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求助小糖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3章 求助小糖丸

    裴施语来到嘉创集团,抬头看着眼前充满创意的高大建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和作风严谨的封氏不同,这里的人明显放松不少,装修风格非常的抽象充满了创造性。

    嘉创集团的主要经营项目是安保保全、娱乐和影视行业等,尤其是影视娱乐,最为普通群众所熟知。

    旗下有很多国内高人气艺人,出产了很多卖座卖好的电视电影,目前床下国内投资最高的电影和票房的影视公司,就是嘉创集团创造的。

    大约因此,整体氛围都比较艺术性,一楼是个大大的书吧,看着十分闲散,可仔细一看又井然有序。

    她走到前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您好,我找你们唐总。”

    前台小姐看到她的面容,顿时明白了什么,扯出一抹公式化笑容:“您好,请问您预约了吗?”

    “是的,我叫裴施语,跟你们唐总有约。”

    “好的,我去帮您问一下。”前台小姐正打算打电话询问总裁办,就被人打断了。

    “以后只要是这位小姐过来,都让她直接上楼。”唐夜出现在大堂,他单手插在裤兜里,玄色的衬衫解开最上面的扣子,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邪笑。

    整个人看起来风流倜傥,充满着一种野性的邪气。

    他的出现,让前台小姐顿时红了耳根,眼神若有似无的飘过去,声音都变得柔媚不少:“是的,总裁。”

    心底却震惊不已,这个女人是谁,竟然能让唐总亲自下来接她!

    夜少身边的女人没有断过,可从来都是片叶不沾身,跟着他的女人,从来就不敢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曾经有不识相的,以为夜少对她挺好,就以总裁夫人自居,还跑到公司耀武扬威。看到唐夜跟其他女人比较亲近,还上前大打出手。

    结果被当场打脸,直接把她给扔出大门,一点面子也不给。再想纠缠,直接让她一家人都没法在这所城市待下去。

    也有女人使计怀上他的孩子,想借肚上位,结果直接被拉去打掉。哪怕是带着孩子认的,他连亲子鉴定都没有做,就把两个人都给扔出去,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让人看到夜少的手段阴狠,从来不是一个可以招惹的人。让人这才反应过来,夜少是什么样的出身。

    至此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变得乖巧不少,唐夜虽然跟她们都不长久,但是都给了她们高额分手费或者好的前程。

    没有想到夜少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亲自下楼迎接,好说出这么亲昵的话,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雨滴,你能过来,我真的是感动得连午饭都吃不下!怎么样,要不你还是来我这上班吧?”唐夜朝着裴施语张开手,一副要把她拥入怀中的架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她现在比以前更加具有女人味,眉眼里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媚态,整个人看着艳光四射。

    心中的悸动更强了,让他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想要将这个心心念念的人栓在自己身边,做最亲密的事,永远都不分开。

    可他必须压抑住,不敢踏出雷池半步。

    裴施语看到唐夜依然一副没个正经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好啊。”

    唐夜直接一个刹车,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你,你说什么?”

    “我说,好啊。你既然这么盛情邀请,那我就过来帮忙。”裴施语笑得特别的真诚。

    “你,你不会说的是真的吧?”唐夜吞了吞口水,心底有些慌。

    如果这是真的,每天他都和她在一起,比以前在监狱里的时候,还要频繁还要亲近……

    想到这个画面,唐夜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他被人羡慕的聪明脑袋,这时候完全罢了工,脑子里只剩下这件事,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

    可很快又想起唐佩的叮嘱,顿时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瞧你的表情,我就这么让你烦啊?”裴施语看到他别扭的表情,心底不满有些气闷。

    唐夜这才反应过来,裴施语这是在逗他呢。

    心底很失望,又有一种解脱和庆幸。好像打翻了酱料桌,一时间酸甜苦辣什么味道都有。

    “怎么会!我这是太惊喜了!”唐夜信誓旦旦道。

    裴施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唐夜自以为厚如城墙的脸皮,这时候也败下阵来。

    “小雨滴,我……”

    “你要是觉得愧疚,就帮我一个忙。”裴施语并不是想真的为难他,点到为止,直接打断他的话转移话题。

    都是聪明人,心底其实都很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是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唐夜苦笑,他心底很清楚裴施语猜对也没有猜对。他们的故意疏远,更多是因为他。唐佩怕他陷入太深,所以刻意的疏远。

    否则只是普通朋友,根本不妨碍彼此的交往。

    “我们上去谈。”唐夜敛神,带着裴施语乘坐专属电梯,来到总裁办公室。

    直到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这才开口询问:“说吧,什么事?”

    他很清楚,裴施语其实内心并没有外表看着那么温和好亲近,她的心底设着高高的城墙,缩在自己的小地盘里,不敢越雷池半步。

    若非重要的事,她不会轻易开口寻求帮忙,还专门跑过来。

    裴施语抱着茶杯,温暖的触感让她感到踏实。

    她斟酌片刻,才开口道:“我想你帮我寻找我的父母。”

    “你找到线索了?”唐夜知道她的身世,可因为当初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年代又太久远也就难以查寻。

    她之前没有请求,现在突然有这个要求,说明知道了什么或者找到了什么。

    裴施语将包里的资料拿了出来,递了过去:“这是我最近找到的资料。”

    唐夜拿着相片,盯着看了半天,喃喃开口:“我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