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被小糖丸发现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4章 被小糖丸发现了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底咯噔了一下,抓住他的手,一脸激动道:“你见过她?!”

    唐夜原本的思路,被手上温暖的触感给打散。梦里多少次,他多么想要牵着这双纤细柔软的双手,走在落日余晖之下。

    “小糖丸?”裴施语等着他回应,可久久没有反应,不由出声提醒。

    “啊?什么……”

    正这时,大门被狠狠的踹开了,发出了巨响。裴施语被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

    一个娇小的身影冲了进来,直接挡在两个人的中间。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一个高亢的声音直接劈下来,震得两人耳膜都有些疼。

    “申晶,你他妈又踢我的门!”唐夜吼道,为手上温柔触感的消失感到恼怒。

    “我要不是闯进来,怎么抓住你们两个狗男女!”来人指着唐夜的鼻子骂道,“唐夜,是我的,我不准你跟别的女人有来往!”

    裴施语这才看清楚来人,她留着很短的短发,比唐夜头发长不了多少。身穿黑色背心迷彩裤,脚上踩着高帮靴子。

    看着十分的英姿飒爽,酷劲十足,只是女性特征不太显,整个人显得过‘硬’,典型的假小子类型。

    “小雨滴,我跟着疯女人没关系,别听她胡扯。”唐夜第一个反应就是给裴施语解释,非常担心她会误会什么。

    “小雨滴?这是你的花名?”申晶上下打量着裴施语,一副审视的模样,眼眸里充满了不屑。

    “什么眼光,一副假仙的样子,你们男人真是一点品味都没有。”

    “申晶,你给我闭嘴!”唐夜恼怒道,又转向裴施语道:“小雨滴,你别生气,这个女人就是嫉妒别的女人的美貌,所以最喜欢抨击别人。”

    “我呸!我嫉妒个屁啊,让我弄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去死!矫揉造作,成天就知道说什么化妆品衣服的,肤浅又无知!成天装软弱勾引男人……”

    “申晶,你闭嘴!别以为有你父亲做挡箭牌,我就不敢动你!”唐夜这下彻底恼了,眼眸里暗藏着杀机,整个人散发着冷意。

    申晶被吓了一跳,心底微微发颤。

    她以前做过很多过分的事,可唐夜从来没有这么对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让唐夜紧张成这个样子,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申晶望向裴施语的目光,更加充满了敌意。

    “申晶,你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唐夜的声音阴沉得可怕,就连裴施语都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

    以前在监狱里的时候,哪怕要一起打天下,唐夜也一副浪荡模样。脸上永远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很少会冷下脸来。

    虽然下手比谁都狠,可从来不会这样直接的散发出凌厉刺人的气息。

    “唐夜,你还想不想和我爸爸合作了!”申晶丢出最后的杀手锏。

    唐夜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眼眸冰冷得可怕,声音仿若地狱里冒出来的一样:

    “真以为我唐夜,少了你爸也活不下去了?”

    申晶心底咯噔了一下,虽然这是她赖上他最大筹码,可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可怕不拘。如果他真的想要发狠,她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她爸爸也经常让她不要任性,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她这么好那个男人怎么这么眼瞎,跟其他肤浅的男人一样,就喜欢那种妖娆贱货!

    那种女人有什么好,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倒胃口得要死。

    哪里像她,可以一起闯荡,可以当情侣也能像哥们一样放松的在一起。

    不用小心翼翼的讨好,不用斟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就怕伤到她们脆弱的小心灵。

    “有什么话好好说。”裴施语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

    她听到女孩姓申,心底就有了一种猜测。

    虽然他们现在不怎么联系,不代表不清楚彼此的事。

    唐夜姐弟有心洗白,把一些暗处的生意化到明处,为长远做打算。

    虽然以前唐家就已经有部分洗白,却并没有从根底上开始,这里头牵扯太多利益,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而申家在政界颇有势力,A市市长就姓申。唐家和申家有来往,也是想要搭上这条线,合法洗白。

    虽然唐家并不是依附关系,是彼此平等,甚至有时候微高一点。但是真要闹崩,对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她可不希望为了这点小事,惹得两家没法合作下去。

    “申小姐,你误会了,我和佩姐、唐夜是旧识。”

    “小雨滴,你跟她解释什么!”唐夜不满道。

    裴施语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跟一个女孩置气,出息了你。”

    “拜托,你别老学我姐说话好吗。”唐夜被她一瞪,心底荡漾,戾气也很快散去,迅速调整好心态,受不了的扶额。

    申晶眉头紧皱,看着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互动,心底愤恨极了。

    说有暧昧吧,这种相处模式又不像。可说没有,她刚才闯进来,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唐夜的表情里明明饱含着倾慕。

    “你说的是真的?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裴施语笑了起来:“当然,我们是兄弟。”

    话语里透着坚定,唐夜听到,心底难受极了,偏偏他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真的?你敢发毒誓,以后永远不打唐夜的主意,否则全家死光光!”申晶依然不信。

    “申晶,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动你!”唐夜烦躁不已,看申晶更加不顺眼了。

    “来啊,我怕你啊!”申晶上手就打过去。

    唐夜从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也被申晶这个疯丫头弄得烦躁不已,直接拍开她的手,要给她点颜色看看。眼看两个人就要打起来,裴施语无奈的上前阻拦。

    在挣扎之中,她不小心把颈上的丝巾给抽散了,顿时露出一片青青紫紫布满暧昧痕迹的颈脖。

    “这是什么?”痕迹太过明显,尤其裴施语非常的白,看着更加惨不忍睹。

    使得两个在打闹的两人,全都安静下来,盯着她的那处看。

    唐夜看到这样的痕迹,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心底压抑的猛兽彻底挣脱了禁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