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陷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1章 陷害

    小绿现在依然如从前,每天只制造出一滴红色水珠,目前已经足够裴施语的使用。

    她每天会用水稀释,一部分自己饮下,另一部分则放入所熬的汤里和做面膜。

    效果没有最开始那么明显,甚至已经感受不到喝下去之后又什么变化。可时间长了,就能察觉到了。

    肌肤状态和气色总是非常的好,不管怎么晒也晒不黑。白里透红,就像刚剥开的鸡蛋一样,整个人容光焕发。

    每天都非常有精神,不像以前,不管睡多少都好像睡不足的样子,连痛经的毛病都得到了改善。

    水珠加上运动,使她的腰身变得更加纤细,胸部比以前更加圆润,pp也比之前更加挺翘,身体线条越来越婀娜。

    不管穿什么衣服,都非常的漂亮,地摊货能穿出奢侈大牌的感觉。

    跟从前穿着昂贵衣服,别人还以为是山寨的情况正好相反。

    现在的她,和从前的黄脸婆、抹布女完全说再见。

    叶沛灵因为每天食入的量比较少,作用没有她那么明显,可依然能明显看到前后差别。

    别的不说,精神状态就不一样。

    水珠对人体的好处这么大,对植物或者其他生物又怎样呢?

    她之前曾无意中将稀释过的水,不小心洒在家里的绿萝上。绿萝现在长得很好,比同期买回来的要更加脆嫩,生长速度也更快。

    差距不太明显,她也是每天仔细观察才会发现。但足够说明,水珠对植物也是有用处的。

    这株玫瑰是因为被淋了除草剂而濒临死亡,就跟人中了毒一样。水珠最大的效用,恰恰就是排毒!

    “小语,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卫小萌问道。

    裴施语想了想道:“我明天早上还是没办法过来,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着它?”

    翻译组已经开始前期准备工作,虽然余问渊并不要求她必须到,但她不想缺席。翻译工作每个环节都很重要,这才是她的正职工作,也是她热爱的,不能马虎。

    “好,你放心交给我吧!”卫小萌猛的点头,一副被委以重任的模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裴施语沉重的心情消散了不少。

    “如果可以,最好别让人发现你。”

    卫小萌眼睛一亮,脚一蹬,右手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贼眉鼠眼的望了望四周,压低声音:“我看了好多侦探小说和电影,最知道怎么盯梢了。你放心只要坏人敢再出现,我一定会帮你抓住她的。”

    “我的清白就靠你了。”

    裴施语配合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那你也要努力,把花救活,到时候凶手肯定会继续作案,我就可以当场抓住她了!”

    “我看他最好还是不要来!”

    裴施语眼眸沉了沉,被人诬陷她是很生气。但是更生气的是,竟然忍心对如此具有纪念意义的花朵下手。

    宁老夫人多爱花园,多爱这些花朵,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些不仅仅是不会言语的植物,更是一个老人几十年的回忆。

    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排挤他人,去伤害一个老人的回忆和感情,实在让人愤怒。

    裴施语将沾染了除草剂的泥土全都给铲掉,装进袋子里,等所有工作都做完以后,直接给抗走了。

    透过窗户,看到裴施语扛着泥土远去的背影。

    宁老夫人笑道:“这孩子力气真够大的,这么一大袋泥土,就这么给拖走了。”

    “这女孩太喜欢胡思乱想了!”红姨很是不喜道。

    宁老夫人笑意变得更深,“那可不一定。”

    红姨微讶:“老夫人,您也怀疑有人故意陷害?这不大可能吧,谁这么大的胆子!”

    并不是觉得没有这样坏心肠的人,而是觉得没人敢这样。

    宁老夫人有多爱惜这片花园,大家都非常清楚,敢在这上头动歪脑筋,就是跟宁老夫人和封少作对。

    前四批女孩里,不乏心机深的女孩。总想着把其他人逼走,明争暗斗,使了各种手段,电视上演的宫斗剧都没这么精彩。

    但是,从来没有人敢把念头打在这些花身上。

    大家都很清楚的知道,一旦出了岔子,她们是没办法扛住这怒火的。

    宁老夫人不置可否:“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继续看着就会知道。我比较好奇的是,裴施语能不能救活那株玫瑰。”

    红姨摇头叹息:“我刚才看过了,玫瑰的状况比兰花还要糟糕。”

    叶沛灵听到门口有动静,一抬头就看到裴施语扛着一大袋东西走进来。

    “你拿了什么东西回来啊?”

    “土。”

    “土?你要种什么?”

    “我记得你有个学长是搞土质方面研究的,可不可帮我化验一下这些土壤里的成分?”

    叶沛灵嘴角抽了抽:“你工作也太认真了吧,真把自己当园丁啦。”

    “我这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她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述说出来,直把叶沛灵气得够呛。

    “什么人啊,也太恶心了吧!为了一个男人至于吗,况且人家连脸都没露,就开始胡乱咬人,真他妈有病啊!”

    裴施语耸了耸肩:“有些人自己怎么想,就以为别人也跟她一样。”

    “你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望向那一大袋子泥土,叶沛灵有些无语道:“可你也不用这么实诚,拿回来这么多啊。”

    “我不知道该扔哪里,又想到家里不是一直缺土种东西吗,就直接拿回来了,省得还得买。这些泥土都非常好,外头买的还比不上这个呢,我处理一下就能用了。”

    叶沛灵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也不嫌重!你说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背着一麻袋泥土回家,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裴施语笑笑,她本来并不打算带回来,可每次把袋子放下准备丢的时候,就有人主动过来帮忙。

    她想要拒绝,对方就是不听,结果就这么扛回来了。

    等水珠如期出现,她将稀释水倒入泥土之中。

    过了一会,再嗅泥土,除草剂的味道比之前淡了许多。

    嘴角一抹笑容不由轻轻扬起,果然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