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谁敢占你的便宜,打!-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5章 谁敢占你的便宜,打!

    唐夜的眼眸瞬间变成红色,他一把将申晶推到一边,双手如同铁钳一样抓住裴施语的双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颈间。

    整个人散发出恐怖的戾气,好像要将全世界都摧毁一般。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碰你!”他的声音阴冷得可怕,凛冽的眼神好像要把人刺穿一样,幽暗得如同黑暗深渊一般。

    好像裴施语只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他就会去亲自将他撕碎一般。

    裴施语被这样的唐夜吓了一跳,她看过他很多面,可从来没有看到他这副模样。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反应。

    “唐夜,你个神经病,竟然敢推我!”被推倒在一旁的申晶,摸着自己快摔成两半的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心底恼怒不已。

    他们两个人虽然以前也经常打闹,可唐夜还是第一次这么完全无视她,直接把她给推飞。

    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已经有男人的女人!

    “滚。”唐夜的声音冷静得可怕,透着说不出的阴森感。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让每个人从灵魂深处的冰冷。

    “唐夜!这个女人已经有男人了,你……”

    “滚!”唐夜转过脸,眼眸赤红如同一个恶魔一般。

    申晶的声音戛然而止,踉跄的往后倒退了两步,失魂落魄的跑出了办公室。

    好可怕,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可怕!

    唐夜转头望向裴施语,目光阴测测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糖丸,你抓疼我了。”裴施语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夜的反应会这么大,整个人惊慌失措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唐夜却罔若未闻,他抬起右手,用指尖轻轻的滑过裴施语光滑细嫩的脸蛋。

    “乖,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他慢悠悠的开口,温柔极了。

    裴施语哪里敢说出真相,这样的唐夜太可怕了,让她觉得陌生极了,让她感到了惧怕。

    “糖丸,你,你怎么了?”

    “小雨滴,你怎么可以……”

    “咣当——”房门又一次被踢开,这次直接门板都被踢歪了,晃悠悠的悬着,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唐夜!你这混小子,又在欺负小语!是不是皮痒了!”一个红色身影迅速窜了过来,直接揪住唐夜的衣领,毫不客气给了他一巴掌。

    唐夜被这一巴掌打醒了,看到一脸盛怒的唐佩,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唐佩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他,冷冷的警告着。

    他看向裴施语,她的眼底尽是惊恐。

    顿时,他回过神来,他干了什么啊!

    唐夜的心里苦涩极了,却还要扯出一抹笑意,故做轻松的放开了手,嬉皮笑脸道:“姐,我就跟小雨滴开玩笑,你就小题大做打我,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好歹也是个总裁呢。”

    “开玩笑?故意把小语吓得脸色发白,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啊。以前明明知道小语怕蛇鼠,结果还故意抓这些玩意吓小语,害得她做了几晚的噩梦。现在还不吃教训,又来故意吓她。”

    唐佩冷哼道,一副瞧不惯他是个老顽童的模样,故意说起以前的恶作剧,就是为了化解此刻的尴尬。

    “我这不是为了锻炼小语的胆子吗,你没看她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还能抓蛇做蛇羹呢。”唐夜想起什么,吞了吞口水,转向裴施语。

    “小雨滴,你什么时候再给我做一碗蛇羹呗,你不知道我多惦记这一口。”

    裴施语完全傻在了原地,这画风转得太快,让她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唐夜刚才的样子根本不像玩笑,可是现在她有些看不明白了。

    “你看你,把小语吓到了吧。”唐佩嗔怪道。

    “姐,都怪你,要不是你我现在就知道是哪个男人竟然敢这么对小语!小语这人不给点厉害,根本没法撬开她的嘴!”唐夜郁闷道。

    “小雨滴,你告诉哥,到底是谁敢占你的便宜,没这么轻易就算了的!”

    唐夜的心在滴血,可面上却要摆出一副嬉笑怒骂的模样,看着十分不正经。却不知道这样的笑容是费了多大的劲才能挤出来,如同赤脚走在刀口上一样,步步都是那么的血腥残忍。

    就连唐佩也不忍看他这副模样,跨了一步走到另一头,拿起香烟,点燃抽了起来。

    云雾之间,掩盖她眼底的忧伤和无奈。

    裴施语心底更是茫然,刚才好像要毁灭一切的唐夜好像从未曾出现过一样,难道是她产生了幻觉?

    现在的唐夜才是她熟悉的样子,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小语,别理会他,他一天不发神经,一天身上就不舒坦。”唐佩猛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

    “姐,我没胡闹。我们小语被人占了便宜,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管!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娘家人,小语可是我们的宝贝,可不是这么随便就能被人带走的!”唐夜很是不服气道,一半真心一半玩笑。

    刀划得多了,反而没有了太大的感觉,可以肆意的开着这样的玩笑。

    哪怕每一句话,都那样的血淋淋。

    “小语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唐佩将手里的烟掐了,“小语,你要是被欺负别忘了有我们。”

    裴施语这时候已经将丝巾重新绑回脖子上,掩盖住那刺目的痕迹。

    “我,我没有被欺负,是我心甘情愿的。”她红着脸开口道,早知道会有这一幕,她就不急着今天过来了。

    没有想到就是这么巧,竟然就被扯开了。所幸这不是在办公室,否则更加难堪。

    ‘心甘情愿’四个字,深深的打在唐夜的心上,整颗心好像被苦水浸泡一样。偏偏,他至始至终,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心爱的人,奔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唐佩感受到了唐夜的异样,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今天过来是因为什么事?”

    “是因为我的身世,我想让你们帮我查一下。”裴施语将桌上的资料推给唐佩。

    “内容虽不多,但是线索很明晰,查起来应该并不难。不过,你要做好准备。”唐佩听到前因后果,大概能猜到什么。

    和裴施语所想的一样,只怕她的存在是一个尴尬。

    裴施语沉默了片刻,道:“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所以我希望最好不要惊动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