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靠美色上位-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2章 靠美色上位

    第二天,裴施语作为正式员工,来到出版社参加第一次翻译组会议。

    包括余问渊和她,翻译组一共有五个人。

    另外两男一女,都在三四十岁左右。他们都是文学著作翻译圈里的大牛,是余问渊英文翻译的固定成员。

    “这是我们翻译组的新成员,也是最后一位成员,裴施语,希望大家以后合作愉快。”余问渊向大家介绍。

    “大家好,我叫裴施语,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三人早就听闻新来的翻译年轻又漂亮,否则也不会被选到宁家去照顾兰花。可见到真人,依然被惊艳了。

    肌肤胜雪,婀娜多姿,微微一笑顾盼生辉。美丽温婉不具备攻击性,让人赏心悦目。

    这么漂亮的人,真的能胜任一部文学作品的翻译?而且还是深渊的作品。

    深渊的作品囊括了很多专业性的知识,这本《空城》更是包含了天文、地理、哲学、历史、政治等多方面,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量,根本无法准确的进行翻译。

    不是他们歧视美女,而是这个世界漂亮的人总是能得到优待,不需要过多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因此,美人中的草包比例被拉大了。

    而眼前的这位,甚至比大多漂亮的人还漂亮一些,怎么看都更像是花瓶而不是书柜。

    深渊的眼光,他们不敢质疑,公事公办的进行自我介绍,不排斥也不亲近。

    第一天的会议,主要是余问渊将《空城》里涉及的知识交代清楚,并将相关资料交给大家拿回去阅读,以及以后工作的大致规划。

    至于具体分工,需要等所有人将书看完,提交了读后感之后,根据各自认知来分配。

    洗手间里,两个女人在聊天。

    “你刚才看到了吗,那个新来的翻译今天也过来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昨天她就来。”

    “昨天没看到人长什么样,今天我终于看到了,好漂亮啊!”

    “不漂亮怎么会被深渊大神给看上?因为她前台那个讨厌鬼都被赶走了,就是深渊大神出的面。”

    “你是说……不会吧,深渊大神不像是这种人啊,他不是只看能力的吗。这种要紧的事,可不好随便穿插不懂行的,会把自己的书给毁掉的。”

    “不是因为漂亮,还能因为什么?翻译组的成员,哪个不是资深翻译?这个女人都不是英语专业的。”

    “哎,这个世界怎么都是看脸,连深渊大神这么有内涵有深度的人都没办法幸免。”

    “男人不都这样吗。”

    “那也不用把她放进翻译组啊,要是弄砸了,丢的可是自己的脸。”

    “不过是个挂名,干点记录和输入电脑的杂活,混个假资历而已。证明自己不是花瓶,不是只会靠男人,是有能力有事业的。”

    “这不是又立又婊吗!真是太讨厌了,这不是拉低深渊大神的逼格吗。”

    “一个当做摆设的花瓶,带着玩玩罢了。”

    “翻译组里的安姐工作最认真,对这种没能力还硬凑数的人,绝不会留面子,她们两个很可能会对上吧?”

    “你说的没错,她的老公刚被妖精抢走,最看不惯这种妖娆贱货,咱们等着好戏吧。”

    两人边说边笑,走出洗手间。最里面的门,打来了。

    对话里的主人公——裴施语,走了出来。

    她并不想偷听,一切纯属巧合。

    完全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太漂亮而被质疑能力,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在不久之前,她因为土气、邋遢、丑陋被人嫌弃。

    不论美与丑,个人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被人看不起没关系,只要后面让大家刮目相看,就是赢家。

    领了翻译组这边的任务,将这段时间要做的事都理清楚,裴施语马不停蹄的奔向宁家老宅。

    玫瑰比昨天更加衰败,若是常人看到,肯定已经宣布放弃了。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觉得能救活?”周明珠好像听到什么大笑话一样。

    谢苒苦口婆心的劝道:“施语,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们也很为它伤心,可你不能因此自欺欺人啊。”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们不用劝了,过几天再来看吧。”

    她淡淡道,从背包里拿出装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装着稀释了的红水珠。

    周明珠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是想故意拖延时间,从外面移植新的玫瑰冒名顶替吧?”

    “施语,你可不能这么做啊。你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谢苒大惊失色。

    她望了两人一眼,指着自己的脑袋:“这是什么?”

    “脑袋啊。”周明珠道。

    “我还以为你们看不到,以为它给弄丢了。”

    两人被堵了个结实,讪讪离去。

    她这才打开矿泉水瓶,将水一点点的淋到泥土里,时刻观察玫瑰的变化。

    没一会,玫瑰的枝叶上呈现出薄薄的灰黑色物质,跟她以前排出的毒素很相似,只是淡了很多,不注意根本不会发现。

    用水轻轻将它们都冲洗掉,表面上玫瑰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她知道这是因为用料太少的缘故,并非吝啬,而是不敢让效果太过逆天,到时候就没法解释了。

    第二天,她再次来到宁家,卫小萌兴奋地奔了过来。

    “小语,玫瑰比昨天好了那么一点!”

    她连忙跑过去看,枝叶整体还枯黄着,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和昨天有所不同,至少能看出一丝生机,这是活转过来的迹象。

    第三天,她委托叶沛灵找人帮忙检测土壤的报告拿到了,土壤里面果然有除草剂。这种除草剂很容易挥发,效用快且迅速,杀伤力非常强。

    一旦使用,就会破坏土地,导致寸草不生,属于不合格产品,市面上是不让卖的。

    “这也太狠了!”叶沛灵愤愤不平,“这种人必须得抓到,为了一个莫须有的期待,就能搞出这么一件事。以后诱惑力更大,岂不是杀人都不眨眼!”

    裴施语也同样愤怒,这种人在自己身边,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不铲除掉,谁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像叶沛灵说的那样。

    人心的贪婪,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能低估。

    同样的化验报告也摆到了封擎苍的面前。

    “封少,我已经命人调出监控录像,锁定了撒药的人,需不需要……”

    男人抬手:“不用。”

    陆伟祺顿住,不再说话。

    “我想看看,她会怎么做。”男人顿了顿,又道:“不要让她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