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不要奢想不属于你的东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6章 不要奢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没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唐夜打包票道。

    只要是在A市,就算是几十年前的事,他们也能不惊动任何人,查探清楚。

    裴施语很清楚他们的本事,听到这句话心底更加踏实了,笑道:“嗯,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正在这个时候,裴施语的手机响了,熟悉了铃声让她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抱歉,我接个电话。”裴施语不好意思道,拿着电话走到一旁接听,“喂,我已经醒来了,在外面办点事……”

    她的表情和语气因为这一通电话,明显变得不一样起来。唐佩和唐夜都是敏感的人,心底顿时了然。

    唐夜的手紧紧捏着杯子,整个人散发着骇人的戾气。唐佩的手落在他的手上,将他手里的杯子拿开。

    杯子已经裂开了缝隙,只要稍稍用力就会破碎。

    “我提醒过你,不要奢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唐佩低声道,声音不大可每一字都如同尖刀一样,深深的刺入唐夜的心里。

    一时间,千疮百孔。

    唐夜痛苦的闭上眼,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以为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以为他已经放下。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他才知道之前的醉生梦死,之前的逃避刻意忘却,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他现在多么想要冲过去,抛开一切表达自己的心意,和她永远在一起。

    但是,他不能。

    他拥有很多东西,可同时失去了很多。

    母亲的鲜血印在他的脑海里,前一阵子他一个兄弟妻儿的惨死,让他无法踏出那一步,只能隐忍着。

    别人都说他游戏人间,对女人太过残忍,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不要。

    谁又知道,他何尝不想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过着简单的日子。

    可他的出生就是原罪,注定了要经历磨难。

    他们唐家现在只剩下他和唐佩,其他人都死于非命。老天对他们唐家下了诅咒,让他们永远无法接触阳光。任何靠近的人,都会面临着危险。

    他们只能接触同样黑暗的人,只能在这一条道上一头走到黑,别无选择。

    现在他们虽然已经开始逐渐洗白,可也只能保证部分兄弟能够走到台面上来,不用像地沟里的老鼠一样。

    他们可以救赎其他人,却没办法救赎自己。

    如果放弃一切,没有了根基,下场只会比现在更加凄惨。

    至少现在,他们没有去接触阳光的权力,裴施语是个意外。

    裴施语接起电话,男人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醒来了?你在哪?”

    裴施语有一瞬间的楞神,可最终还是决定说出真相,不敢隐瞒。

    “让你好好休息,怎么又乱跑?!你是在用行动告诉我,昨天我还不够努力?”男人的声音瞬间沉了下去,充满了不悦。

    裴施语心底一跳,男人要是更努力,她真的要死在床上了。她可不希望自己过世之后,墓碑志上写的是因为纵欲过度而死亡的字眼。

    “我,我只是出来办点事。”裴施语弱弱开口道。

    “什么事这么重要?”

    “是关于我父母的事。”

    封擎苍微微皱眉:“你现在唐家姐弟那?”

    裴施语想起之前男人好像说过,他会帮她查的事,不让她去找别人,顿时心虚极了。

    “呃……嗯,顺便过来看看他们,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传来动静,裴施语心底一跳,连忙解释:“我不是觉得你查不到,只是这段时间你这么忙,而且佩姐他们这方面很强,所以我就过来委托他们了。”

    “只是这样?”

    裴施语莫名其妙:“不然呢?”

    封擎苍心底舒坦了不少,他明显的感受到那个唐夜对裴施语的感情不一般。两个人在牢里共患难,拥有不一样的友谊。这是非常危险的征兆,他可不想有什么意外。

    不过目前看,一切安好。

    这个笨女人,根本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我现在派人去接你。”封擎苍不放心道。

    裴施语下意识拒绝道:“啊?不用!我自己打的回去就好。”

    “就这么决定了。”说完,封擎苍直接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权力。

    封擎苍的动作很快,没一会车子就在楼下等着了。

    裴施语郁闷不已,原本还想着和唐佩和唐夜吃顿饭再离开呢。

    “下午我们还有个重要会议,正愁着一会没空陪你呢。”唐佩看得出她的为难,直接开口道。

    “那我先走了,我们下次再约。”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底舒了一口气,还好碰巧,否则就这么走了,感觉也太不对劲了。

    男人真是太霸道了,出来一会就要把她抓回去。明明她已经没什么事了!

    可她不敢这么反驳,省得晚上又被男人用这个借口继续折腾她,她的骨头都要被拆散了不可。红珠水用在这种地方,也太囧了些。

    唐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细小得看不清人脸的人坐上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去。他的心也好像被带走了一样,空荡荡的。

    唐佩走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现在,可以放手了吧。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就算你没有阻碍,也不可能让她留在你的身边。”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她早就是我的人!”

    唐夜表情阴冷,完全没有平时的嬉皮笑脸,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邪气的冷酷。如同地狱而来的撒旦一样,名副其实的黑暗之子。

    “你还没有看明白吗,她只是把你当做哥们,无关爱情。”唐佩毫不客气的揭开这层真相。

    唐夜痛苦的闭上眼,那是因为他故意把自己的性别模糊掉,踏踏实实的做一个兄弟一个朋友。可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现实就是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哪怕他未来彻底洗白,逃脱那个可怕的魔咒,也已经来不及了。

    唐佩一只手夹着香烟,单手环胸,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来,整个人淹没在迷雾之中。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让她活得快乐,而不是给她压力。放手吧,她不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