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小别胜新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1章 小别胜新婚

    小别胜新婚,更别提在两人刚刚食髓知味的时候分别,再次重逢,那种热情快要将彼此都烧成灰烬。

    所幸,封擎苍一直是一个意志力非常强大的人,又来了一次之后,他忍着没有满足的浴望,抱着裴施语到浴室里清洗。

    要不是两个人没有晚餐,他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肯定要做一整晚不可!

    不过,他不急,一会吃饱了还有的是时间。

    裴施语被抱进浴缸里,见男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连忙道:“我自己就可以了。”

    一张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沙哑,完全不像自己的声音,她顿时想起刚才的疯狂。她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想要捂住嘴,却被男人霸道的扯开。

    不仅如此,她刻意压抑声音,还被男人使坏,时重时轻,让她完全没法控制自己。脑子后来彻底浆糊,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唇间会吐出羞人的呻吟声。

    男人并未理会她,固执的帮她清理。

    大手滑过她白皙柔滑的肌肉,她顿时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全身酥麻一个瘫软差点滑下浴缸被水淹到。

    封擎苍眼疾手快拖住她的臀部,将她顶了起来,才避免了她滑落被呛水的危险。

    “你,你放开手!”裴施语懊恼极了,这个男人手放在那竟然就不拿开了!又揉又捏,不停的吃她的豆腐。

    “别动。”封擎苍的眼眸暗沉得可怕,她美丽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像一朵妖冶的罂粟,明明知道碰不得却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让人完全无法挪开眼。

    没有得到完全满足的浴望,又升起来,额头上尽是薄汗。

    已经有了几次关系,裴施语看到他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状况。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僵着身体不敢动,唯恐怕刺激到他,咽了咽口水欲哭无泪道:“真的不行了,我肚子好饿。”

    好像为了配合她的话里真实性,肚子在这个时候“咕隆咕隆”叫了起来,把裴施语羞得恨不得直接将自己埋进水里,打死不露脸。

    因为这个声响,封擎苍也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拼命压制住又要她一次的冲动。手里动作变得迅速,匆忙帮她洗干净,拿来一条干净的浴巾,将她裹起来抱进屋子里放到床上。

    然后他迅速走进浴室里,许久才从里面走出来。

    裴施语现在已经不再是不经人事的人,不会单纯的觉得男人进去是为了清洗,她刚才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冲动……

    久久,男人终于从里面走出来,身上散发着冷意。

    “你怎么冲冷水?”裴施语担忧道,这种天气可不暖和。虽然室内有暖气,可这个季节洗冷水还是太冷了。

    封擎苍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裴施语讪笑着挪开眼。

    “谁让你把衣服穿上的!”男人语气里透着怒意。

    裴施语心底的愧疚感瞬间散去,男人未免也太霸道了吧!连衣服都不让她穿,难道让她luo着吃饭吗!

    想到一些人的古怪癖好,裴施语看向男人的眼光都有些不对劲了。

    封擎苍嘴角抽了抽,上前捏了捏她坚挺的小鼻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还是你喜欢这样,那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

    “我哪有!”裴施语冤枉极了,明明是他自己说的这些话,怎么又赖在她的身上。

    “以后你等我给你穿,你的衣服只能由我一件件脱掉,作为回报,我会负责一件一件帮你穿上,做人要有始有终。”

    “……”

    裴施语简直不知道怎么言语,这种事就不需要有始有终了好不好,她又不是小孩子!

    想到那个场景,她就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那样做真的能顺利穿上衣服,然后去干别的事吗?裴施语简直怀疑极了。

    “我不信你是第一次!”裴施语忍不住指控道,这个男人明明就是老司机啊!说起荤话完全不打岔的,那叫个顺溜。

    男人挑眉,眼底充满了调侃和得意:“你是在夸赞我的技术还不错?”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裴施语羞愤极了,她的脸皮完全比不过男人啊!他不仅仅是冷脸,还是个脸皮厚过城墙的人!

    “你还是不满意?很抱歉,这是我的失职。”男人微微有些懊恼,可很快又缓过劲来:“你放心,我们以后多练习,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裴施语的脸涨红得跟番茄一样,心底弹过一句话:你现在已经这么牛了,还要更厉害,不是要我的老命?!

    话到嘴边连忙咽了回去。要是把这话说出来,她觉得她今天是没办法走出这个房间了。

    封擎苍点到为止,他其实并不是那种喜欢把这些话挂在嘴边的人,如同他对她说的,他这些话只对她说的那样。

    实在是,每次看到她羞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的时候,心底那叫个满足,哪怕谈成一笔上百亿生意时,都没有这样的舒畅感。

    第一次是偶然,后来就越发说顺嘴,于是现在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封擎苍将她一把抱起来,连地都不让她沾。

    茶几上已经摆满了美味的食物,裴施语一想到刚才他们在里面胡闹,有人就在外头走动,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在家里还罢了,在办公室里总觉得有种难以言语的羞耻感。

    虽然只是休息室,可也有一种公共场合的感觉,所以刚才那种紧绷羞耻感让她更加激动,全身滚烫难以自抑。

    如同之前一样,男人完全舍不得将她放下,抱在一起如同连体婴一样,不愿意分开。

    裴施语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见男人执意,也就任由男人胡闹。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互相投食。冷硬的办公室,因为两个人的欢声笑语,线条都变得柔和了不少,变得温馨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