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你是在夸我能干?-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0章 你是在夸我能干?

    裴施语觉得自己要死了,那种酥酥麻麻的疼痛感,快要将她逼疯。

    “啊——”裴施语失声尖叫着,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痛苦还是享受,只是潜意识想要逃开,这种难以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太奇怪了。

    封擎苍却并不打算这么放过她,低沉充满蛊惑力的声音不停在她的耳边低吟着,让她原本有些清醒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甜甜,好好感受我。”男人用实际行动,在她的灵魂深处标记着。用自己狂野和温柔,让她清楚的感受他这个人。

    霸道中带着温柔,温柔中又带着点霸道。

    他的吻疯狂的落在她的身上,星星点点四处撩拨,让她的疼痛渐渐散去,从而变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有些舒爽,有些难受,让人忍不住渴求更多。

    身体不再排斥,被动的随着男人的动作舞动。仿若激流中的一叶舟,颠荡漂泊在漩涡中心。一起一伏,有些恐惧又有些刺激。

    就像在悬崖边上的人一样,随时担忧自己会掉下去,可又喜欢那种诡异的快--感。

    “苍哥哥……”裴施语失声叫着,意乱情迷,双眸迷离看着男人如同刀削一般的俊朗脸庞。

    她很想看清楚男人的样子,可视线被薄雾模糊了视线,只能隐约看到男人和她一样跌宕沉浮。

    朦胧之中,男人的眼眸显得更加幽黑了,好像能吞噬一切的星空一般。

    男人的大掌,强而有力,却如同捧着易碎的水晶一样,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每一寸,感受她每一寸肌肤的热度和细滑。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害怕那种颠荡会让她飞出去一般。

    身上越来越热,从灵魂深处散发出的热度,让她整个人燥热不已,哪怕身无寸缕,也热得她喘不过气来。

    唯有男人的吻,才缓解这种燥热的感觉。可如同饮鸩止渴,吻得越深,最后热得更加厉害。

    香汗溢出,身体变得黏腻,那种肌肤相亲的感觉也更甚。

    低低的呻吟声从唇间无意识吐出,在这小房子内,不断顺回荡。裴施语觉得羞耻极了,这竟然是她发出来的吗?!

    她连忙咬住下嘴唇,不敢让这样羞人的声音再发出。

    “乖,不要咬自己。”封擎苍修长、修剪整齐的手指轻轻在她的唇上一抹,将她的下嘴唇释放出来。

    伸出舌尖轻轻的****她被咬出印子的下嘴唇,他如同分裂一般,身体温柔至极,只有一处狂野充满了力量,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带动怀中的柔美女人一同沉沦。

    两具身体在纠缠着,你连着我我连着你,如同烙印一样印刻在对方的灵魂里。他的坚挺强大,她的温婉柔美。

    “苍哥哥…啊…苍哥哥。”低低的呻吟声又从唇间飘出,如同催化剂一般,让男人更加狂野。

    恨不得一直这样下去,永远都不放开。

    而他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这样距离的感觉,让裴施语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狂热。

    声音再也难以洋溢住,时高时低,婉转如同莺鸣。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咆哮着,,来自灵魂深处的触动。

    每一次重击,让她按耐不住,在他的背上,手臂上,留下很多的血痕,更剌激起男人的野性。

    如同海啸一般,高高的浪花重重的拍打在沙滩上,不断的冲击着,欲将一切都击垮。

    “轻,轻点……啊——”裴施语难耐的开口着,眼角都被逼出了生理盐水。

    “甜甜。”封擎苍激动抱着她的身体,趴在她的身上,嘴唇落在她颈间,留下一出出美丽的红色花朵。

    重重一击,整个脑子一片空白,眼前好像绽放着绚丽的烟花。

    两个人紧紧拥抱着,粗喘着气,久久都难以平复。

    裴施语的身体彻底软化,整个人柔软无力,连一根指头都难以抬起来。

    她的眼神迷茫的盯着天花板,眼皮都没有力气眨一下。

    “我……刚才,以为我快死了。”裴施语娇喘着,贴在他宽广厚实的胸膛里,忍不住开口道。

    封擎苍轻轻一笑:“你是在夸我能干?”

    故意将重音放在最后一个字,让原本就羞赧不已的裴施语,羞得将小脑袋埋进他的怀里,再也不想抬起头来。

    “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裴施语简直无语极了,她从前怎么也想不到男人是会说出这样话的人。

    不管是谁对男人的评价,都是冷酷冷情,甚至有些自闭症的古怪。

    可现在男人简直彻底放飞自己,尤其是两个人有亲密关系之后,更是说不出的肆意。

    虽然这种肆意,让她觉得剥开了男人的外衣,亲近他的内心。可有时候实在太羞人了,让她难以自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这些话,我只对你说。”

    裴施语心底一悸,他的意思是,只对她如此亲密吗?

    想到这种可能,身上的热度更甚,全身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封擎苍指尖落在她的蝴蝶骨,轻轻滑过像在上面弹着钢琴。身体紧紧贴紧她,感受她的柔软。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神圣又谨慎。

    “还疼吗?”封擎苍的手滑到她的腰间,为她轻轻的揉着。

    裴施语轻轻摇头,想到刚才男人和现在的温柔完全不同的狂野霸道,就忍不住脸红起来。

    那种颠龙倒凤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哪怕两个人已经不止第一次,可她依然无法坦然面对,总觉得羞人得很。

    封擎苍看着她的脸上浮起一抹红云,羞答答的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在绽放。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他的一点变化,裴施语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更何况如此明晰。

    “你,你怎么又……”裴施语顿时全身紧绷起来,这才休息了多久啊,不是说男人每次之后都要休息好一阵才能继续吗?上次一晚上做了两次,也是隔了很久啊!

    “一次,怎么够。”封擎苍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未等她反应一个用力直接攻占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