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我都失宠好久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2章 我都失宠好久了

    裴施语第二天起床,觉得整个人跟被大卡车碾压过一样,全身酸痛不已,身体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昨天两人在办公室里胡闹,好不容易停下,回到家又继续,直至快要天明才停休。

    男人依如从前一般,早已经起床。

    裴施语抚着酸痛的腰,要不是饿得厉害,完全不想从床上爬起来。

    心底不由暗叹,昨天使劲的都是男人,结果比她不知道生龙活虎多少倍。昨天她做到最后昏睡过去,迷迷糊糊中感受到男人还抱着她到浴室里洗澡了。

    想到男人,她又忍不住红了脸。

    她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发现自己从颈到胸口衣服掩盖的地方,一片艳红的红痕。稍有经验的人,就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让我怎么见人啊!”裴施语郁闷不已,一出声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得不能听了。

    她迈着软绵绵的腿走出房间,意外的是男人没有想以前一样,在外头等着她。屋子里空无一人,男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裴施语微微皱眉:“他去哪里了?”

    餐桌上摆着保温壶,一打开里面放着美味的食物,全都是清淡滋补的。

    保温壶下还压了一张字条,笔记刚劲有力,如同男人一般充满了力量。

    “抱歉,公司有事,我先走了。记得把东西吃了,我已经帮你请假,好好休息,我很快回来。”

    这句话倒是没让裴施语觉得有何,虽然一觉醒来,男人不在身边,心底难免落寞。但是她很清楚男人刚‘起死回生’,公司有很多事要去处理。

    昨天虽然在董事会上一击即中,让魏老一派受到极大的打击,但是那只是刚刚开始。怎么收拾烂摊子,怎么将那些充满狼子野心的人彻底赶出封氏,后续才是重点。

    男人一向工作都非常忙碌,现在只会更甚。

    看到男人帮她请假,也忍不住红了脸,可毕竟不是第一次,已经可以压制住内心的羞涩感。

    前面一句话倒是正常,虽然心中悸动却不会有太多其他感受。可当看到落款的时候,裴施语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一样。

    最右下端写着:苍哥哥。

    这三个字刺进裴施语的眼里,后脑勺一阵疼痛。

    她突然想起昨天在激情失去意识的时候,自己好像没有意识的吐出过这三个字。

    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熟悉。

    之前她只以为是意识模糊,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可现在看到这三个字,总觉得心底好像空了一块。

    有一个声音,拼命在心底呐喊着,好像要告诉她什么一样。

    可是她想要突破重重迷雾,想要看到那个人,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我难道真的失忆过?”裴施语自言自语道,可她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

    她想起自己受伤的那一年,最大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爸爸不告诉她呢?

    而且那之后,爸爸非常迅速的帮她跟乔祁订了婚,这其中是否有联系?

    可惜现在爸爸已经去世,她没办法问起。养母兴许会知道什么,可是她和养母的关系,她肯定不会告诉她实情。

    “爸爸,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裴施语这时想起她还没有去找唐夜,这段时间一直被各种事牵绊住,这件事反倒被抛到了脑后。

    兴许内心底还是有些害怕,所以潜意识里不停的暗示着自己,让自己觉得自己很忙,没空去寻找唐夜。

    实际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根本没有什么麻烦的。

    裴施语今天将稀释的红珠水全都给消灭了,没有单独拿出来制作DIY护肤品。她现在虽然很少有机会给叶沛灵等关心自己的人煲汤,可是经常会送一些放着红珠水的护肤品、小零食,送给他们。

    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谢意,虽然没有人知道她的用心,却甘之如饴。

    不过即便大家不知道红珠水的存在,可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每次收到礼物都非常的开心,这让她更加有成就感。

    可今天她身体不适,也就奢侈了一回,权给自己享用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她已经恢复了不少,声音也没有之前那么嘶哑,这才打电话给唐夜。

    “小雨滴,你可总算想起我了!我都失宠好久了!”

    电话一接通,唐夜那不正经的调调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裴施语会心一笑,每次跟唐夜说话,总是那样的放松。

    “你好意思说我!我如果不给你电话,你从来都不会给我电话,你现在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裴施语没好气冷哼道。

    原本只是玩笑,可越想越觉得委屈。

    她明显的能感受到唐夜和唐佩对她的疏远,只要她不主动联系,他们就不会找她。她虽然心里很清楚是什么原因,却难以接受。

    可他们想要保护她,她又不能苛责什么。况且每次她只要主动,他们都非常热情,不管言语还是心底都依然对她很亲切。

    唐夜听到这句话,心底苦涩极了,嗓子眼酸疼不已。

    多少次他拿着手机,已经输入了那个电话号码,可是他怎么也拨不出去。他紧紧的盯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每次想要点那个绿色的按键,他的眼前就会出现一片血红。仿佛这一个键,是地狱的按钮。只要点了之后,就会让他心里最珍惜的人,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凄惨的倒在血泊之中。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再也见不到那个带来光明的身影,如同自己的父亲一样,活在愧疚和懊恼之中。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传来声音,裴施语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可语气依然十分轻松。

    “怎么?觉得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了吗?”

    唐夜这时也回过神来,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我是在想你的脸皮渐涨啊,这锅甩得,令人叹为观止啊!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少来!”裴施语啐了他一口,随即开口问道:“你现在在公司吗?”

    “那是必须的!我现在可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总裁大人!工作狂杠杠滴,必须的在公司里发愤图强,为美好的明天努力奋斗着。”

    裴施语没理会他的胡扯,直接道:“那就好,我现在就去找你。”

    “啊?!”唐夜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