个封氏他拿走了这么多,没有他我们确实……”

    “那些东西本来是我的!”封云恼怒不已,从来都是父传子,到他这竟然跳过他这个儿子,直接给了这个孽障!

    虽然他挂着一个董事长的名头,可谁不知道他是只不过是个挂名,根本没有任何实权。

    他就跟一个笑话似的,出去没有人买他的帐。平时他虽然有感触,但是这段时间他才知道他这个董事长的名头有多虚,根本压不住任何人。

    如果这些资源一开始就掌握在他的手上,他怎么会这么被动?!他肯定会很顺利的把这次危机度过,不仅仅灭了那个杂种,还能把魏老这种老一派斩草除根。

    哪里像现在,都不过只是大声元气,根本没有把他们的势力完全都砍除,还有亲信能在公司任职,能获得红利。

    这些本来都是他的!可现在都在割他的肉,让他如何不心疼,如何不气恼。

    “老爷,小苍不愿意娶谢家姑娘,这事就这么算了嘛?那边我们可怎么交代啊?”

    封云阴着一张脸:“其他事我可以随他的意,这件事不行!”

    “爸,这样不好吧。大哥从来都不是任人拿捏的性格,强硬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封擎宇微微皱眉,担忧道。

    刚才男人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晰,现在还要触霉头,这实在不妥当。大哥才刚回来几天,还没收拾好烂摊子,他们没帮忙就算了,还给添堵这也太……

    封潇潇白了他一眼:“我们这也是为大哥好,这次是运气好命保住了,可他一直没有老婆没有孩子,以后真遇到什么事,他那么多家产怎么办?还要连累我们被人质疑。”

    “反正他一直没有老婆,我们就帮他找,反正就是个生孩子的,更何况谢苒不管是相貌还是家世哪里配不上的?既然拿到这么多好处,就应该履行相对的义务!”

    “可是大哥说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难道你们还要棒打鸳鸯吗?他可不是我。”封擎宇尽量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可语气依然透着怨怼。

    虽然没有跟他说,但是他可以猜到这桩婚事要是成了,肯定会对他们有好处,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这么积极的撮合的。

    他早就看清楚自己的父母就是无利不起早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封云敏锐的听出话语里的责怪。

    江曼柔连忙打圆场:“小宇,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当初也是为了你好!你们这些做子女的,怎么就是不懂我们父母的心。怪不得小苍会这么误会我们,连你都这样想吗?”

    “爸妈,我懂你们,你们安排的我都接受,因为都是为了我好。”封潇潇连忙表达自己的心意。

    封云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些:“什么喜欢的人,你们还真的相信这说辞?这下子不过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罢!”

    “就是,都传他喜欢一个女人很久,可他这种人会玩暗恋?谁信啊?!他这种人只会不管对方乐不乐意,什么样的身份,直接抢回来的主。”封潇潇不屑道,根本不相信传言中的话。

    这样冷血冷情的人,怎么可能会爱一个人那么久,还从不曾表白,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场的人,包括封擎宇都这么默默认为,那个只是个荒谬的传言。

    “那现在该怎么办?谢家姑娘之前也跟小苍接触过,可是他好像没什么感觉。”江曼柔发愁道。

    封云冷笑一声:“我是他爹,他就得听我的!我让他娶谁就得娶谁!”

    封潇潇和江曼柔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封擎宇心底总觉得不踏实,害怕父母又干出什么蠢事来。

    之前他们就没办法压制大哥,现在经过这么一遭,更是难以控制,到时候兴许还会惹怒大哥。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想给封擎苍发了个短信。

    封擎苍悄无声息的回到那个让他觉得全身放松的房间,床上的人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有人潜入。

    他轻轻抚摸着床上睡美人的脸颊,轻轻吻着他的额头。

    “甜甜,我回来了。”他在她耳边轻轻低吟着。

    裴施语在睡梦中低吟了两声,好像在回应他一样,好像小猫叫一样,十分的甜腻诱人。

    封擎苍的眼眸暗了暗,正打算解开领带,手机这时候响了。

    裴施语被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顿时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伸手拍了过去。

    “流氓!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