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既然上手了,就不要放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09章 既然上手了,就不要放开

    封擎苍这句话如同魔咒一样,让裴施语动弹不得,一脸迷茫的望着。好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一样,毫无反抗能力,静静的等待着被啃噬的命运

    封擎苍低头,性感的薄唇封住她的粉唇,灵舌强而有力的窜入她的口中,与她双舌交缠。

    “唔。”裴施语轻声挣扎,低声呻吟着。

    她下意识伸出双手,想要推开男人。可小手却抚上了男人结实光滑的肌肤,感受到他的炽热的硬朗,顿时惊慌失措的收回手。

    可男人却并不打算这么放过她,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既然上手了,就不要放开。”男人抬起头,在她的耳边低吟道。

    男人性感充满磁性的声音,这个时候更具有蛊惑力。男人幽黑的眼眸紧紧盯着她,暗示性意味十足。

    裴施语仿若一团浆糊的脑子,这时候更加迷糊,迷迷瞪瞪的看着眼前人。

    男人回给她的是狂野的热吻,强势中带着温柔,透过舌尖,不断挑逗着,让对方跟着他在舞动纠缠。

    幽暗的休息室里,温度迅速攀升,好像要把彼此燃尽。

    两个人唇齿交缠,用渗透到彼此灵魂的力度在缠绕着。汗珠从身体里溢出,裴施语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甜甜……”

    男人低低唤着,这个声音仿若从裴施语灵魂深处发出来的一样,熟悉又动听。

    “苍哥哥……”一个声音让裴施语无意识的发出三个字。

    封擎苍听到这三个字,再也忍不住,高大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火热的吻落在她的颈间,狂热的吮吸轻啃,像是要将自己刻入她每一个细胞一般。

    白皙的皮肤上,被他烙下星星点点的红色草莓印记。

    “别,会被人看见的。”裴施语的理智在不断被抽离,迷迷糊糊的脑子里还记得这件事很是不易。

    实在是之前男人没有注意,她为了掩盖吻痕下了很多功夫,结果还不小心被人看到。她只能以被蚊子咬骗过。

    可这种事根本骗不过有经验的人!要是再来一次,被人看到就露出马脚了。

    “就怕看不见。”男人霸道道,动作更加疯狂。

    从颈间慢慢往下滑,用唇将她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露出里面蕾丝的边缘。大手在曲线上游走,到处煽风点火,让她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楚,渐渐的顾不上什么痕迹。

    裴施语粉脸红通,轻声娇喘着,身上的衣物被男人一点点剥开。她觉得自己很像洋葱,一点点剥开,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甜甜,给我,好不好?”封擎苍性感薄唇从上到下吻了一遍,又从下到上停留在她的耳边。轻轻吮吸着她的耳根,一遍轻轻低吟着,声音变得低沉沙哑,更加性感诱人。

    这段时间,两人分开两地,已经食髓知味的他,心中的思念更甚从前。甚至每次听到她的声音,都会从心底升起浓浓的欲=念。

    从前没有得到,他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可一旦拥有才知道自己从前错过了什么!他恨不得将从前错过的,在一瞬间全都补回来。

    他不断克制着身体的渴望,苦苦煎熬,他刚才在走廊上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用尽自己最大的意志力,才没有当场扑过去。

    现在碰到她的身体,压抑多时的浴望瞬间暴发,欲要将他淹没,一刻也等不及,想要将她吞噬入腹。

    “甜甜……”

    “呜……”裴施语被封擎苍激情热吻着,整个人被他带领着,沉浸在欢愉之中。

    她略带凉意的指尖,从他的跳动的胸口渐渐划到他的肩膀。小手攀着他的身体,像个树懒一样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

    不用言语,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苍哥哥。”裴施语的脑子已经完全糊掉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么。

    “甜甜,我在这。”封擎苍心底激动极了,她还记得他!

    当初他知道裴施语失去了部分记忆,其他都安好,且部分记忆竟然是关于他的,心里的失望和痛苦难以言语。

    原来,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哪怕因为病理性的原因,失去了那部分的记忆,可她潜意识里一直记得他,这就足够了!

    “你不要走……”

    封擎苍的心彻底软了,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我不走,我一直会在你的身边。”

    裴施语这时候嘴角微微往上挑,主动奉上自己的红唇,双手搂住他结实充满力量的肩膀。

    两个人的身体都非常的烫,肌肤贴在一起的地方,更是如同火源一样,将彼此的燥热传达到对方每个地方。

    裴施语的意识里只剩下一个字——热。就像是沙漠里游走的旅人,无比渴望看到水源。她唯有把自己的身体贴着男人,好像才能缓解这种‘渴’,让自己没有那么难受。

    男人的唇在她的身上到处煽风点火,体内的热浪不停的翻滚着,越来越热,让她伸手想要扯开身上的障碍物。

    很快她的手被强而有力的大掌握住,被压在头顶上,让她动弹不得。

    她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原本已经被解开扣子的衣服往两边散去,露出洁白的胸膛。

    封擎苍的眼眸变得更加幽暗,呼吸粗重,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膛。

    再也按耐不住,一个用力,直接把衣服一把扯开,粗暴的丢到地上,然后将身体欺上去。

    没有任何障碍物的亲近,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更近,好像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每一个细胞,想要彻底融入对方。

    “甜甜,我要进来了。”

    男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响起,裴施语有一瞬间的懵圈,进来?进来哪里?

    很快她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男人一个用力,那瞬间整个人好像被劈开两半一样。

    很久没有打过招呼,如同第一次的青涩,一时间难以适应。

    “好疼!”裴施语皱起眉头,痛苦道。混混沌沌的脑子,都变得清醒了不少。身体挣扎得更厉害,却不知这样只会火上浇油。

    男人原本压抑的浴望此刻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甜甜,抱歉,你忍忍,我实在忍不住。”

    说完,再也忍不住,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强而有力的攻占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