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逼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9章 逼婚

    裴施语心底失望极了,嘴里却体贴道:“你不用担心我,好好照顾自己。”

    这些天发生那么多事,她很清楚,男人很忙,没那么多时间风花雪月。她帮不上忙,只能不要拖后腿。

    “我很快会回来的。”封擎苍没说两句话就挂了电话,听得出男人非常的忙碌,没有时间像之前一样撩拨。

    裴施语望着手机,心底空空的,情理上清楚这是必然的,感情上依然无法控制的失落。

    “我怎么越来越患得患失了。”裴施语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对这样的自己很是不满,可不知为何,今天总觉得心底很不舒服。

    封擎苍回到封家老宅,封云一行人全都在客厅里等着。

    “哥。”封擎宇看到他,第一个站起来迎接,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

    封潇潇看到自家哥哥这模样,心底郁闷极了。

    “昨天你去哪了,好不容易一家团聚,为你专门办了接风宴,你倒好不见人影!你还当不当这是你的家?!”封云吹胡子瞪眼,对长子他永远没法摆出好脸色。

    实在是这家伙太气人,永远摆着一张棺材脸,好像这家欠了他多少东西似的!

    “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如果是要求情,免谈。”封擎苍懒得跟他们绕弯子,开门见山道。

    江曼柔一脸尴尬,这次封擎苍不仅仅打了魏老的脸,而已是打了所有人的脸。

    为什么魏老这么轻易就在短时间内出这么大的事,却没人怀疑到他的身上。所有人都以为是他们自己内斗,故意把封擎苍害死。

    所有人深信不疑,这本身就足够讽刺的。

    更何况,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事,竟然都被封擎苍查了出来,折了不少人手进去。

    “小苍,我真的对那些不清楚,我没有想到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真的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封家。”江曼柔含着泪道歉,态度看起来卑微极了。

    “妈,这事跟你有设么关系,都是那些人故意陷害的!”封潇潇不服气道。

    封云看封擎苍一点避讳的样子都没有,恼怒道:“她是你妈妈,是你的长辈,她都跟你道歉了,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

    封擎苍一言不发,淡淡的看着这一场大戏,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有话快说,我很忙。”

    如果是平时封云肯定会喷回去,可公司成今天的样子,他们脱离不干系,也就不敢多说什么。

    况且今天有其他的目的。

    “老爷,这都是我的错,你们父子别再为这事反目了。这次我们吃了教训,不能再因为不和着了别人的道啊。”江曼柔连忙出来打圆场,还狠狠瞪了封潇潇一眼,让她不要多花。

    封潇潇撇了撇嘴,虽然很是不满,却也没有再吭气。

    “这件事都怪魏老那个老尖巨猾的,没有想到他连自己的儿子都抛出来,也是够狠的!”封云鄙夷道。

    封擎苍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使得场面更加诡异。

    半斤八两,还去笑别人。

    “可惜没有抓住这只老狐狸,也不知道后面还会闹出什么!你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春风吹又生!”

    封云难得没又理会他的嘲讽,没有暴躁跳起,继续说着正事。可封擎苍依然没有搭茬,这让他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封擎宇连忙开口接话:“大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肯定不会轻易绕过害他的人。”

    “嗯,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封擎苍抬眼,意有所指的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江曼柔心底一紧,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

    这次拔出萝卜带出泥,他们这边也不干净。

    之前三方角逐就已经失去了很多她安插在公司里的人,现在封擎苍回来了,又被清理了一遍。现在公司已经没有她什么人了,偏偏她一句话都不能说。

    这次她太大意了,以为男人已经死了,所以没有那么谨慎。

    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男人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让他们猝不及防。

    江曼柔恨不得将这个风姿卓越的人掐死,为什么这样的人不是她的儿子!现在就不用在这苦苦挣扎,每天过着汲汲营营的日子。

    真是货比货得扔!她从前觉得自己儿子非常优秀,可有这个男人对比,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件事对我们公司的打击太大了,现在股票跌得非常厉害,今年的效益恐怕要缩一半。”封云痛心疾首道,这个时候才有些正经样。

    封擎苍依然没有说话,如同一个王者一般,坐在沙发上听着臣子的汇报。完全不像面对的是自己的父亲,高高在上,爱答不理。

    封云见他这个态度,火气又往头上冲,正欲发火却被江曼柔拦住了,暗暗对他摇了摇头。

    他深吸一口气,只能忍下。

    这次事件让他们十分被动,这小子本就是不服管教的,现在更加难以压制。

    “这次公司的动荡,你也难咎其责。”封云没有再绕弯子,非常严肃道。

    封擎苍这时才抬眼,听了一堆废话,重头戏终于来了。

    “隐瞒你没有死的消息,这是其一。虽然是为了生命安全,可你没有安排好,让公司造成这么大损失,你这个做总裁的怎么也逃不过责任!”封云沉声道,和平时的暴躁不同,说得有理有据。

    “我会以最快速度整顿公司。”封擎苍缓缓开口。

    封云点了点头,又来开口道:“第二,你现在已经二十七,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跟别说孩子!如果你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无后就是大不孝!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们也不会被人怀疑。”

    封擎苍的目光变得危险:“你想要说什么?”

    “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找个知冷热的人。要是没有合意的,先留下一个继承人也行。省得以后你再有什么事,又把帐算在我们头上!”封云愤怒道,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这件事不用你操心。”封擎苍一脸淡然,可心底已经飞到其他地方。

    想起这段时间和那女人如此缠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小生命的诞生?

    “你当我愿意操这个心!”封云冷哼,“我只是不想以后再有什么事,又有借口赖在我们身上!”

    “老爷,您怎么能这么说话,也太伤孩子的心了。”江曼柔嗔怪道。

    “他有心?”封云嗤道,江曼柔朝着他摇了摇头,封云这才停止了嘲讽。

    “你的婚事你爷爷在的时候,就已经为你定下了。这些年你一直以工作为重,我就没有催你。现在发生这么多事,我可是不敢让你再单身,你找个时间,把那个女孩给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