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反击(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05章 反击(一)

    会议室。

    封擎苍一回来,就召开了股东大会,公司股东和高层纷纷到场。这段时间的闹剧因为意外的人出现,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大家各怀心思的参加会议,不管之前多剑拔弩张,现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一派和气的模样。

    “擎苍,你回来就好,这几天我临危受命,这把老骨头都快被拆散了。”魏老很痛快的把大权移交出去,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有多么不情愿接棒似的。

    “也不知道谁火急火燎的想搬进总裁办公室,被拦住了还把一个小秘书给推到撞到了额头。”不知道谁在小声嘀咕着,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到。

    魏老的脸色僵了僵,想到这件事就来气。

    秘书处办公室主任是他任命的,没有想到最后竟反过来制衡自己,因为这事他都快被笑死了。

    魏老这些年为了隐藏,布置了很多条线,这些线全都是没有背景能力很强的人组建的。他们是他强有力的工具,会让他很迅速的接替位置。

    他是个老人,非常清楚任人唯亲的害处,所以积极的培养真正的人才。

    可他没有想到,人才之所以是人才。他们能力很强的同时拥有极强的责任感,拥有自己的价值观。有的人甚至轴得很,过于的讲究规矩。在他们眼里只有符合公司利益,并不真正屈服于某个人的权力。

    而且为了他们不被外界所侵蚀,全都找的是有原则,之前因为被腐朽关系压迫难以发挥自己才华的人。这样的人只要稍稍扶一把,就会为他所用。

    可他没有想到,有的人确实会因为感激十分忠诚。可不少人之所以之前举步艰难,就是因为太过于讲究原则,不屑于屈于权势,才导致了他们行事受阻。

    这么一来,就导致了这些人并没有那么好用。平时还罢了,只要违背了公司原则,他的行事就会受阻。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运气,他收复的人\/半都是这样一根筋的人,简直是搬了砖头砸了自己的脚。

    魏老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这是封擎苍早早布置的结果。没有原则的人,早就被他不动声色的淘汰出去,只留下了这些有能力,又有自己底线,充满大义的人。

    他并不介意这些人的出身,也不在意他们是被谁推上来的,只要好好办事,他都可以利用起来。

    “这是什么话!这些天魏老这么辛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个办公室怎么了,要不是为了方便办公,至于吗!”有人跳出来反驳道。

    “好了好了,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现在擎宇回来了,公司也该稳定下来了。”魏老调淡淡开口。

    “魏老,您先别急着退下了,封擎宇为什么隐瞒自己没有死的消息,还没有解释清楚呢。这段时间因为他,出了多少乱子!如果不交代清楚,我们不放心这种随时说消失就消失的领导者。”

    “是啊!作为一个掌舵人,没有任何交代无辜消失。今天突然出现,害我们完全不知道对外界如何交代,惹来各种猜想,这太影响公司的形象了。”

    “这么一闹,多少人看我们的笑话!”

    “就是!这影响也太差了!”

    一群人纷纷跳出来,指责封擎苍的作为,觉得他不靠谱,怀疑他的责任心和能力。

    封擎宇想要出声反驳,却被封云拦住了,被狠狠瞪了一眼。

    “你别掺和。”

    封擎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时候也不站在大哥身边,他们可是一家人啊!

    平时内斗就算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隔岸观火,怪不得这段时间他们如此狼狈,闹不清楚情况,活该被人打压。

    他不管不顾,直接出声道:“大哥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别忘了,他快要被人故意炸死!如果他透露行踪,不是让人有机会炸第二次吗!”

    这一句话一落,原本质疑的人,纷纷安静了下来。

    “说得这么像回事,好像谁不知道是谁做的似的。”有人嗤笑道。

    封擎宇气得脸色忽青忽白,封云没好气的掐了他一把,他怎么生了这么蠢的一个儿子。

    “大哥,我真的没有害过你,你从来没有想过。”封擎宇连忙开口,一双眼睛急切的望向男人,很担心被自家大哥会被影响,去怀疑他们。

    封擎苍淡淡扫了他一眼:“有理不在声高。”

    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信任他吗?

    封擎宇沮丧极了,他真的很不希望自家大哥误会他,虽然这段时间他的父母很希望他死去,可他真的没有这么想过。

    “你放心,害我的,我一个不会放过。”封擎苍又道,四平八稳的音调,没有任何刻意的发狠,却依然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冷意。

    “擎苍,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不要相信那些谣言,你父母虽然对你不如对擎宇好,可他们都是关心你的。”魏老开口劝道。

    “魏老,你也太心善了,这些年他们这一房到底怎样,我们都看在眼里。”有人嗤之以鼻,不少人也纷纷附和,把封云这一家对封擎苍做了什么的事,全都翻出来重提。生怕这家人不在这个时候撕起来似的,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

    一件件一桩桩事被重提,每一件都是证据确凿,听得封擎宇面红耳赤。

    他怎么有脸说刚才那些话,也怪不得大家都怀疑他们,他们从前确实太过分了。虽然他没有参与,可他很清楚爸妈这么做是为了谁。

    “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胡扯什么呢!”

    “说完了吗?”封擎苍淡淡开口,低着头转动着自己的腕表,云淡风轻,却无形中充满了极大的压力。

    这下所有人都闭了嘴,实在是他身上散发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该轮到我了吧?”封擎苍的目光扫过在做所有人,如同地狱里的判官一样,一一要清算大家身上的罪孽。